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阅读频道> 资讯> 正文

他是知名作家,顶级古典语言学学者,读的第一本诗集被父亲暴跳如雷地撕成两截

2018-08-02 15:24 来源:北国网 
2018-08-02 15:24:39来源:北国网作者:责任编辑:杨帆

  去年年初,“中国诗词大会”火了,00后的复旦附中学生武亦姝,在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总决赛中,凭借强大的实力和淡定的气魄,成功夺冠。很多人为她的才情所折服,称其“满足了人们对古代才女的所有幻想”。

  今年7月,央视节目《朗读者》第二季继续热播。这档由著名主持人董卿主持的朗读节目从去年10月第一季一开播,几乎是一夜间,国内掀起一股朗读热。很多中小学课堂的朗读热情也在持续升温。

  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传统文化越来越受重视。教育部统一编写了新的语文教材,即将投入使用,古诗词比例大幅增加,读诗诵词将被进一步纳入考试范围,无论是高考、中考、小升初考试中,涉及诗词的考题比例越来越大。

  刚刚结束的江苏书展上,统编本教材主编、北京大学语文教学教育研究所所长温儒敏说,中小学校在开展古诗文教学时,应该少一些朗读,多一些吟诵。

  吟诵与朗读不同,朗读是把文字作品转化为有声语言的创作活动,强调结合各种语言手段来完善地表达作品思想感情,带有明显的表演性质,是展现给别人看的。而吟诵是依字行腔,有节奏地诵读诗文,偏重的是情通古人,反复琢磨作者的原意,体会诗文的涵义,它更多是向内的,过程中能够增强学生对文本的主观感受,在吟诵过程中,将古诗文的韵味读出来,旨在通过感动自己,增加对诗文的感觉,而不是想尽办法感动别人。

  温儒敏认为,现在的语文阅读,应该让学生“静”下来,自主阅读,自由感受,领略汉语语言之美,培养对精炼、多义语言风格的感性理解,打好汉语学习基础。

  显然,这也是部编本语文教材的编写初衷。

  如果你喜欢古诗词,喜欢历史小说,那么你一定对史杰鹏这个名字不陌生!

QQ截图20180801163617.jpg

他是畅销书作家

国内古文字学专业顶级学者

他是知名网红“梁惠王”

  他是成功的作家,他的小说屡屡进入畅销榜,历史小说《亭长小武》畅销数十万册: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作家柳建伟评价说:

  《亭长小武》让人知道历史小说可以这样写,将会开启一个中国长篇历史小说的新时代。原来中国的历史并不像正史或者野史记载的样子,要远比那个丰富、有意思。其价值是以前写帝王将相的历史小说所不个备的。

  文学评论家贺绍俊这样评论道:

  史杰鹏沿着历史的毛细血管,一路进入到历史的主动脉,从一片片汉简、一条条典章进入到汉代。如果他凭依着汉简中繁细的律令继续酿制故事的话,那么他完全可以创造一个法律演义小说的系列。

  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则说:

  史杰鹏是个怪才,一边在大学里钻研古文字训诂学,一边在小说里快意恩仇。他的故事骨架全靠虚构,但皮肉毛发又分明有文物史料佐证。

  他是古典文献学家,他先后师承著名古文字学家李家浩、著名语言学家王宁,在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专攻古文字学、先秦两汉文献学。他的第一门线上课程《从<诗经>到姜白石——梁惠王古诗词二十讲》超过10000人学习,根据课程讲义出版的图书《悠悠我心》,上线3个月,就加印了5次。

  《中国诗词大会》评委、著名隋唐史学者、百家讲坛主讲人蒙曼老师评价说:

  史杰鹏老师在先秦两汉部分确实是功底深厚,我觉得跟史老师相比我有两大劣势,第一是非专业出身,我看什么都业余。我是爱好出身,但是有一个普通人喜欢诗的心。普通人喜欢诗是很好的事情,但是提升过程中会遇到很多困难,尤其是先秦两汉诗歌的部分,从历史理解也好,或者是从个人浅薄的爱好理解也好,都会遇到史老师说的小学部分、训诂部分,他的专业给这本书注入了含金量和厚重的东西。

