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现代汉语词典:一本书的“甲子往事”

现代汉语词典:一本书的“甲子往事”

2019-01-15 10:03来源:新华网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现代汉语词典》的成功不仅仅因为有长期稳定的专业队伍、有科学合理的规划、有强大的学术支撑,更重要的是老一辈学者在编修过程中逐渐形成的“与时俱进的创新精神、严谨求实的敬业精神、不计名利的奉献精神、齐心协力的团队精神”。

  在许多人成长的道路上,都曾受益于一本辞书——《现代汉语词典》,有些人把这本书叫作“无声老师”“智慧的扁舟”。大概很多人还不知道,这本厚厚的词典已经走过一个“甲子”,在60年岁月里记录着我们的时代,积攒下一份“语言的史料”。

  左图 1958年参加《现代汉语词典》编辑的工作人员合影。下图 60多年来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全家福”。左下图 1960年由商务印书馆印出的《现代汉语词典》试印本。(资料图片)

  忠实反映时代语言

  1956年2月6日,周恩来总理亲自签发《国务院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责成中国科学院语言研究所(从1977年5月起改称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编纂一部以确定词汇规范为目的的中型现代汉语词典。

  为完成这一任务,原隶属文化部出版事业管理局的新华辞书社(《新华字典》的编纂机构)、原隶属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的中国大辞典编纂处(《国语辞典》的编纂机构)合并到语言研究所,与研究所部分科研人员一起,组建了40人的词典编辑室,由时任语言研究所副所长的吕叔湘先生兼任主任并担任《现代汉语词典》主编。

  1958年夏,《现代汉语词典》开编。吕先生精心研究计划,组织资料收集和落实编写安排,制定并不断完善编写细则,主持编写工作,负责审稿定稿。1959年10月,初稿完成。1960年年中以后,试印本分8册由商务印书馆陆续印出,广为送审,为词典进一步修订和正式出版打下了坚实基础。

  吕叔湘先生认为,词典是进行语言规范化的最重要工具,语汇研究的结果一般要由词典总结。一部好的词典在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中所起的作用难以估量。编词典大有学问。从选词、注音、释义、举例到语法特点和文体风格的提示,乃至条目的排列和检字法这些技术性的工作,都有很多问题,有的比较好处理,有的比较难处理。

  1961年3月,丁声树先生接任《现代汉语词典》主编和词典编辑室主任。丁先生在音韵学、训诂学、方言学、语法学、文字学、词典编纂等方面都造诣颇深,著名语言学家朱德熙先生曾说丁先生“大概是主持、领导大型词典编纂的最理想人选”。丁先生夜以继日地工作,1965年试用本出炉。

  据《现代汉语词典》第3版修订主持人单耀海先生回忆,丁声树先生曾说过:这部词典忠实反映我们这个时期的语言,给后人留下一份语言的史料。经过普遍调查,尊重语言实际,大家都这么说,词典就得承认它。

  许多词条的背后,都有着耐人寻味的故事。吕叔湘先生主持编写的试印本中“自作自受”里的“作”注为阴平zuō,丁先生修订时一仍其旧。与此相反,对那些存在歧义的读音,尽可能定于一音。如“吐蕃”的“蕃”,吕叔湘先生主编的试印本只列fán一个音,“吐蕃”注为tǔfán。丁先生修订时为了照顾同“番”的应用实际,增加了fān音,“吐蕃”改注为tǔfān。当时有人向丁先生说“吐蕃”一读tǔbō。丁先生说“蕃”读两个音已经够繁难了,不要再增加读者负担了(《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对这一读音做了修订)。

  《现代汉语词典》的使命是确定现代汉语词汇规范,用典范的白话文来注释。从收录一代语词、反映语言面貌来说,《现代汉语词典》是前无古人的。

  编词典是“圣人的苦力”

  《现代汉语词典》1965年5月印出试用本后,分送有关方面审查。1965年底到1966年春,根据反馈意见做了修改,稿子再次送交商务印书馆。这时,“文革”开始了,编辑工作停滞,直到1978年《现代汉语词典》才正式出版。从1958年开始编写算起,历经1960年试印本、1965年试用本、1973年内部发行本,整整20年之后才得以出版。而1978年出版以来,《现代汉语词典》又历经6次修订,目前已出至第7版。这本不足2000页的词典,凝结着60多年漫长岁月里几代语言学工作者的心血。

  出版家陈原先生说:“词典不是人干的,是圣人干的。”这是个中人的切肤体会。据词典编辑室的老先生回忆,《现代汉语词典》当年的编写工作按流水作业进行,一环紧扣一环,一环卡住就要影响下边的工作,每项工作都十分紧张。编写人员每人每周要编写100条,一个组长一周要审改600条。作为主编的吕叔湘先生一周要定稿1500条,工作量相当大,晚上还要把稿子带回家里继续看。

