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彰显英雄气概和人性本真——读邱华栋系列武侠小说《十侠》
首页> 悦读频道> 书评 > 正文

彰显英雄气概和人性本真——读邱华栋系列武侠小说《十侠》

来源:中国青年网2020-12-14 11:46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铁肩担道义,仗剑走天涯。侠义精神是中华文化源远流长的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家国情怀,是一种牺牲自我成就他人的精神追求,也是艺术家源源不绝的创作灵感和故事基因。近日,由著名作家邱华栋创作的历史武侠系列短篇小说集《十侠》(人民文学出版社2020年11月出版),把侠义精神放在中华民族绵延两千多年关键节点的历史事件中,以富有艺术张力和哲学意蕴的细腻笔触,通过个人化叙事和纯文学书写,为我们呈现了多个隶属于不同朝代的基于“正义”、“道义”以及“情义”之上的侠客英雄。

  《十侠》(人民文学出版社2020年11月出版)

  舍身取义,回归侠之本色。义非侠不立,侠非义不成。侠之所以为侠,就在于他把义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在《击衣》中,作家以第一人称侠士自身为视角,通过细致入微的心理刻画,惊心动魄的悬念设计,对比反复的情感铺陈,明暗交织的结构布局,充分发掘人物幽微复杂的内心世界,让先秦著名刺客豫变得有血有肉立体可感,把“士为知己者死”那种忠贞信仰与豪迈激昂演绎得淋漓尽致。侠士行事的准则是义,其行为方式也必须符合道义伦理。《击衣》中有一个细节,豫让第一次刺杀赵襄子时,因赵襄子如厕不忍动手而错失良机,这个看似不经意的点,恰恰印证了豫让磊落坦荡的侠士风格。“我死了,可我的名字将永留人间”,豫让击衣完美地诠释了古代侠士视名节如生命的气节操守。古代侠客不畏生死,潇洒飘逸,时刻准备为正义、忠诚、信念和祖国奉献一切。正如唐代诗人李德裕在《豪侠论》所言:“夫侠者,盖非常人也,虽然以诺许人,必以节义为本。”在《刀铭》中,师父送给自身为刀客陈阳的“我”两个字,即“显”和“隐”。“作为刀客,该你露头的时候,要匡扶正义,要为民除害,要分忧解难。”陈阳对此铭记于心。因受汉桓帝亲信中常侍单超所托,陈阳作为线人隐于卫尉梁豪身边,并最终里应外合发挥关键作用,一举拿下把持朝政且试图谋反的梁氏家族。

  大道至简,探究生命原态。古代的侠客,其实内心是简单的,无欲无求的,他们淡泊名利,远离功名利禄,凡事顺其自然,向往纯真质朴,追求陶渊明式的世外桃源。如果不是遇有不平之事,侠士一般不轻易出手,不到万不得已,他们甘愿隐忍,不惜忍辱负重。只是他们一旦出手,那便是豁出身家性命。这一点在《龟息》中体现得尤为明显。“龟息功,就是像乌龟一样呼吸。一呼一吸,一吸一呼。”如今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的现代人,却在极力倡导慢生活和极简主义,这不正是渴望回归生命本源的鲜明写照吗?就像小说中的秦始皇,为了不切实际的长生不老,派人到处寻访仙人仙药,又是迷信风水大兴土木,又是炼制不死仙丹,到头来反倒为其所害,提早丢了性命,终究归于尘土。“天乃道,道乃久。”作品中每篇小说基本上都蕴含着这一朴素的人生哲学。《易容》中的独行侠孟凡人,虽有易容术之奇功,但他更憧憬做一个凡人,一个依如自己名字一样的凡人。但面对背叛汉室的逆贼王莽,他甘愿舍生取义,冲破层层关卡智擒反虏,且在事成之后远走高飞,归于平凡,隐身乡野。在《刀铭》的结尾,作家写道,“我必须隐藏起来,就像我曾经出现过一样。”《龟息》中也有着类似的表达。“乌云翻滚一阵子之后,往往要云开雾散,天空会逐渐明亮。所以,在晦暗的时刻要有耐心。”诸如此类,这种富有哲学思想的句子俯拾皆是。另一方面,小说语言简洁明快,文字风格与侠士品性相契合,这也使得整部作品不论在内容上还是形式上,都具有一种多维的审美向度和人文意蕴。

  心之所向,唤醒人性本真。“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侠客自古就是人们心中的精神偶像。不论《击衣》《龟息》《易容》《刀铭》《琴断》,还是《听功》《画隐》《辩道》《绳技》《剑笈》,武侠系列小说《十侠》以文学的视野和张力,从多个角度和不同侧面,还原历史细节,赋予人物温度,复活侠之原貌,无疑再次唤醒了人们对于侠义精神的向往。“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侠士的故事带着一抹壮烈的悲色,但侠士的精神却仿佛一道闪亮的光,飒然而至,清白自在,始终让人们对美好世界充满了热诚期盼。实际上,侠士虽然身怀绝技,但他们同样也是食人间烟火的普通人,不过是比普通人多了一份心怀天下的情怀,以及一身正气的铁血担当。所以,我们每个人灵魂深处都有侠义的一面,正如《十侠》所呈现的,侠义精神是人们内心世界珍藏的一片净土和一块界碑,是人人憧憬的纯粹信仰与精神皈依。中国人历来对于英雄主义的崇拜,让我们这个民族的血液里流淌着一种叫作侠义的基因,物质现实的蒙蔽或许能让这种豪情一时消减,但这种侠义精神永远不会消失。新时代的侠义精神绝不是个人英雄主义的自我陶醉,而是对于“为国为民、侠之大者”以及见义勇为、匡扶正义、扶危济困的一种社会责任感。也正因如此,真正的侠义精神经过千年延续仍有其现实价值,并且一定会在历史的扬弃中不断发扬光大。

  (作者:孔立文,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文学硕士研究生)

[ 责编:张晓荣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上海轨道交通15号线通车在即

独家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