  著名自媒体人六神磊磊评价说:

  我听史老师讲古诗词:第一个是怦然心动,我发现史老师选的诗都是经典的、大家耳熟能详的、有流传价值的。第二个是他的角度特别史杰鹏,给我们带来不一样的感受。李白的《月下独酌》,我可能最喜欢“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而史老师最喜欢的是哪句?“永结无情游”。他觉得这是诗眼。他说既然无情又何必永结相游,这两句说的是作者本人的影子和月亮,但是未尝不可理解成对人的态度。智商特别高的人看周围大多数人都是傻子,不想搭理,不想跟傻子玩,陶渊明是这样,李白也是这样,貌似无情,实际上是因为无处可以用情。这是史杰鹏的视角。

  为什么大家都喜欢诗歌?他的解读是,大概因为我们偶尔也有脑子灵光的时候,有时候头脑中会刹时闪过这样的念头,但像闪电一样倏忽而逝,我们潜意识中觉得不同寻常,但无法用文字捕捉。看到别人写出来会恍若旧识,所以我们看伟大的作品会有如逢故人的感觉。这个解读深得我心。我一直没想明白的事被他解读出来了。

  那么,对于一轮又一轮的古诗词热,梁惠王史杰鹏是怎么看的呢?

  他认为诗词背得越多,古典诗词的语感就越好,如果想写诗词,就会比常人有无与伦比的优势。

  他相信,在当今高等院校,包括名牌大学的古代文学教授,像武亦姝这样,能背诵这么多诗词的,有可能已经找不到一个。能把诗词写得像那么回事的,更是很少。其中原因,就是背诵不够多,语感不好。

  所以,背诵诗词这种事,除非导致学习极端偏科,否则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都是有利无弊的。能掌握更典雅的汉语有什么不好?掌握了汉语的学习,有了语感,你就掌握了阅读的技巧,写作的基因。

  然而,这样一位大学者,他与古诗词结缘很晚,他的童年走了不少“弯路”。

  史杰鹏小时候买的第一批诗词宝贝——花城出版社的“巾箱本”《宋词》,上海古籍的绿皮普及本《诗经选》《楚辞选》《唐宋词一百首》,赭皮普及本《读词常识》《读曲常识》,被父亲看到后,父亲暴跳如雷,沿书脊全部撕成两截,上面还书下了怒气冲天的评语:“看淫词艳曲,浪费青春,浪费生命,可耻可悲!!!”三个重重的感叹号,触目惊心。

  年幼的史杰鹏没有任何能力和父亲对抗,只能含着热泪把那几本凌乱的精神财富偷偷捡起来,用胶水粘上,重新收藏。

  就是这样一位童年“凄惨”的爱诗之人,却在兴趣的引导之下,一步一步成了国内古文字、古典文学学领域的年轻一代顶级学者。

  他是怎么学古诗词的呢?又是如何成为一个顶级专家的?

  “像我这样蓬门小户出身的人,有诗读的机会实在太少,家里除了课本,哪里还能找到带字的东西?否则我会风卷残云一样吞下去。所以,灿烂的童年时代,我没有记诵到几首诗。

  上初中了,有一天是历史课,老师讲到李清照、辛弃疾,说他们是伟大的词人。我想,词人是种什么东西,读了几首词之后,很不喜欢,猜测他们大概是没有本事把句子写得整齐的一类。我那时觉得,句子能写得整齐才叫本事。词人的文化修养肯定要低一些,遣词造句的本事也要低一些,句子才会写得那么参差。”

  直到后来,他看到这样的词: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六曲阑干偎碧树。杨柳风轻,展尽黄金缕。 谁把钿筝移玉柱,穿帘海燕双飞去。

  满眼游丝兼落絮。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 浓睡觉来莺乱语,惊残好梦无寻处。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当时简直是震惊了,这些古人,怎么会写出这么好的句子?写得这么好,这么美,这么直透人心,就算句子参差不齐,又算得了什么?后来我才知道,词是按照词牌来填的,是什么词牌,就得按照规定的字数来,并不是人家文字能力不行,写不到诗那么整齐。”

