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莫言:获奖后第二天就开始想 怎么突破“诺奖魔咒”
首页> 阅读频道> 资讯 > 正文

莫言:获奖后第二天就开始想 怎么突破“诺奖魔咒”

来源:羊城晚报2019-04-16 10:20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莫言发表年度作家感言视频 邓勃 摄

  年度作家致敬词莫言

  在诺奖症候群的压力下,莫言既没有冒进求成,也没有畏缩不前,而是按照自己的节奏一路走来,这是我们最为乐见的。

  以2018年度他最受关注的短篇小说《等待摩西》来看,莫言没有太刻意的语言、太花哨的手法,只是以第一人称方式按年代叙述,近于纪实性的回忆录。主角的故事是荒诞的,却是以旁观者的冷静视角交待出来,不动声色之间,自然而然地呈现出政治碾压下的人生,反映了历史的怪现状。这是以质朴方式书写一个传奇,体现了大匠若拙的功力。从《红高粱》到《檀香刑》,莫言的写作对象集中在底层的乡土小人物,《等待摩西》仍然延续这一主题,但悄然将重点置于教徒这一群体。主角原名“柳摩西”,改名“柳卫东”,浓缩了时代的翻云覆雨,是深有意味的设定。这似乎是莫言在写作题材上的一个突破,可能预示了新的叙事空间。

  《等待摩西》的故事背景仍放在山东高密。莫言始终没有离开那里,就像安泰俄斯之于大地,莫言依然是从高密汲取着力量,汲取着文学的生命力与激情。

  文学创作 进入第三轮

  把自己不明白的事理直气壮地写出来,就是诗

  把自己明白的事遮遮掩掩地写出来,也是诗

  羊城晚报:自从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复出”,最新写作的体裁就有短篇小说、戏曲文学剧本、诗歌,为什么会进行这样的多体裁创作尝试?

  莫言:我以小说成名,最喜欢写的还是小说。但任何一种文学形式的尝试,对小说创作都是有积极作用的。各种艺术触类旁通,我过去的小说创作得益于民间戏曲甚多,像《檀香刑》,这部小说跟我故乡的茂腔戏紧密相连,里面有大量的戏曲元素,而我从小就是接受了民间戏曲的熏陶、滋养。多少年来,一直希望能写一部戏曲,来回报这种艺术形式对我的滋养之恩。2017年发表的戏曲文学剧本《锦衣》,是我十几年前就开始构思的。2000年在澳大利亚的一次演讲中,我讲了母亲当年给我讲述过的这个故事,然后我说将来会把它写成一部戏曲文学剧本。一直拖了好多年,终于在2015年的时候写完了,之后把它修改发表了。

  我写诗歌实际是向诗人致敬。只有写过这种诗,我才能够更好地读别人的这种诗;只有写过戏曲文学剧本,我才能够更好地理解别人的戏曲文学剧本。过去,有很多诗我看不懂。写了几组诗之后,感觉到那些当年看不懂的诗,现在看得很明白。我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写,我也知道有时候某些诗歌里面的一些话,诗人自己也不明白,但是他写出来了。从某种意义上说,把自己不明白的事理直气壮地写出来,就是诗。把自己明白的事遮遮掩掩地写出来,也是诗。

  总之,这个多种文体的实验是一个很愉快的过程。

  羊城晚报:您的长篇小说创作在2009年的《蛙》之后似乎暂停了,十年没有长篇小说问世,为什么?

  莫言:我知道有些读者对我的长篇小说有期待,我很感激。大家既然都希望我写长篇,我肯定还是要写的。当然不是大家希望我写我就必须写,是因为我心中还有几部长篇的构想,所以我要写。长篇这种艺术形式确实是小说领域里面重要的大活儿,也最考验一个作家的耐性、体力、才力。

  羊城晚报:近些年写了这么多短篇小说,感觉和写长篇小说有什么不同?

  莫言:我创作生涯的第一轮创作应该是从短篇、中篇、长篇,然后到《丰乳肥臀》。写完之后,又一个轮回,又是短篇、中篇、长篇。那么现在进入第三轮了,就是由戏剧、短篇、诗歌开始。之所以选择先从短篇小说开始,是因为获奖后,时间精力上各种各样的牵扯,在精神上的各种各样的干扰,使得我没有大段时间写作长篇小说。而短篇小说占用的时间相对少一些,另外写作短篇小说也可以使自己的写作技巧不至于生疏,使自己的头脑时刻在文学里面得到训练,保持一种创作的激情和对文学素材的敏感。

  羊城晚报:在网络写作的时代,科技高度发达,这种新的载体及其带来的时代氛围对您的写作有什么样的影响?

