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种地方剧,每个都是文化基因(1)_要闻 _光明网

阅读频道> 要闻> 正文

348种地方剧,每个都是文化基因

2018-02-08 09:40 来源:文汇报 
2018-02-08 09:40:13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杨帆

  “梨园奋进新时代,古曲小戏尽登台,声腔时调承文脉,薪火相传向未来。”今年元旦当晚,央视新年戏曲晚会以一曲荟萃了辽剧、黔剧、新昌调腔、盱河高腔、唐剧、白剧、新疆曲子戏、太康道情戏、茂腔等9个地方剧种的戏曲联唱《一个都不能少》拉开序幕,这些地方剧种传承人一一亮相,生动展示了传统戏曲历久弥新的艺术魅力。

  这也是素有中国戏曲界“风向标”意义的央视新年戏曲晚会,在第5个年头实现了31个省区市代表性剧种的全覆盖。一台晚会,折射出在一系列政策措施保驾护航和各方协同努力下,地方戏曲传承发展的生态环境日益完善,形成创作活跃、演出市场升温的局面。那么,在广袤的中华大地上究竟有多少这样的戏曲剧种? 它们的传承情况如何?

  近日,这一“家底”首次对外公布———按照《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要求,文化部于2015年7月至2017年6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地方戏曲剧种普查。目前,普查先期工作已完成,数据显示全国 (统计数据暂不包含香港、澳门特区和我台湾地区)共有剧种348个。全国地方戏曲剧种普查信息平台也已搭建完成,为戏曲剧种数量、形成发展历史、分布和流传区域、演出团体、人才状况、演出剧目、生存现状等建立了台账。

  全国地方戏曲剧种普查办公室副主任王晓珊,普查期间曾在全国20余省份参与了不少“走村入户”的田野调查,她告诉记者:“戏曲剧种的生存发展是一个动态过程。普查中,每一个剧种的增减都严格经过专家论证,应该说,普查结果是最接近现状的。”

  “多元剧种彰显了中华民族文化的多元性,每保留一个剧种就是保留一种文化基因。”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所长王馗直言,剧种的兴衰固然有其自身演变规律,但应该坚持“一个都不能少”,加强对每一个剧种的保护和传承。

  激发“活化石”的活力和魅力

  “踏歌遗响南戏韵,曲出浙东新昌,清心悦耳帮打唱,更兼南北西厢。今番新作腾飞曲,撸袖干,奔小康。”央视新年戏曲晚会上,浙江新昌调腔剧团团长、国家一级演员王莺将新昌调腔六百余年的历史娓娓道来,反映出这个古老剧种在新时代的新风貌。

  北京归来,王莺又率团马不停蹄地为家乡父老奉上一出调腔大戏《目连拜佛》,在新昌县文化中心简朴的舞台上,暌违数十载的完整“目连救母”故事重又上演,更令人惊喜的是,台上挑大梁的是剧团里的“90后”和“95后”。

  不论是国家大剧院还是浙江东部小县城的舞台,不变的是一代代调腔演员的精气神。“古不陈旧,新不离本”,这是记者日前探访新昌调腔“天下第一团”得出的直观感受。

  新昌调腔,对很多人来说是个未曾听闻的剧种,但它却是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公认的“中国戏曲活化石”。浙江省非遗保护专家委员、戏曲研究专家徐宏图介绍,新昌调腔传统剧目丰富,从北宋目连戏、老南戏、元杂剧、明清传奇,直到近现代新编历史剧和现代戏等,几乎贯穿整部中国戏曲发展史。“元杂剧《北西厢》《汉宫秋》《妆匣记》等剧目为调腔独有,极为珍贵,新昌调腔剧团更是全国惟一能演《北西厢》的团体。”他说道。

  从《目连拜佛》可以一窥调腔艺术范式。《目连拜佛》导演、新昌调腔剧团副团长田敏告诉记者,绍兴目连戏一贯沿用调腔唱腔,调腔特有的“不托丝竹,以板助节,锣鼓帮扶”样式,尤其是高难度的干唱和帮腔特点,为戏曲界所罕见。

  即便是这样一个十分具有文化价值的非遗剧种,新昌调腔的“救戏”之路也如“目连救母”一般历经曲折。

  新昌调腔是浙江省8大高腔中唯一留存剧团建制的,“天下第一团”即是“天下唯一团”。上世纪50年代起,专业调腔剧团已绝迹,艺人也如沧海遗珠般散落在各地。剧团老团长丁黎鸿还记得,1953年好不容易将他们召集起来,三个老艺人在台上演 《北西厢·游寺》,“三人加起来有200多岁,观众看到的是白发苍苍的张生、满脸皱纹的崔莺莺……”当时越剧大师袁雪芬也参与了调研,并建议改“新昌高腔”之名。首个调腔培训班于1957年开班,调腔剧团也于1959年建立,但在传统戏曲集体式微的1990年代,新昌调腔也陷入窘境,直至2006年被列为国家级非遗,当地制定了“五年保护计划”,已中断了整整20年的培训班直到2007年才重新开课,调腔艺术终于迎来转机。

  问及新昌调腔的活态性,绍兴市非遗保护中心副主任余斌给出了肯定回答。据她介绍,近年来,国家政策扶持力度加大,当地也采取多种措施推动调腔传承与发展,比如政府购买调腔演出,设“调腔保护传承发展专项基金”,大力推动调腔艺术进校园等等。剧团方面,先后复排、创排了《程婴救孤》《挑水伯》等一系列优秀剧目,传承了许多古戏折子戏和调腔绝活,其中还有根据当地历史改编的原创作品《甄清宫》,既传承调腔特色,又书写廉政风骨,多次赴外地演出,广受赞誉。

  在徐宏图眼中,尤为可贵的是一代代艺人通过“传帮带”甚至“隔代传”的方式留住调腔血脉。从首个培训班走出的国家级传承人章华琴和省级传承人吕月明夫妇,此后坚守舞台、教书育人数十载,1987年考入调腔班的王莺、田敏就是他们的学生,2007年五年制中专班开班,早已退休的章华琴夫妇重又“出山”,将每一句念白、每一个动作倾囊相授,而今在《目连拜佛》中挑大梁的俞臻杰、张婷芳等正是出自这批新生代,王莺、田敏则在舞台上甘当绿叶。

  值得一提的是,调腔与越剧的发源地同属绍兴,剧团也一度“一树二花”兼演越剧。从章华琴开始,每一代调腔演员都面临着选择,而他们中的每一位都选择了这条较少人走的路。徐宏图对新昌调腔很有感情,传承的故事更打动他。

  “目前,调腔剧团规模近60人,每年演出可达百场,土生土长的新昌调腔不仅能下基层,还唱响了全国多地。”对现状,王莺颇感欣慰。这个基层剧团仍维持着朴素的风貌:全团“蜗居”县文化中心,没有专门的演出场地,练功房也由几间办公室打通而成。“这都没什么,如何留住年轻人才是我们面临的最大考验。调腔走到今天不容易,不能让它断在我们手里。”王莺说。

  “对数据负责,对历史负责”

44.jpg

  2016年初,福建省罕见地迎来一场大雪,却未能抵挡戏曲普查员的脚步。全国地方戏曲剧种普查办公室副主任、福建省艺术研究院艺术理论研究室主任王晓珊和同事们冒着严寒驱车4个多小时到屏南县,找到正在漈头村主持戏台开台仪式的四平提线傀儡戏省级非遗传承人陆绍灿,录视频、采集数据、访谈、查看抄本和木偶偶头等一气呵成,回到酒店已是凌晨。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