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阅读频道> 正文

“四库全书”系列资源攻略

2019-03-21 13:42 来源:国家古籍保护中心 
2019-03-21 13:42:21来源:国家古籍保护中心作者:责任编辑:杨帆

  近日,首都师范大学图书馆联合国家图书馆(国家古籍保护中心)举办“走近四库全书”系列活动。为配合本次活动,首都师范大学图书馆特推出荐书活动——“四库”系列资源攻略,以方便读者对馆藏《四库全书》系列丛书、论著、工具书、档案等资料的利用。如何快速找到自己所需要的“四库”系列资源?快进来来看看吧!

  一、《四库全书》简介

  《四库全书》是清乾隆时期编纂的中国古代历史上最大的一部丛书,分经、史、子、集四部,故名四库。《四库全书》编成后,先后抄写七部,分藏于紫禁城文渊阁、沈阳文溯阁、圆明园文源阁、承德文津阁、扬州文汇阁、镇江文宗阁和杭州文澜阁。文源、文宗、文汇三阁藏书,咸丰间毁于战火。只有文渊、文津、文溯、文澜四阁藏书传世至今。文渊阁本今藏台湾故宫博物院,文津阁本今藏中国国家图书馆,文溯阁本今藏甘肃省图书馆。文澜阁本在咸丰间战火中损毁大半,后屡经补抄,基本补齐,今藏浙江省图书馆。

  二、《四库全书》的影印、续修和开发

“四库全书”系列资源攻略

  1986年,随着台湾商务印书馆出版文渊阁《四库全书》影印本,海峡两岸兴起“四库热”。大陆地区相继影印、续修和开发与《四库全书》相关的各种大型丛书和电子版。

  1. 文渊阁《四库全书》,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

  据台湾商务印书馆影印本缩印。

  2. 《文津阁四库全书》,商务印书馆,2005年。

  据文津阁本《四库全书》影印。文津阁本成书晚于文渊阁本,是七部之中保存最好的。文津阁本与文渊阁本相较,两者在篇、卷,文字,《永乐大典》辑佚本,序、跋、附录,书前提要等方面存在差异,可互相补正。

  3. 《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及《补编》,齐鲁书社,2001年。

  所谓“存目”就是《四库全书总目》中“止存书名”,不收其书的书籍。此丛书主要收录清乾隆以前《四库全书》之外的书籍。

  4. 《续修四库全书》,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

  收录范围:(一)《四库全书》失收而确有学术价值者;(二)《四库全书》列入“存目”而确有学术价值者;(三)《四库全书》已收而版本残劣,有善本足可替代者;(四)《四库全书》未及收入的乾嘉以来著述之重要者;(五)《四库全书》所不收的戏曲、小说,取其有重要文学价值者;(六)新从域外访回之汉籍而合于丛书选录条件者;(七)新出土的简帛类古籍而卷帙成编者。其中第四项是全书重点。另有 《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的史部、集部可以参考。

  5. 《四库未收书辑刊》,北京出版社,2000年。

  主要收录清乾隆以后至清末问世的书籍。此丛书剔除了《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四库禁毁书丛刊》、《续修四库全书》已收书籍。

  6. 《四库禁毁书丛刊》及《补编》,北京出版社,2000年、2005年。

  主要收录在纂修《四库全书》过程中所禁毁的书籍。

  7. 文渊阁《四库全书》电子版,上海人民出版社、香港迪志文化出版有限公司,1999年。

  电子版以台湾商务印书馆文渊阁《四库全书》影印本为底本,具有强大的检索功能,提供全文检索、分类检索、书名检索和著者检索等。

  另有《四库全书荟要》(吉林人民出版社,2002年)、《四库禁书》(京华出版社,2001年)等“四库”系列丛书。

  三、《四库全书总目》的整理

  (一)《四库全书总目》补正

  四库馆臣编纂《四库全书》时,对每一种著录或存目的书籍,都曾做了程度不等的考订工作,并且概括其主要内容,写成了提要,后来辑成《四库全书总目》(又称《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以下简称《总目》)二百卷,是目录学中一部非常重要的著作。但《四库全书》的编纂,在清朝有其政治上的目的,主持工作者又有学术上的门户之见,因此,对古籍的处理并不都是很客观和公正。因此《四库全书》存在的问题很多,反映在《四库全书总目》中的谬误、失当之处亦复不少,清朝灭亡后诞生了诸多匡谬、补阙之作。