  莫言:关于网络文学、网络写作,我也谈了很多。首先我认为网络文学与传统意义上的文学并无高下之分,现在也涌现出很多优秀的网络文学作品。它的出现是时代和科技的产物,文学的载体从纸张变成了网络、电子书,但无论科技如何变化,优秀文学作品的标准没有变,写作者想要写出优秀作品的目标也没有变。

  当下时代的所有特征都会对生活其中的个体产生深入的影响,对于作家而言,他们的感受或许更为细致和强烈。这种对当下的感受必然会在我的作品中显示出来,如果按照时间顺序来阅读我的作品的话,你能清楚地感受到这几十年来时代的变化。

  上世纪80年代,我阅读了一些拉美魔幻现实主义作品。这些作品对我与其说是“影响”,不如说是“启发”,启发我创立自己的文学根据地,写出具有自己独特风格的作品。我不会刻意遵循某种文学观念,也不在意新旧观念之分,对我而言,写出精彩的故事,塑造出独特而生动的人物形象,就是我的文学观念。

  羊城晚报:对当下年轻一代写作者的出现有怎样的观察?

  莫言:我经常读他们的作品。很多年轻作者一出手就很老练。我相信每一代都会出现特别优秀的作家。

  未来小说

  或许不会发生在高密

  是故事本身找到了自己的腔调

  无论风格如何“魔幻”,核心还是现实主义

  羊城晚报:不管是读者、批评家还是作家,似乎都更看重长篇小说,似乎长篇小说才能代表一个作家的最高水准,您怎么看二者的分野,它们是否有轻重之分?

  莫言: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捍卫长篇小说的尊严》来阐释我对长篇小说的看法,但并不意味着我认为中短篇小说和长篇小说有高下之分。长篇并不是衡量作家艺术成就的唯一标准:长篇也好、中篇也好、短篇也好,都是很重要的。国外很多大作家,像契诃夫、莫泊桑都是以短篇成名,但他们的文学地位依然是重要的。现在国外对短篇小说也很重视,但在国内,大家确实是更看重长篇小说,这是什么原因我不清楚。但大家不要忘记鲁迅没写过长篇,蒲松龄也没写过长篇就行了。

  羊城晚报:您早期的短篇小说似乎更为诗意更具文学性,注重一种氛围、一种感觉的营造,而《等待摩西》则更为冷峻简练,长句也少了很多,这种转变背后是出于什么原因和考虑?

  莫言:短篇小说创作贯穿了我迄今为止的创作生涯。我写了近百篇短篇小说,也操练了各种风格和技巧,有你说的诗意的、文学性强的,也有风格平实的。最近推出这一组以故乡人事为主题的短篇,大家也注意到了语言上的一些特点,这固然与我个人的经历和心境有一定关系,但我没有刻意去追求某种风格,其实是这些故事本身找到了自己的腔调。

  羊城晚报:您的短篇小说较多的题材是现实的,手法也是写实的,似乎与您在长篇小说中更多魔幻手法的运用不同,这是不是预示着您的创作开始转向现实主义?

  莫言:你指的是我近期的短篇小说创作吗?《故乡人事》系列可能给大家的印象是比较平实,朴拙的。其实,我写了很多短篇小说,也尝试了各种风格。前一阵一位意大利译者正在翻译我的短篇小说,其中有《翱翔》、《铁孩》、《夜渔》、《奇遇》、《长安大道上的骑驴美人》等,这些短篇小说似真似幻、富有魔幻色彩,所以这位译者说这一组小说是莫言的鬼故事,魔幻故事。但无论风格如何“魔幻”,这些故事的核心还是现实主义的。

  我从未认为现实主义过时。问题是怎样现实,是什么样的现实。瑞典文学院评价我是:“通过幻觉现实主义将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我觉得这个评价是非常准确的。

  羊城晚报:对比早期的短篇小说创作,现在的创作题材似乎转向了对乡村落魄知识分子形象的塑造,这是否预示着您关注重心的转移?东北乡仍然会是您小说创作的“根据地”吗?