  史杰鹏日渐发现词是比诗更让他热爱的一种文学形式,“热情像天风海雨一样沐浴了我的全身”。从此之后,他骑着自行车跑遍了南昌市的书店,用妈妈给的微薄零花钱买了好几本书,第一本就是上海古籍出版社绿皮的《白居易诗选》,“回到家,我首先翻到《长恨歌》,一口气读了下去,不过瘾,再读一遍,还不过瘾,三读。很快我发现把书扔下,也可以琅琅上口了,那时很少有诗词经得住我三读。”

  当《白居易诗选》不能满足史杰鹏的需求时,他去南昌市里的新华书店开发新的资源。在徐中玉编的一本《大学语文》里,他发现了他早想读之而后快的《滕王阁序》,还有李煜的两首词《虞美人》《浪淘沙》,心中大喜,他认定世上绝对不会有比它们还经得起诵读的文章,然而翻翻书价,要两块钱,心又凉了半截。

  “有时我想,为什么不十几年发明互联网呢,只要鼠标一点,无论怎样华美的古代文学典范作品都出来了,那样的话,将会解决多少孩子的苦恼!”

  如今,学古诗词的难题来到了他的女儿身上。

  7岁的女儿猫猫上一年级的时候,一本小学生必背的75首诗词出现在了她的书包里。老师每天带着他们早读,日积月累,她也背会了不少篇目。仅仅过了一个月,再拿一些句子问她,她却毫无记忆。问她知道这些诗的意思吗?她说,老师没有讲过。

  史杰鹏翻开她的75首课本,发现里面对于很多字词的解释都是沿用了古人的注释。其实这些注释中有的古人是注错了的,后世学者已经修正;有些字词则完全没有注释,因为古人常用,他们觉得不需要解释,但现在的孩子没有听过那些词,就需要更详细的讲解。

  史杰鹏做了一件我们很佩服的事:他跟太太两个人,一个人写讲稿,一个人录音,把教育部小学统编教材《语文》里必背的75首古诗词,做成了音频课。

  这个音频本来“家传”的,做着做着,一家三口都上了瘾——史杰鹏本身就是古文字学者,他的妻子猫妈也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育儿达人,对音乐、儿童心理学都有一定程度的钻研,是女儿猫猫的知心朋友,女儿猫猫更是天然地对这些有着浓厚的兴趣。

QQ截图20180801163500.jpg

  在他看来:只有搞明白字词的来龙去脉,才能掌握古诗词和文言文的通关密码。

  比如:讲到唐朝诗人李峤的《风》,有“解落三秋叶”一句。这个“解”字,注释说可以解释为“能”。但为什么“解”是“能”的意思呢?书上没有说。

  史杰鹏用训诂学的知识讲解了它的源流:

  “解”这个字,本来的意思是用刀把牛角从牛身上割开,引申为凡是分开什么东西都可以说“解”,比如解开衣服,解开鞋带,解放思想。搞清楚一个数学题,也叫解题;讲清楚一句古文,叫解释。所以,解,可以引申为懂得了,理解了。懂得了,当然就会做,于是又引申为能干,能够。

  唐玄宗把杨贵妃称为“解语花”,就是指“懂得说话的花朵”“能够说话的花朵”,因为一般的花朵虽然美丽,却不会说话。这句诗里的“解”,也是“能”的意思,“解落三秋叶”,就是能吹落深秋的叶子。

  他希望通过“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把古诗词的精髓,不知不觉灌输给孩子。让她在快乐中,浑然不觉自己的古典文化修养已经如春夜的韭菜,潜滋暗长,超出同龄人一个段位。

  说起来,教小学生念古诗词,与中学、大学乃至成年教育都很不一样。

  一来要注重未成年人的受教心理,不可硬灌。

  二来要选在他们理解能力范围内的东西,这就要对学生的整体素质有个恰当的把握。

  三来讲授时最好主要讲授情感,喜怒哀乐等人类共同情感。

  史杰鹏就是这么做的,他的古诗词课,既有掰开了揉碎了的本门功夫(他是念古文字学的博士),又把诗词融化在活生生的生活中,有意象解读,有美感体验,让其他孩子也能跟他家的猫猫一样,看见山川湖海,面对离合悲欢,收获一份感动。