  《四库全书总目》,有清乾隆武英殿刻本的影印本(即文渊阁《四库全书》缩印本第1册)、清同治七年(1868)广东书局刻本、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闽刻《武英殿聚珍版丛书》本、中华书局1965年影印本等。

  1. 余嘉锡:《四库提要辨证》,中华书局,2007年。

  2. 胡玉缙:《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补正》,中华书局,1964年

  3. 崔富章:《四库提要补正》,杭州大学出版社,1990年。

  4. 李裕民:《四库提要订误》,中华书局,2005年。

  5. 杨武泉:《四库全书总目辨误》,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

“四库全书”系列资源攻略

  (二)四库纂修官提要稿的搜集整理

  《四库全书》每书提要原由纂修官翁方纲、姚鼐、邵晋涵、余集等人分别撰写,再由总纂纪昀稍作润色,冠于卷前;其后辑集提要单独成书,纪昀为了文体一致,又增损润色,以至原提要精萃之处或反遭删落。因此,将四库提要分纂稿整理刊行,以便与《四库全书》书前提要、行世的纪定本《四库全书总目》相互比勘,从而博采众议、辨章学术,便成为一件非常有学术意义的工作。

  1. 吴格整理:《翁方纲纂四库提要稿》,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5年。

  2. 吴格、乐怡标校整理:《四库提要分纂稿》,上海书店出版社,2006年。

  3. 张升编:《<四库全书>提要稿辑存》,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6年。

  四、《四库全书》与版本目录学

  《四库全书总目》纂成后,纪昀另编《四库全书简明目录》,收录《四库全书》著录的书;胡虔则别编《四库全书附存目录》,著录《四库全书》存目的书,均单行。《四库全书简明目录》著录的书,其传世的历代刻本,清末有邵懿辰编撰《四库简明目录标注》与莫友芝著《郘亭知见传本书目》。此二目,民国以来,前者有邵章增订,后者有傅增湘订补,凡《四库全书》所收之书传世版刻与优劣,皆可据此二目检索而得。今人杜泽遜仿邵懿辰、莫友芝之例,将其所寓目之珍籍,随手札录于《四库全书附存目录》,撰成《四库存目标注》,依存世版本辨提要之误,且对所著录版本的藏所一一注明,可资查寻,实不啻一联合书目。邵氏、莫氏、杜氏三书并行,《四库全书总目》所载诸书版本,皆可考索,对于“四库学”的研究功莫大焉。

  1. 永瑢等:《四库全书简明目录》,有清同治至光绪刻本,古典文学出版社1957年、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年等点校本等。

  2. 邵懿辰:《四库简明目录标注》,清宣统三年(1911)仁和邵氏刻本。

  3. 邵懿辰、邵章:《增订四库简明目录标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59年。

  4. 莫友芝:《郘亭知见传本书目》,有民国间上海国学扶轮社铅印本、民国二十年(1931)上海扫叶山房石印本、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0年影印本等。

  5. 傅增湘:《藏园订补郘亭知见传本书目》,中华书局,1993年。

  6. 杜泽遜:《四库存目标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

  另,在《四库全书简明目录》上施加批注,以详诸书版本者,还有朱学勤著 《朱修伯批本四库简明目录》(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1年)。