  莫言:我近期发表的“故乡人事”写了一组当下农村人物,有曾经风光现在落魄的农民企业家、有新一代的农村青年、干部等各色人等,当然也包括了你说的乡村知识分子。“高密东北乡”一直是我创作的源泉,但时代在变,故乡的人和事也在变,我一直努力在小说中体现这种变化。故乡会一直持续不断地提供给我资源和灵感,我未来的小说故事或许不会发生在高密东北乡,但一定会包含着现实的故乡带给我的灵感和启发。

  羊城晚报:以短篇小说为主的创作阶段还会维持多久?下一部长篇小说计划在什么时候推出?会是什么样的题材?

  莫言:这个问题比较难回答。有时灵感来了,我会拿起笔来写,这个灵感会发展成一个短篇还是中篇甚至长篇,我有时也控制不了。有时写着写着,短篇就写成长篇了。

  关于长篇小说,我知道读者最关心这个问题。我只能说我会努力写出一部让自己真正满意的作品。题材嘛,有好几个构想,等写出来你们自然就知道了。

  给年轻作家的建议:多读多写多琢磨

  获得成功的关键:踏踏实实做事情

  如果不当作家就去做厨师

  羊城晚报:很多人获得诺奖后都会陷入所谓的“诺奖魔咒”,那么您个人在长达5年的沉寂期间,有没有产生过写作的焦虑?

  莫言:如果说一点焦虑都没有,那也是不诚实的。从我获奖之后第二天开始,我就想怎么样突破所谓的“诺奖魔咒”。有人说,这个人得了诺奖就不能再创作了,就写不出好作品来了。这种现象确实有它的客观原因。这个客观原因我也充分体验了,就是在时间精力上各种各样的牵扯,在精神上的各种各样的干扰,这都是存在的。好在我获奖的时候还比较年轻,57岁,应该还是创作的盛年。用五年的时间摆脱出来,进入新的一轮创作。看起来这个过程有点长,但正在逐步地实现。

  羊城晚报:现在在写作的时候会不会有“不能砸了牌子”顾虑?在创作上会不会更考虑如何表现出“正能量”?

  莫言:不管别人说什么,我该怎么办还怎么办,慢慢来,不着急。现在这个时候任何的仓促和着急都只能坏事。有的牌子不砸也会破,有的牌子砸也砸不破。我的作品从来不缺正能量。

  羊城晚报:获得诺奖是您小说创作生涯的“高峰”,您觉得还能创造出更高的高峰吗?

  莫言:我要努力攀创高峰。我没有太多期待和规划,就是抓紧时间写,努力写,希望能写出令自己满意的作品。

  羊城晚报:您是十分成功的作家,您觉得“成功”的关键是什么?

  莫言:刚开始写作时,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通过写作过上好日子,没有获奖的雄心,更没想到有一天会得奖。每个人心中“成功”标准是不一样的。要获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我想还是得踏踏实实做事情。

  羊城晚报:如今还有很多年轻人正在加入文学创作的队伍,以过来人的经验,在写作上您对他们有什么建议?

  莫言:多读多写多琢磨。

  羊城晚报:获得诺奖对您的生活和创作最大的(好的、不好的)影响是什么?现在敢一个人去逛街吗?

  莫言:获奖后,各种社会性事务确实占用了我不少创作时间,现在喧嚣过去,我也慢慢进入了一个新的创作阶段。我经常一个人逛街,和获奖前一样。只不过,获奖后有时会被人认出。

  羊城晚报:在今年初发表的短篇小说《一斗阁笔记》,您的书房取名“一斗阁”有何含义?

  莫言:十几年前我在故乡县城买了一套房子,因为六楼没电梯,开发商附送一个阁楼。那阁楼像斗的形状。我在阁楼上读书写字,颇有收获,便为自己起了个斋号“一斗阁”。有人解读为“天下才华十斗,吾独占一斗”的意思,这是曲解了。

  羊城晚报:您的毛笔书法自成一体,每天花多少时间在写毛笔字上?写好毛笔字的关键在哪里?