  当时吕叔湘先生住在中关村,单位在西单,上班来回都乘公交车,中午饭是从家里带的馒头就着开水吃。他的胃病越来越严重,后来做了手术。吕先生在《现代汉语词典》出版20周年学术讨论会发言中曾经这样感慨:我们编这部词典可以说尝尽了甘苦,或者说只有苦而没有什么甘。要编好一本词典,就得收集大量资料,比如编《现代汉语词典》就收集了上百万张卡片的资料,要对资料进行全面、认真的分析、综合,工作繁杂,当然十分辛苦。

  吕先生把编《现代汉语词典》的“苦”概括为4个方面:一是人手生,参加编写的人大都没编过词典,要边干边学。二是工作生,这类词典前人没有编过,没有严格意义的词典可以参考。三是时间紧,要在一两年内完成四五万条的编写任务。他说自己在一年多时间里差不多每天都要工作到夜里12点钟,又不能太晚了,因为第二天还得早起照常工作。四是干扰多,一次次运动耗费不少时间……先生感慨地说,“这本书出版以后,适合社会需要,读者反映不错,这使得我们心里感到安慰,也可以说就是我们的‘甘’吧”。

  词典越编,胆子越小

  吕叔湘先生说,词典工作“是不朽的事业”。词典是供人们识文断字、解疑释惑的工具,一定要求真务实、避免错误。

  丁声树先生说过:“我总觉得词典越编胆子越小,常会出错。”每一个词条背后都需要细致深入地思考和研究,《现代汉语词典》的编者靠着一种对学术谦恭和谦卑的态度,确保进入词典文本的都是精挑细选、千锤百炼的,让读者在最节省的篇幅和最简短的时间里获得最有价值的知识。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国的词典事业还处在一个新发展的初期。接替吕叔湘先生担任《现代汉语词典》主编的丁声树先生深知,需要大力培养青年人。他曾说:“我要向一些老科学家学习,发扬做人梯的精神。”他不仅在工作中扶持年轻人,而且在生活上也像父辈一样关心。1967年,单耀海因病住院近两个月,在北京单身一人。丁先生每周日下午都到医院探望,病友们都以为他是单耀海的父亲。后来,已是耄耋老人的单耀海回忆起往事仍然感慨不已:“几十年前的往事,今天想来,犹历历在目,心底里也觉得不论是工作学习生活各个方面,父亲对我也不过如此。”一个月前单耀海先生刚刚去世,令人唏嘘。

  《现代汉语词典》的成功不仅仅因为有长期稳定的专业队伍、有科学合理的规划、有强大的学术支撑,更重要的是老一辈在编修过程中逐渐形成的“与时俱进的创新精神、严谨求实的敬业精神、不计名利的奉献精神、齐心协力的团队精神”。学界甚至由此形成一门专门研究《现代汉语词典》的学问,叫“《现汉》学”。

  在当下全球化、信息化浪潮的挑战下,《现代汉语词典》不能再囿于国内市场和纸本词典。2017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辞书编纂研究中心正式成立,给辞书编纂与研究搭建了更高的平台。同时,语言研究所新设立了新型辞书编辑室,研发数字化辞书和面向国际汉语教育的《现代汉语词典》学习版。另外,商务印书馆研发的《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App即将面世。在国际传播方面,汉英双语版的翻译工作已接近完成,商务印书馆与牛津大学出版社联合组建了国际编辑部,来推进这个项目的进程。同时,格鲁吉亚语版、阿拉伯语版、俄语版、西班牙语版、波斯语版的翻译工作也已经开始启动。希望《现代汉语词典》这部记录和承载中华文化的国家文化重器能够走出去,助力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在新的时代续写新的辉煌!

  (杜翔,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辞书编纂研究中心秘书长、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主任)