“四库全书”系列资源攻略

  五、《四库全书》与禁毁书目

  《四库全书》之纂修“寓禁于征”,以遏制当时的反清思想,消灭关于清初史事的记述。据档案记载,各省采进之书在销毁之列者(包括全毁和抽毁)计三千余种。清光绪初年,姚觐元获禁毁书目四种,将之刊刻行世。光绪末年,邓实又对禁书书目有所增补。至民国时期,陈乃乾编《索引式的禁书总录》,书目检查,更加便利。但以上诸本,仅载书名、人名,至于各书卷数、刊本、年代,均付阙如。孙殿起编《清代禁书知见录》,则详记其卷数、著者、籍贯及刊刻年代,弥补了诸本缺憾。孙氏之书著录禁书两千余种,成为当时各种禁书书目之冠。

  1.姚觐元:《清代禁毁书目(补遗)》,商务印书馆,1957年。

  2.邓实:《奏缴咨禁书目》,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上海国学保存会铅印本。

  3.陈乃乾:《索引式的禁书总录》,民国二十一年(1932)慎初堂铅印本。

  4.孙殿起:《清代禁书知见录》(与《清代禁毁书目(补遗)》合刊),商务印书馆,1957年。

“四库全书”系列资源攻略

“四库全书”系列资源攻略

  六、《四库全书》纂修档案

  《四库全书》纂修档案的辑录和整理,从某种意义上说,决定着《四库全书》纂修等问题研究的深度。因此,从民国时期开始学人便着手整理《四库全书》纂修档案,时至今日这项工作依然不辍,并有待深入。

  1. 陈垣辑:《办理四库全书档案》,收入《陈援庵先生全集》,新文丰出版公司,1993年。

  2. 王重民编:《办理四库全书档案》,国立北平图书馆,1934年。

  3.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纂修四库全书档案》,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

  七、“四库学”研究著作

  20世纪以来学术界对《四库全书》及其相关问题的研究逐渐发展成一门专学——“四库学”。伴随《四库全书》的广泛传播和各种大型丛书的陆续问世,学术界的研究也迎来发展的高峰,先后出现了一批颇有深度和影响的著作。

  (一)《四库全书》纂修研究

  1. 郭伯恭:《四库全书纂修考》,商务印书馆,1937年。

  此书对《四库全书》纂修之缘起,寓禁于征之实际情形,四库全书馆之组织,《四库全书》之编辑、容量、增改、校勘,四库七阁之告蒇、今昔,《四库全书荟要》之编纂、藏庋,《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之编纂、总目提要与原书提要之繁简,《四库全书》之缺点、优点及影响等作了详细论述。

  2. 黄爱平:《 四库全书纂修研究》,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9年。

  此书从《四库全书》纂修的时代背景、具体缘起、机构组成、书籍征采、编纂校勘、禁毁删改、刊刻补遗、缮写庋藏、分类编目、纂写提要等方面,进行了全面、具体、深入地论述考证。且引用资料丰富翔实,除广泛涉猎原有官书和私家著述外,又充分利用了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所编《纂修四库全书档案》,使其对许多问题的分析论证更具有说服力。

  (二)《四库全书总目》研究

  1. 陈垣:《四库书目考异》,收入《陈垣全集》,安徽大学出版社,2009年。

  此书对各种版本的《总目》加以考察,指出它们前后刻印的关系、异同,并分析了其中的原因。

  2. 司马朝军:《<四库全书总目>研究》,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年。

  此书首先从《四库全书总目》的编纂背景入手,探讨《四库全书总目》的作者问题与版本问题,然后从文献学的角度全面探讨《总目》的学术内涵,主要是从分类学、目录学、版本学、辨伪学、辑佚学等学科出发,最后总结《总目》在考据学上的成败得失。

  3. 司马朝军:《<四库全书总目>编纂考》,武汉大学出版社,2005年。

  此书主要探讨《总目》的编纂过程,分析现存四家(翁方纲、姚鼐、邵晋涵、余集)所纂四库提要稿与《总目》的异同,弄清其他馆臣(包括分纂官、总纂官、总裁官等)在《总目》编纂过程中发挥的作用,讨论乾隆皇帝对《总目》的主控作用。