  莫言:写毛笔字是我的一个乐趣。我有空就写。以我个人的经验,要想写好毛笔字,要多看名家作品,多写,多琢磨。另外要不怕出丑,写了给人看,请指点求批评。

  羊城晚报:据说您现在也用微信了,请问您的微信上的朋友圈里加了多少个人的微信?在微信里您会比较关注哪些方面的内容?您怎么评价微信这种新的“社交”平台?

  莫言:具体人数没统计过,应该有一百多个吧。我有时会看看朋友圈的信息,文学、时政等都会看。微信确实提供了交流的便利,但也容易让人在海量的信息中花费大量时间。

  羊城晚报:您的家人中,谁是您小说的第一个读者?他们平时会看您的小说吗?

  莫言:我的第一个读者往往是出版社的编辑。我女儿很喜欢我的小说。

  羊城晚报:如果不是专业作家,您最想从事什么职业?

  莫言:厨师。

  羊城晚报:您当年走上写作道路是为了吃上饺子,那么在物质逐渐丰富的今天、不写作也能吃上饺子时,您的写作动力主要是什么?

  莫言:写出一部令自己满意的作品是我目前写作的最大动力。

  莫言

  1956年3月出生,原籍山东高密。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1976年入伍,1984年9月至1986年9月在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学习。1988年9月至1991年2月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鲁迅文学院研究生班,获文艺学硕士学位。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政治部、检察日报影视部、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工作,2007年10月调入中国艺术研究院。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学艺术创作研究院名誉院长。

  1985年,莫言以小说《透明的红萝卜》横空出世,次年更创作出《红高粱》,给文坛带来了极大的震撼。此后,他又相继推出《酒国》《丰乳肥臀》《檀香刑》《生死疲劳》《蛙》等小说以及《霸王别姬》《我们的荆轲》等戏剧力作。迄今为止,莫言创作了11部长篇小说,25部中篇小说,80余部短篇小说,3部话剧,2部戏曲,5部电影剧本,电视剧剧本50集,并有散文杂文多篇。他的作品已被翻译成五十余种语言,两百多个外文版本。(吴小攀 孙磊)

