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出海”记,从“野蛮生长”到布局升级

2018-06-12 10:18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2018-06-12 10:18:31来源:出版商务周报作者:责任编辑:张晓荣

  导读:历经20年发展,中国网络文学已不再被视为传统文学格局中的一抹异色,它的出现和发展不仅深刻影响了我国公众的阅读生活,也成为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重要载体。无论是《鬼吹灯》《锦衣夜行》等多部网络文学作品在东南亚小说出版市场广受好评,还是北美知名网络文学翻译网站WuxiaWorld长期位居全球网站点击率1000名左右,仿佛都在昭示着,不经意间,中国网络文学已由“小船”变为“巨轮”,承载着中国文化漂洋过海,与美国好莱坞大片、日本动漫、韩国偶像剧并称为“世界四大文化奇观”。

  多方借力,掀起“出海”浪潮

  截至目前,中国网络文学已被译为十几种语言,输出到包括泰国、韩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土耳其在内的20多个国家和地区。艾瑞咨询依据现有增长率推测,中国网络文学未来每年将新增近15%的海外读者,足见其前景之广阔。事实上,中国网络文学走出国门已有时日,而这段由东南亚为起点走向全球的出海历程,可以划分为“自发性”发展与“非自发性”发展两大阶段。

  在“自发性”发展阶段,尽管一定程度上缺少政策和资本的保驾护航,中国网络文学依然借助文化吸引和市场需求两个关键因素,在互联网这片联通世界的水域探索前行。在文化吸引方面,中国网络文学既包括道教、武侠等东方概念,又拥有神话、魔幻等西方底色,情节虽曲折离奇,语言却直白浅显。北京大学副教授邵燕君据此将网络文学总结为“中国性”与“网络性”兼具,认为这种特点赋予其海外传播的生猛力量,“一视同仁地打通了海内外读者的‘快感通道’”。在市场需求方面,西方国家的出版市场拥有成熟的畅销书机制,文学在网络空间的发展反而略显缓慢。面对海外网络文学创作人才与内容产量严重不足的局面,中国网络文学的出现恰恰填补了这一市场空白。

  正因如此,中国网络文学出征海外市场一炮而红。自2004年起点中文网出售网络小说数字与实体版权开始,东南亚等传统华语市场便成为了中国网络文学“出海”第一站,随后这波热潮逐步扩散到包括日本、韩国在内的整个亚洲文化圈。这一时期,历史和言情类作品反响热烈,但由于文化壁垒、输出能力等问题,网络文学的类型、读者以及翻译版本数量依然有限。2014年后,由网络文学爱好者建立的WuxiaWorld,Gravity Tales等北美网络文学翻译网站以及Novel Updates等流量入口型平台相继出现,迅速聚集了大批西方读者。在WuxiaWorld 网站中,来自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读者互称“Daoist”(道友),2017年WuxiaWorld日均PV(每日页面点击量)达1000万。然而由于平台自身特性,侵权、翻译质量堪忧、商业模式混乱等问题始终存在,网站产品体验亟待优化。

  进入“非自发性”发展阶段后,网络文学通过产业升级将已有“自发性”转化为规模优势,成为政策与企业的关键介入点。在政策扶持方面,2015年1月,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印发《关于推动网络文学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2016年和2017年,文化部相继出台了《“一带一路”文化发展行动计划》和《关于推动数字文化产业创新发展的指导意见》。在企业助推方面,国内数字阅读产业蓬勃发展,核心企业的网络文学作品体量巨大、类型多元,加之中国网络文学海外影响力不断提升,也为中国企业完善国际战略布局、提升市场竞争力创造了有利条件。

  在此新形势下,中国网络文学出海的“官方路径”日渐显现。掌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从2015年开始向海外用户提供30余万种版权内容,并依靠在国外增加本土化内容及参加各种国际展览来服务海外读者。阅文集团于2016年12月开始与WuxiaWorld进行版权合作,次年5月旗下国际网文平台起点国际正式上线。截至2017年,该平台上线作品90部,累计更新量超过25000章,总量超过所有翻译中国网文的独立站点。这一阶段,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输出不再“简单粗暴”,而是因地制宜,步线行针,开始向国际网文产业链进发。

  专业化+正版化+泛娱乐化,锚定“出海”坐标

  如果说此前海外粉丝自发性阅读和翻译中国网络文学是“无心插柳”,那么如今国内数字阅读企业接连亮相国际市场,就可以称为 “有心栽花”。在尊重和适应海外市场的前提下,国内文化企业不断探索对用户更友好、对行业更有价值的“出海”模式,国际网络文学市场的三大趋势逐渐显现。

  第一,海外输出向专业化转变,进一步拓展内容题材。随着国内数字阅读企业与海外网络文学平台的积极沟通,中国网络文学进一步打通了海外产业链条。以行业引领者阅文集团为例,近千万部作品储备、640万名创作人员以及200多种内容品类使其具备强大的专业优势,既可以保证内容质量、更新速度,又可以与海外翻译站点展开差异化竞争,从而实现“做全球最专业的国际网文平台”的目标。此外,中国网络文学内部正在打破“男频玄幻、女频都市”的固有格局,开始从宫斗、权变、游戏等题材向《我真是大明星》等现实题材拓展,未来将有更多不同类型的网络文学走出国门,获得海外网友的青睐。

  第二,海外输出向正版化转变,读者逐步养成付费阅读习惯。国内网络文学版权所有者通过打造严格的质量体系与付费机制,推动海外网络文学平台不断快速生产高品质内容。一方面,正版化的海外市场运行规则切实保护了网络文学作者与译者的利益,鼓励其继续产出更多优秀作品。2017年6月,风凌天下新作《我是至尊》中英文版分别在阅文集团旗下起点中文网与起点国际上同步首发,实现中国网络文学作品的零时差阅读。另一方面,国内网络文学付费模式输出海外,目前主要分为广告、打赏与众筹等商业模式。这不仅有效提升了用户对于内容本身的沉浸程度,也便于今后在改编成游戏、动漫、电影、电视剧等作品时产生更大价值。

  第三,海外输出向全球泛娱乐化转变,延伸网络文学IP的海外生态链条。现阶段,中国网络文学在海外的推广主要采用翻译平台、数字出版和实体书出版等形式,但从战略角度而言,中国网络文学“出海”的目的绝不仅仅是输出文字内容,而是以更加多元的方式与海外读者见面。阅文集团CEO吴文辉曾说,“目前海外这几个网站加起来,只占我们收入的1%”,另外99%则将基于“在全球范围内挖掘泛娱乐 IP 的商业价值”。2015年,“现象级IP剧”《花千骨》在泰国热播,泰国社交媒体上画风一夜突变,年轻用户不约而同地使用肖像处理软件,将自己的照片处理成“妖神妆”,意味着中国网络文学的IP联动效应初现。随着《步步惊心》等电视剧在日韩火爆,《全职高手》改编动画上线YouTube,中国网络文学已经启动以内容为基础的泛娱乐IP开发模式。

  行至今日,从受到读者认可到资本青睐,再到主流肯定,中国网络文学的“出海”之路并没有任何模仿对象;从内容源到作者译者,再到商业模式,中国网络文学一直在以中国特色的互联网模式输出全球。诚如邵燕君所言,“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极大地提振了我们对于中国网络文学的信心,同时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通过别人目光来反躬自问的绝好机会。”通过进一步探索网络文学的价值核心,建立良性的游戏规则,中国网络文学将在未来成为弘扬中国文化、展现大国风采的有力窗口。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如涉及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责任编辑:张晓荣]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