  4. 陈晓华:《“四库总目学”史研究》,商务印书馆,2008年。

  此书首次以专学的角度从《总目》的编撰、补撰、续编、辨证等方面,对《总目》研究的具体成就作了一次全面、系统地梳理。且以宏阔的学术视野,着意提炼出《总目》研究成果中所蕴涵的重要理论和方法,为相关学科的建设提供了丰富的借鉴内容。

“四库全书”系列资源攻略

  (三)《四库全书》与思想文化史研究

  1. 周积明:《文化视野下的〈四库全书总目〉》,广西人民出版社,1991年。

  此书将《总目》置于一个生动的文化整体中加以还原和分析,从中探寻中国文化的“种族心理”、十八世纪的“时代心理”以及《总目》制作者的“群体心理”,以新思路和新鲜见突破了传统“四库学”的研究架构,开辟了《总目》的文化研究新领域。

  2. 陈晓华:《<四库全书>与十八世纪的中国知识分子》,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

  此书以《四库全书》的纂修为线索,考察了十八世纪中国知识分子在此时期政治环境下对学术做出的反应。在研究方法上,将文献学史、学术史、思想史、政治史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构设了“四库学”研究新框架,并探索了相关研究路径。

  3. 何宗美、张晓芝:《<四库全书总目>的官学约束与学术缺失》,人民文学出版社,2017年。

  此书以《总目》明人别集“提要”为主要研究对象,从版本、文献、批评三个方面,对代表官方政治概念和文学思想的《总目》就明代文学所作的评价进行了考证、辨析和清理。既为《四库全书》研究提供了新的路径,也为明代文学、清代文学研究贡献了新成果,具有创新性的学术价值。

  八、“四库学”研究论文篇目索引

  《四库全书》编纂完成的二百多年里,产生了大量研究成果,不仅有专著,还有论文,但由于这些论文分散在各个不同的文献里,查询资料很不方便。于是甘肃省图书馆和天津图书馆编制了 《四库全书研究论文篇目索引(1908-2010)》(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3年),科学地把这些研究成果分类整理提供给研究人员做参考。此索引收录了1908年至2010年发表在报纸、期刊、图书、内部资料、大学学位论文、论文集等文献中的有关《四库全书》及相关问题研究文章的目录5000余条,并附“著者索引”,大大方便学者检索利用。

  九、“四库学”通俗读物

  可能有小伙伴会问,我是一名“四库”业余爱好者,能否推荐一些与《四库全书》相关的通俗读物?当然有!

  1. 任松如:《四库全书答问》,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16年。

  此书分上、中、下三卷。上卷言四库书之历史,中卷言四库书之门类,下卷录四库书有关重要文字。其中上、中二卷均用问答体,故名《四库全书答问》。

  2. 周积明、朱仁天:《<四库全书总目>:前世与今生》,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7年。

  此书详细介绍了《四库全书总目》的编纂经过,运行机制,从分纂官到乾隆帝的角色功能,以及《四库全书总目》版本的流传、研究状态、对乾嘉学风的影响、文化价值。内容丰富,史料翔实,阅读此书可了解《四库全书总目》的“前世与今生”。

  最后,编者想说,《四库全书》的编纂是我国历史上一项巨大的文化工程。希望通过此次荐书活动,能够推动读者阅读,普及《四库全书》相关知识,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贡献点滴力量!也希望有志于投身“四库学”研究领域的小伙伴们按图索骥,继往开来,张大“四库学”旗帜,推进“四库学”研究,让“四库学”研究走向世界!

  (本文之编写参考汪受宽、刘凤强《<四库全书>研究的回顾与思考》(《史学史研究》2005年第1期)、黄爱平《推进“四库学”研究的重要举措——<四库全书研究论文篇目索引>序》(《图书与情报》2012年第3期)等文。转载自“首都师范大学图书馆”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