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与《早发白帝城》

2018-04-27 09:24 来源:解放日报 
2018-04-27 09:24:02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张晓荣

  陈鹏举

  《读李白朝辞白帝城句》:“千里下江陵,猿啼哀不胜。青山冰破裂,白水月奔腾。骚客多孤立,君王每废兴。何曾销猛志,老死望觚棱。”

  这篇是写读李白诗的。读的是家喻户晓的《早发白帝城》。七言绝句,全文是:“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李白在流放夜郎途中,遇赦而还,欣喜之中写了这首诗。为盛唐留下了最伟大诗篇的李白,这时已经老去。脆弱的心,获得这样的欣喜,欣喜是加倍的。天赋的神采,这时是在为自己的侥幸飞扬了。英雄末路,想起来还是教人悲哀的。

  可是,李白很欣喜。这时的李白真的很欣喜。对他来说,他除了写诗,还渴望做个史诗的经历者。他做到了。无论结局如何,他确实做成了史诗的经历者。

  千里江陵,其实船的行走是很慢的,即使是顺流而下,又能行走多远呢?我们是被李白的文字感染了,以为李白的船,真是可以一日千里的。李白太伟大了,也就28个字,就让他的欣喜,欣喜了千万人。

  他的诗里,其实提到了猿啼。可叹我们只是注意到了“不住”二字,体会船行走的快感,却都忘了,或者说都不会去想,猿啼是哀伤的。猿啼的哀伤,甚至是不能让人忍受的。内心藏着大哀伤的人,更是难以忍受的。记起了,或者说想起了猿啼,就会明白李白的欣喜,是交集哀伤的。大欣喜,大哀伤,诗人做大了,也就什么都大了。

  还有两岸的山脉,飞快的船,也该看见它凌厉的冰封,和恣意的雪化。还有流水,明月。闪亮的白月,落在了奔腾的流水里,它的粲然和轩然,又有谁能与它比试?算算也就李白了,也就永远在诗句里活着的、哪怕已是晚年的李白了。这种有关山川日月的凌厉、恣意、粲然和轩然,除了李白,还有谁的心胸可能吐纳,可能和它相生相克?也就李白了吧?我这个感觉,也是近来才有的。甚至活过李白写这首诗的年头了,他的诗情和诗性,他的异于常人的感受,还是能感受到一二了。

  历来多说,李白有报国的宏愿,却无报国的能力。这话由好些人不屑地说了好些年。其实是对李白苛刻了。李白有这非分之想,更教人可敬、可爱。建功立业,对男人、对文人而言,永远是梦寐中事。只是家国废兴,王者功罪,历来难以评说。由此可能流芳的人,历来也少。因此,男人、文人,到底徒劳一场,本是常事。何必轮到了李白,就踊跃了起来,就纷纷嘲笑呢?李白是伟大到独孤求败的诗人,我们有资格和能力嘲笑他吗?

  下江陵的船上,照李白自己说是一日千里的船上,李白想着什么呢?我猜想,他仍然是想着他的非分之想。诗言志,诗的疆域太宽、岁月太长,大诗人李白,刑天般的猛志,不会毁灭。伟大的盛唐,和他太相像了,伟大到就像他的非分之想。家国可能如此伟大吗?过了盛唐,许多人都从梦中醒来,明白伟大已然渐行渐远,只有李白,他不信。他不可能相信,因为他在诗的国度里,毫不费力地成就了伟大,他相信曾经经历的伟大,可以归去来。

[责任编辑:张晓荣]


[值班总编推荐] “纸螃蟹”遇冷,市场回归理性

[值班总编推荐] 谱写农业农村改革发展新华章

[值班总编推荐] [成果 ...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