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资讯> 正文

用生命写给世界的情书

2018-03-14 16:02 来源:东北新闻网 
2018-03-14 16:02:11来源:东北新闻网作者:责任编辑:李超

  ——《茶花女》读后感

  这是一封用生命写给世界的情书。

  1847年的某天,喝的烂醉的小仲马把自己关进屋子里,在悔恨与痛苦中点滴枯笔,整整三个月,创作出了《茶花女》。在这之前,他心爱的玛丽·杜普莱西,美丽善良却沦落风尘的巴黎姑娘,不幸患病离世。玛丽本欲和小仲马厮守终生,无奈现实残酷,她不得不暂时屈服于风月,然而生性高傲的小仲马误以为玛丽用情不专,竟而置信决绝,待到后知后觉时,心爱的人却已香消玉殒。

  所以,这不是一个虚假的赚人眼泪的故事。

  同样的,《茶花女》讲述的是一个堕落为巴黎名妓的乡村姑娘玛格丽特与真挚痴情的阿尔芒相恋,最终为了阿尔芒的前途,在巨大的阶级桎梏下,忍痛割爱曲折凄婉的爱情故事。

  玛格丽特的出现,是对爱情和美的另类解读。她表面上是巴黎风月场里的交际花,但无论有多少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都改变不了她被玩弄、被消耗的命运。她的绝艳美貌成为她依附于社会褶皱的唯一筹码,然而在这明艳的皮囊之下,真正让她光彩照人的,却是她发自心灵的那种出淤泥而不染的高贵品格。

  小说发行初期,法国很多上层名流中出现了一种可笑的疑惑:一个妓女,怎么会有这样好的涵养?这些所谓的上层名流,在纸醉金迷中缓慢蠕动的寄生贵族,一群不明白涵养为何物的人,竟然提出这样的质疑,这像极了晋惠帝的那句“何不食肉糜?”,令人啼笑皆非。

  玛格丽特的确是一个有涵养的女人。生活夺走了她的肉体,夺走了她的爱情,甚至,夺走了她的尊严,但却夺不走她的灵魂。她雍容大方,谈吐得体,举止优雅。她的闺房里,简陋的书架上堆满了文学巨匠的作品。当她结束了漫长的灯红酒绿,端坐在窗前遍览书籍的时候,其姿其娴,不会亚于任何一个伯爵夫人。我不禁假设,如果人生有另外一种可能,玛格丽特能够在富庶的家庭长大,她一定会是一位颇有成就的女性。但不禁又会想,假如果真如此,她还会保持这般的纯美心灵吗?

  你看,连假设都是这般残酷。

  寄居在放浪形骸的欢乐场中,玛格丽特有着一种异于旁人的气质,每次回家的时候,她总是习惯在郊外的布洛涅森林半途下车,然后一个人孤零零的漫步……这是怎样一种心情?在这片最赋原始气息的地方,夜色掩映下,一个倩影淹没在森林的葱郁中,突然间,画面支离破碎,她的美貌就像洒落一地的琉璃,在月色下熠熠生辉、美好、短暂,且再也无法拼凑。或许,玛格丽特是想近距离感受自己的渺小;或许,她想暂时将生活的无奈和痛苦剥离这个躯壳;又或许,她仅仅是想回归自然,忘掉所有的烦恼,什么也可以想,什么也可以不想,静静喘息,茫茫远望。

  玛格丽特的周围从来都不缺乏情人,那些垂涎自己美貌和肉体的情人,但她明白,男人们的围追堵截不过是色相背后的贪婪,经不起时间的敲打。追捧与赞美转瞬即逝,然而她的孤独与无奈呢?却仿佛永无尽头。

  一束茶花,一架望远镜,一袋蜜脯,这是玛格丽特身边必备的东西,“茶花女”的外号也因之而来。茶花的花语是理性与爱,但在法语中,茶花却象征着放弃与堕落。而对于玛格丽特,这更像是一种命中注定。她邂逅了命中注定的阿尔芒,为了他甘愿放弃一切。他们曾经也是你侬我侬,在世俗之外度过了短暂而美好的幸福时光,然而她依然无法跳出世俗的樊笼,所以她注定遍体鳞伤。

  阿尔芒父亲代表着世俗的观点,强硬,扭曲,不容置辩。他理解不了一个妓女的爱情,于是用计拆散。

  “先生,相信我对您儿子的爱吗?”。玛格丽特卑微的向阿尔芒的父亲说出这句话,这是她仅剩的尊严。

  玛格丽特为了阿尔芒的未来,向他撒了一个弥天大谎,甚至于,为了圆这个谎,竟然重新跳进风月场所尽情欢谑。这个时候,她已经罹患重病,根本经不起半点折腾。

  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在痛苦前曾品尝过无尽的幸福。

  玛格丽特的病情恶化,她支撑着病躯写下了一封又一封日记。她爱的悄无声息,却又惊心动魄,她把仅剩的生命交给了那些短暂的回忆。她立了遗嘱,把她剩余的财产送给了她乡下的外甥女,但加了一个继承前提:永远不能前往巴黎!迷乱的上层社会毁了她的一生,她不希望自己的亲人重蹈自己的覆辙,看吧,这样一个被世界遗弃的妓女,她的灵魂,直至陨落,依然高贵。

  三毛曾说过,痴情的女人,总会被动的经历一段刻骨铭心却又不堪回首的爱情。是啊,爱情是那么美好,美的让人不顾一切,美的让人奋不顾身,美的让人不留任何后路。然而,美好的东西太过短暂,又太过残酷,就像手心里的沙,抓得越紧,就越快流逝。爱情开始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结束了。

  突然想到,三毛,也是个因爱殒命的痴情女子。

  对于我而言,我无法接受两个相爱的人以这样冰凉残酷的方式结束那段真挚的热恋。在我们的思维习惯里,一对相爱的情侣,他们可以因为金钱分开,可以因为世俗分开,可以因为权力倾轧分开,甚至于,可以因为误会,因为出轨而分开,但是,怎么可以因为深爱着彼此而分开?然而玛格丽特真的就这么做了,不管你信或不信,接受或不接受。

  现行的社会价值观里,爱情早已不纯粹,即便尚未沦为物质的附庸,也不可避免地与物质或多或少的绑定着,于是我们说,爱情终将被现实打败。

  但是,爱情就是爱情,它可以死去,但不会被物质同化。有的人说,他的爱情在物质面前屈服了,实际上,他没有屈服,而是选择了物质,爱情被无情抛弃了,或者转化成了婚姻的感情筹码。我为你好,所以我们要分手,实际上是剥夺了对方选择的权利,说出这种话的人,如果不是过分矫情和掩饰高尚,最大的可能,就是他真的没有办法,就像玛格丽特那样。

  从这一点上,我愿意相信爱情,但却不敢奢求。

1520996973(1).jpg

  王洁,中国散文学会副秘书长,陕西西安人。作品散见于《光明日报》《中国文化报》《中国艺术报》《读者》《散文家》等报刊,出版有散文集《六月初五》、长篇小说《花落长安》。屡获全国职工散文大赛、全国海洋文学大赛丶全国青年散文大赛一二等奖。因创作成绩突出,获第二届“三秦优秀文化女性”荣誉称号。余秋雨、贾平凹等多位国内知名学者对其作品给予高度好评与肯定!

[责任编辑:李超]


[值班总编推荐] 治理软文发布平台还须靠硬招

[值班总编推荐] 中秋佳节,听习近平讲什么是乡愁

[值班总编推荐] [成果 ...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