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电影里的大千世界 比真人电影更让人回味 _要闻 _光明网

阅读频道> 要闻> 正文

动画电影里的大千世界 比真人电影更让人回味

2018-02-08 09:38 来源:北京日报 
2018-02-08 09:38:49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杨帆

动画电影里的大千世界 比真人电影更让人回味

《寻梦环游记》剧照

动画电影里的大千世界 比真人电影更让人回味

《大世界》剧照

动画电影里的大千世界 比真人电影更让人回味

  鉴于国产动画片的剧情及画风整体过于低幼,国内诸多成人观众眼里的动画片,不过是孩童自得其乐的视听“玩物”。但国外经验告诉我们,动画片早已不是儿童的专属。近两年在中国上映的美国动画电影《疯狂动物城》《寻梦环游记》《公牛历险记》等等,皆用票房与口碑的双赢说明成人群体难抵动画电影的“诱惑”。

  究其原因,优秀的商业动画电影除了能够制造合家欢的“笑果”,在对人类、神灵、动物、景物的生死探寻上,比起真人电影更具优势。宇宙万物之间的无障碍沟通,不断刷新人类想象力的阈值,亦一次次让观众相信人类总有走出生命困境的希望——全球范围的种族平等、性别平权、暴力犯罪、家庭危机、环境污染、科技深渊等问题,放置在动画电影里探讨,总让人错以为“一切都好商量”,进而获取继续前行的动力。

  美国迪士尼、皮克斯、20世纪福克斯等厂牌近些年制作的动画电影,多数走的便是让大人小孩一边放声大笑,一边轻松接收“真善美”信号的路线,本质上与米高梅打造的经典动画剧集《猫和老鼠》如出一辙。但美国商业动画片在全世界大行其道之外,欧洲、日本动画电影也一直用独具民族特色的艺术性和对社会症候、人类生存更为深入的思考,与之分庭抗礼。而“大”字头的中国动画电影的陆续公映,也表明中国动画人正在从自身的传统文化中汲取灵感,打量脚下赖以生活的土地。

  比真人电影更让人回味

  动画电影一如真人电影,身兼“大娱乐家”与“思想者”两种身份这点,透过不久前揭晓的第90届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提名影片可见一斑。分别由迪士尼联合皮克斯、20世纪福克斯联合梦工厂、蓝天工作室制作的《寻梦环游记》《宝贝老板》《公牛历险记》三部美式动画电影,将与《至爱梵高》(英国联手波兰制作)、《养家的人》(爱尔兰、加拿大及卢森堡联合制作)一起竞争小金人,结果是否美国战胜欧洲(被视为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风向标的全球动画电影盛事安妮奖,刚刚完成第45届的颁奖,《寻梦环游记》一举摘得13项提名中的11个奖项,包括最佳动画长片、最佳导演等,刷新安妮奖历届纪录)并不重要,五部不约而同聚焦作为社会基石的家庭的动画影片,比真人电影还要让人回味才是关键。

  《宝贝老板》用造型呆萌的人物,讲述7岁的男孩与初生即成为公司大老板的弟弟如何争夺父母之爱,道出家长与孩子的相处之道。《寻梦环游记》借由坚持音乐梦想的男孩在阴阳两界的穿梭,说出温情和睦之家对孩子成长的助力作用,与《至爱梵高》中自小缺失父母关爱的梵高的成才之路构成对比。《公牛历险记》里不爱武斗爱鲜花的斗牛自小到大品性善良,他在小伙伴们的帮助下,从小家庭的伤痛记忆中走出,最终构建人与自然友好相处的大家园。《养家的人》则以塔利班控制地区阿富汗女孩养家糊口的艰辛,指出地球这端的“几家欢笑”连着那端的“几家愁”。

  更为重要的是,几部影片的主题无论活泼还是凝重,偏重娱乐或者思考,创作者的视域都是超越国别甚或时代的。《公牛历险记》改编自美国作家曼罗·里夫的儿童文学《爱花的牛》,原作1936年出版之后,一度因为西班牙斗牛身上的女性特质被视为禁书,可是放在今天,这头饱受欺侮却始终不以强壮身形以牙还牙的斗牛,看向的自然是地球上那些与众不同、渴望与周遭和平共处却总难如愿的人们。同样由文学而来,根据加拿大女性作家黛博拉·艾里斯的小说《帕瓦娜的守候》改编的《养家的人》,某种程度上可视为获得2007年戛纳电影节评委团奖的动画片《我在伊朗长大》的“阿富汗版”,是女性拿柔弱之躯与刚性战争的无奈对抗。

  而正如《公牛历险记》添加进西班牙风情但远非重点一样,《寻梦环游记》也有浓郁的异域味道,墨西哥的风土人情尽在其中,然而想想美国与近邻墨西哥的历史恩怨,且是墨西哥近代犯罪肆虐的罪魁祸首,创作者期望“阳光下无罪恶”的良苦用心也就昭然若揭——就像“印度良心”阿米尔·汗投资拍摄《神秘巨星》,是想用热爱唱歌的女孩的“我要成名”,揭示印度男女不平等环境下女性的闭环命运,以及女性自我觉醒的社会学意义。