  听《梁惠王带你读古诗词》,无时无刻不透着感动。梁惠王有一句话:大诗人都是真正善良的人,假装善良的人,写不出真正的好诗。听他的音频课,我们就知道梁惠王也是个善良的人——假装善良的人,也解读不出真正的好诗。

  很多中国家长习惯做的事,是花几万块把孩子送去学钢琴、学英语、学画画,然后自己等在教室外用手机打游戏,他们都觉得,“唐诗宋词?那是小孩子学的吧?跟我有什么关系?”当然有关系!因为很多时候最需要补上唐诗宋词这一课的,恰恰是这些父母。

  但有些家长却恰恰相反,选择参与进去,和孩子一起学习,哪怕是从零开始。

  就像我们都知道的一个故事,爸爸喜欢钓鱼妈妈喜欢做鱼而孩子恰巧喜欢吃鱼。史杰鹏做这个课开始也是这样的,这个兴趣不是单纯一个人的兴趣,是这一家人都感兴趣。其实,读唐诗也是这样,父母都感兴趣的事情而影响到了孩子。如果爸爸不爱钓鱼,而妈妈不爱做鱼(不爱做鱼就会不好吃),那孩子就不会get到鱼的好吃。如果父母不爱读诗,那么影响不到孩子,孩子没有get的点,对读诗就没有兴趣了。

  在这个时代读古诗,未必对现实生活有什么直接影响,不能帮你盖房子,不能帮你造飞船。但要知道,无论是我们,还是我们的孩子,都是一个独立于天地间的人,除了吃饭睡觉盖房子,我们还可以体验另外一种生活方式的可能。我们一起去探寻古诗词中传递出来的千百种生活方式,去了解那时候中国的时代镜像,去了解古人为人、治学、处世的智慧,和孩子一起读诗,不仅仅是对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弘扬,更是让最好的文化慢慢渗透、驻扎进孩子和我们的内心。这无疑是现代精神的本质,也是我们应对未来世界的看家法宝。

  为了制作这门课,课程团队历时1年多,研究了目前市场上上百种小学生必背古诗词参考书目,走访了北京、上海许多知名小学的一线名师、学生家长,甚至跟小朋友们一起做古诗词游戏实验、组织文化游学活动。他们做了大量的调研,深入分析大家的真实需求,讨论每一首古诗词到底有哪些到现在仍然值得去学习的点,应该通过怎样一种方式才能更好地掌握,同时也融入了许多欧美发达国家的学习方法和教育理念。

  梁惠王是大学教授、作家,也是一位父亲,他了解孩子的心理,所以能把古诗词讲得有趣,而且包含了很多知识点,让孩子喜欢,并沉浸其中。

  这门课,已经超越了诗歌的范畴,它不仅是“有感情朗诵”的诗词课,还是75节古文化课,75节优质写作课,75节审美养成课。

  如果你是古诗词爱好者:

  你可以用一颗诗心,感悟诗句中的山水田园,人生起伏,去看塞北风烟,江南烟雨,体会不一样的人生。

  如果你是语文教育工作者:

  你可以聆听更专业的知识,以别开生面的方式提升自己的教学水平。

  如果你是孩子的父母,或者即将成为父母:

  你可以放下教育孩子的焦虑,同孩子一起和时空对话,感悟诗句中的人生。

  如果你是孩子:

  你可以用一种全新的方式,放松的心情,更加深入的学习古诗,全面的了解唐诗宋词。

  ……

  这是一门无论你在人生的什么阶段来听,都会有不一样感受的古诗词课。是一门给小学生的诗词课,也是一门给千千万万父母的诗词课,更是一门给我们自己的诗词课。

  75首古诗词,每首诗一节课,每节课10分钟左右,每节课程都可以反反复复收听。

  在暑期的第一周,这堂课正式上线了,上线不到三天,就有超过1000人订阅了课程,好评不绝于耳:

  梁惠王还会在第一时间带来2018年最新部编本《语文》教材新增古诗词的权威解读,也就是说,未来这门课程远远不止75首,可能会有100首甚至更多。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