[责编:王春晓]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童心飞扬绘春天

  • 江西“点对点”双向中欧班列开通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泸定县沙湾村,藏族绣娘高永辉展示绣品(3月18日摄)。新华社记者 康锦谦 摄  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泸定县沙湾村,藏族绣娘高永辉在刺绣(3月18日摄)。
2019-03-20 11:07
3月19日,在印度尼西亚巴布亚省森塔尼,一名女子在洪水中划船出行。印尼抗灾署19日称,印尼东部巴布亚省日前发生的洪涝灾害已导致89人死亡,对失踪的74人的搜救行动仍在继续。印尼抗灾署19日称,印尼东部巴布亚省日前发生的洪涝灾害已导致89人死亡,对失踪的74人的搜救行动仍在继续。
2019-03-20 11:07
从白俄罗斯开来的返程中欧班列驶入南昌(向塘)铁路口岸(左),从南昌发往白俄罗斯的中欧班列驶离南昌(向塘)铁路口岸(右)(3月19日无人机拍摄)。当日,中欧班列(南昌)图定化运行暨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江西号”到发双向对开仪式在南昌(向塘)铁路口岸举行。
2019-03-20 09:49
3月18日,在瑞士日内瓦,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弗朗西斯·高锐出席新闻发布会。世界知识产权组织19日发布的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提交的国际专利申请超过25万件,比2017年增长3.9%,再创纪录。
2019-03-20 09:13
广西富川瑶族自治县葛坡镇老屋栎村“90后”瑶族青年徐维生,从小受到瑶族传统文化熏陶,喜欢瑶族纺织技艺、瑶族歌谣传唱和瑶族乐器制作等。广西富川瑶族自治县葛坡镇老屋栎村“90后”瑶族青年徐维生,从小受到瑶族传统文化熏陶,喜欢瑶族纺织技艺、瑶族歌谣传唱和瑶族乐器制作等。
2019-03-20 09:10
这是3月19日在埃及首都开罗拍摄的金字塔。世界旅游及旅行理事会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埃及旅游业增长16.5%,远超3.9%的全球旅游业平均增长水平。新华社记者 邬惠我 摄
2019-03-20 09:10
3月19日,在印度卡纳塔克邦达尔瓦德市,救援人员在楼房倒塌现场救援。据印度媒体报道,印度南部卡纳塔克邦一在建楼房19日倒塌,目前已造成至少2人死亡、多人受伤,仍有约40人被埋。新华社发
2019-03-20 09:06
在街头文化浓郁的费尔法克斯大街,25岁的中国小伙夏嘉欢创立了自己的潮牌店,售卖球鞋、球衣等流行服饰,吸引了众多当地热爱街头文化的年轻人光顾。在街头文化浓郁的费尔法克斯大街,25岁的中国小伙夏嘉欢创立了自己的潮牌店,售卖球鞋、球衣等流行服饰,吸引了众多当地热爱街头文化的年轻人光顾。
2019-03-20 09:04
3月19日,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的中央火车站大厅,人们观看舞蹈表演。开幕式在里加客流量最大的中央火车站大厅举行,里加城市爵士乐舞蹈团、“律动”舞蹈团、里加舞蹈学院等多个拉脱维亚艺术团体参加了演出。
2019-03-20 09:01
这是在位于纽约的联合国总部拍摄的联合国安理会举行的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问题会议(3月19日摄)。安理会1540委员会主席德贾尼表示,全球在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方面取得了“显著进展”。
2019-03-20 09:00
3月18日,湖南省衡阳市衡东县高湖镇养蜂人欧金华在检查蜂箱状况。春暖花开,正是蜜蜂采蜜的好时节,也是养蜂人忙碌的丰收季节。春暖花开,正是蜜蜂采蜜的好时节,也是养蜂人忙碌的丰收季节。
2019-03-19 10:59
这是香格里拉市纳帕海自然保护区的风光(3月14日摄)。新华社记者 胡超 摄  这是香格里拉市巴拉格宗景区的雪后风光(3月16日无人机拍摄)。
2019-03-19 09:19
3月18日,在印度尼西亚巴布亚省森塔尼,人们涉水前行。印度尼西亚抗灾署18日通报,印尼东部巴布亚省日前发生的洪涝灾害已导致79人死亡。印度尼西亚抗灾署18日通报,印尼东部巴布亚省日前发生的洪涝灾害已导致79人死亡。
2019-03-19 08:59
3月17日,在爱尔兰首都都柏林,人们参加圣帕特里克节游行。每年3月17日的圣帕特里克节是爱尔兰传统节日,为纪念爱尔兰守护神圣帕特里克而设立。每年3月17日的圣帕特里克节是爱尔兰传统节日,为纪念爱尔兰守护神圣帕特里克而设立。
2019-03-19 08:58
3月18日,在位于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的非盟总部,来宾参观“维护世界和平的中国军队”主题展览。
2019-03-19 08:58
这是3月18日无人机拍摄的九眼楼长城。九眼楼长城位于北京市延庆区四海镇,该楼是明代长城中建筑规模和形制最大的一座敌楼,因楼体为青砖砌筑,每边并排九个箭窗,故称“九眼楼”。
2019-03-19 08:55
3月18日,茶农在位于白象山的定心茶园采摘春茶。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3月18日,茶农在位于白象山的定心茶园采摘春茶(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3月18日,茶农在位于白象山的定心茶园采摘春茶(无人机拍摄)。
2019-03-19 08:54
3月18日,在巴基斯坦伊斯兰堡,飞机在“巴基斯坦日”阅兵彩排上进行特技飞行表演。为纪念拉合尔决议,巴基斯坦政府将每年3月23日定为“巴基斯坦日”。为纪念拉合尔决议,巴基斯坦政府将每年3月23日定为“巴基斯坦日”。
2019-03-19 08:5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