  因作者特性而风格各异

  尽管《公牛历险记》《寻梦环游记》都有隐藏的沉重所指,但两部电影的欢快风格却如《冰川时代》系列、《里约大冒险》系列、《飞屋环游记》等美式动画电影般,淋漓尽致体现热爱歌舞片、音乐剧的美国人的乐观天性(事实上美式动画片对音乐剧的借鉴随处可见,《寻梦环游记》便是一部“歌舞片”,《里约大冒险》也是用歌舞讲故事)。美式动画片中极少出现真正的恶棍,好人总能迎来圆满的结局,坏蛋受尽折磨但很难死掉(《猫和老鼠》中的笨猫汤姆便是较为极致的例子),使得影片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常常浅尝辄止。

  由此导致的另一个现象,是观众谈及美国动画片,很少提到创作者,仅仅会从画风和主旨的差别上,判断影片是由迪士尼、梦工厂或皮克斯制造。而欧亚的动画片则恰恰相反,更具作者电影的特性,导演个人品牌的号召力远远大于制作团队的影响力。

  苏联动画大师尤里·诺尔施泰因创作的《故事中的故事》《鹭与鹤》,与另一位同时期的大师联手创作的《克尔热涅茨河畔血战》《季节》等动画短片,是从沉雄悠远的俄罗斯文化及艺术中寻得源泉之后,开出的不朽动画之花。法国当代最为出色的动画导演保罗·格里莫尔执导的《国王与小鸟》《通烟囱工人与牧羊女》等动画长片,指出极权主义必将土崩瓦解。捷克奇才艺术大家杨·史云梅耶,创作过众多超现实主义、或长或短的动画电影,比如《食物》《对话的维度》《浮士德》等,木头、黏土、陶器以及真人演员的身体,都被他充当创作的素材,探测人性贪、嗔、痴的边界。

  世界第二动画大国日本,大家更是比比皆是。川本喜八郎、手冢治虫、宫崎骏、大友克洋、今敏、押井守等借助动画片,或将日式文化及美学声名远播(如川本喜八郎的《摘花》《道成寺》),或直面战争带给人们的永久性创伤(如宫崎骏的《天空之城》《风之谷》),或预言所谓工业文明、科技发展对人类命途的打击与摧毁(如大友克洋的《大都会》、今敏的《红辣椒》),一度开创美式动画电影不曾触及的科幻、悲剧等领域。

  国产动画可以走得更远

  与邻国日本相比,中国动画电影有过昔日的辉煌。《大闹天宫》《铁扇公主》《雪孩子》《骄傲的将军》《鹬蚌相争》等等动画片,多由民间故事而来,借鉴京剧脸谱、山水画等中国传统文化,发展出木偶、黏土、剪纸、水墨等多种类型。部分动画片走出国门收获来自国际的掌声之余,其中埋藏的中国文化的精髓也对国外艺术家的创作产生影响。川本喜八郎1988年在中国创作的《不射之射》,蓝本是《列子》等古籍中记载的纪昌拜师学艺故事,蕴含道家对技艺境界的阐释。

  可惜的是,中国动画片中断根脉之后,迎来当下低幼当道的局面。

  好在,自2014年《大圣归来》上映以来,几部“大”字头电影《大鱼海棠》《大护法》《大世界》的隔年出现,又让观众对国产动画片重拾信心。

  如果说田晓鹏导演的《大圣归来》的口碑与票房的大获成功,一面体现他对题材以及杂糅世界动画电影画风的双重敏感,一面带有幸运成分,梁旋与张春联合执导,中日韩三国主创团队分别提供故事、音乐和画风,携手完成的《大鱼海棠》,则为中国动画电影的创作方式,指出明路一条。根植我国传统文化的故事,要想完美呈现中国式寓言的柔情与磅礴,目前阶段或许需要借助国际友人的力量,分工协作向上攀岩。不过,不思凡编剧、导演的《大护法》的亮相,也证明国内动画人可以自主制作带有鲜明中国美学特征、符合时代趣味的作品,彰显他们已然具备将带有个人风格印迹的世界观,系统整理对外输出的能力——影片对盲从权威和信任危机对孩童的异化的现实,给予力度较大的批判。

  而今年年初上映,几乎由刘健一人独立包办完成的《大世界》,则告知观众创作者对国产动画片的探索道路,可以走得更远。一帮原本互不相交的底层人士围绕100万人民币命运大相撞的剧情,指出大同小异的城乡结合部里的人们相差无几的生活,是对城市模式化高速发展、乡村式微的当下中国一隅的写实。画风的粗粝、动作的迟滞、表情的茫然、对白的突兀、声画的错位,成就影片独特风格,更恰如其分对应时代。

  ——独立思考的不思凡与刘健的重要性,正如前面所提及,日本、欧美动画大师能在全球收获无数拥趸,正因“作者”二字在他们的影片中胜于一切。而放眼国产动画电影甚至中国电影行业,此般艺术家少得可怜。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