[ 责编:杨帆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核心价值观百场讲坛走进辽宁丹东

  • 海军代表团登中国舰船参观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4月25日,小学生在定心茶园体验春茶采摘。当日,来自重庆市巴南区的300余名小学生来到位于巴南白象山的定心茶园,体验茶叶采摘、制作,学习茶文化礼仪。当日,来自重庆市巴南区的300余名小学生来到位于巴南白象山的定心茶园,体验茶叶采摘、制作,学习茶文化礼仪。
2019-04-26 09:11
4月25日无人机拍摄的国家海洋博物馆(全景照片)。试运行期间,国家海洋博物馆将首批开放“远古海洋”“今日海洋”“发现之旅”和“龙的时代”四个展厅,展示面积共7000余平方米。
2019-04-26 09:08
4月24日,在捷克首都布拉格,演员们在舞台上表演。一台具有中国地方特色的江西省南昌县采茶戏24日在捷克首都布拉格上演,精彩表演赢得现场400多名观众的阵阵掌声。新华社发(科什奈洛娃摄)  4月24日,在捷克首都布拉格,演员们在舞台上表演。
2019-04-26 09:03
4月25日,工人操作机械设备在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区境内的崇礼铁路赵川镇高架特大桥上进行铺轨作业。崇礼铁路全长53公里,自京张高铁河北省张家口市境内的下花园北站引出,终点至张家口市崇礼区太子城站。
2019-04-26 09:02
4月4日,来自哈萨克斯坦的萨亚在她工作的北京谊安医疗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产品展示厅内。” 新华社记者鞠焕宗摄  4月18日,来自俄罗斯的留学生傅嘉烨(中)、莉莎(左)和郑筱涵在中关村“一带一路”产业促进会的办公室内。4月4日,来自哈萨克斯坦的萨亚在她工作的北京谊安医疗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产品展示厅内。萨亚今年26岁,2015年来到北京理工大学学习机械工程。
2019-04-25 09:00
4月24日,在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参观者在第29届阿布扎比国际书展上阅览图书。阿布扎比国际书展创办于1991年,由阿布扎比旅游文化局主办,是西亚北非地区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书展之一。
2019-04-25 08:59
4月24日,在斯里兰卡科伦坡一处墓地,悲痛的亲属与遇难者遗体告别。斯里兰卡警方24日说,该国21日发生的连环爆炸袭击已经造成359人身亡、超过500人受伤。斯里兰卡警方24日说,该国21日发生的连环爆炸袭击已经造成359人身亡、超过500人受伤。
2019-04-25 08:59
4月24日,在沙特阿拉伯利雅得,沙特财政大臣穆罕默德·贾丹在沙特金融行业会议开幕式上致辞。沙特阿拉伯财政大臣穆罕默德·贾丹24日说,沙特今年第一季度实现预算盈余278亿里亚尔(约合74.1亿美元),这是沙特自2014年以来首次实现季度预算盈余。
2019-04-25 08:59
福州飞凤山智能公园的自动驾驶巴士运营点和AI体测小屋(4月24日摄)。近日,福州飞凤山智能公园在福州市仓山区开园,该公园实现5G信号全覆盖,是福州市首个自动驾驶车智能园区。近日,福州飞凤山智能公园在福州市仓山区开园,该公园实现5G信号全覆盖,是福州市首个自动驾驶车智能园区。
2019-04-25 08:58
4月24日,在成吉思汗查干苏鲁克那达慕的搏克精英赛中,搏克手赛前入场。当日,成吉思汗查干苏鲁克那达慕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拉开帷幕,吸引了众多游客。当日,成吉思汗查干苏鲁克那达慕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拉开帷幕,吸引了众多游客。
2019-04-25 08:58
这是4月24日在瑞士苏黎世拍摄的OPPO首款5G手机Reno 5G版发布会。瑞士电信目前已获得多个5G频率波段政府许可,并计划于2019年内向用户提供5G网络和服务。瑞士电信目前已获得多个5G频率波段政府许可,并计划于2019年内向用户提供5G网络和服务。
2019-04-25 08:57
4月24日,绘画爱好者在西递风景区写生。近日,随着气温升高,位于安徽省黟县的古村落西递和宏村春意盎然,景色如画。大批绘画爱好者前来写生,用画笔描绘古村春色。近日,随着气温升高,位于安徽省黟县的古村落西递和宏村春意盎然,景色如画。
2019-04-25 08:54
龙头山位于四川省攀枝花市盐边县北部的红宝苗族彝族乡境内,这里的野生杜鹃花花期为2月至5月。龙头山位于四川省攀枝花市盐边县北部的红宝苗族彝族乡境内,这里的野生杜鹃花花期为2月至5月。
2019-04-25 08:53
这是高姥山开放的映山红(4月24日摄)。近日,浙江磐安盘峰乡高姥山近万亩映山红渐次开放,染红山岭。近日,浙江磐安盘峰乡高姥山近万亩映山红渐次开放,染红山岭。近日,浙江磐安盘峰乡高姥山近万亩映山红渐次开放,染红山岭。
2019-04-25 08:52
这是哈尔滨工程大学校园内的杏花长廊(4月24日无人机拍摄)。近日,哈尔滨工程大学校园内长达400米的杏花长廊春意盎然,盛放的杏花缀满枝头,吸引众多市民和游客前来观赏拍摄。近日,哈尔滨工程大学校园内长达400米的杏花长廊春意盎然,盛放的杏花缀满枝头,吸引众多市民和游客前来观赏拍摄。
2019-04-25 08:52
4月24日,一位女孩在昆明教场中路的蓝花楹树下留影。近日,云南昆明市不少街区的蓝花楹相继开放,为美丽春城增添了一处处风景。近日,云南昆明市不少街区的蓝花楹相继开放,为美丽春城增添了一处处风景。
2019-04-25 08:51
4月24日是“中国航天日”,作为今年中国航天的重头戏之一,长征五号运载火箭的复飞一直是大众关注的焦点。图为天津新一代运载火箭产业化基地长征五号总装测试车间一隅。
2019-04-25 08:46
4月24日,由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国家文物局联合主办的“归来——意大利返还中国流失文物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据悉,此次796件中国文物艺术品的回归,是中国流失文物追索返还工作中历时最长的案例,也是近20年来最大规模的中国流失文物回归。
2019-04-25 08:45
4月24日,在青岛港,开放日活动吸引了众多观众参观。当日,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70周年多国海军舰艇开放日活动在山东青岛举行。当日,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70周年多国海军舰艇开放日活动在山东青岛举行。
2019-04-25 08:4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