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阅读> 正文

君子养成,最终指向自身幸福

2018-01-19 10:09 来源:文汇网 
2018-01-19 10:09:11来源:文汇网作者:责任编辑:张晓荣

  当下,我们正面临着社会转型的机遇和挑战,用何种标准选拔人才显得尤为重要。日前,第二届“君子养成”教育研讨会在复旦大学附属中学青浦分校举办,沪上教育专家济济一堂,探讨当代“人才选拔与君子养成”话题———有的结合自身体会讲述古今人才选拔的生动事例及其通则,有的结合多样化的社会需求谈人才选拔和培养的多样性,有的则聚焦学校教育讨论如何促使人才养成……然而,不论从何种角度出发,作为学校教师和管理者的他们认为,君子博学多智,重德行修养,重实践笃行,社会的进步、人才的选拔,最终指向必然以君子为先。

  古今选拔人才,好奇心尤为重要

  何谓君子?“君子”的观念散落在中国历代学者的著述之中。“君子”一语,最先见于先秦典籍,多指“君王之子”,着重强调地位的崇高。而后“君子”一词被赋予道德的含义。因此,今天我们所讨论的人才,实际上跟过去讲的“君子”有一定联系,德才兼备亦是今天培养和选拔人才的重要标准。

  除了德才兼备,好奇心也是古今中外许多哲人评判人才的标准。爱因斯坦曾经说过,每个孩子身上都有一颗超越功利的好奇心,只要我们没有扼杀它,它始终是我们精神生活的一种源源不断的动力;只要我们没有扼杀它,它始终可以成为我们思想和精神的一个支撑点。这样的人,才能成为哲学家、诗人、科学家,以及拥有丰富精神生活的人。

  “我人生有一个座右铭,那就是好奇心、陶醉感和思想力。”上海交通大学政治学系教授萧功秦指出,孔子曾说“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实际上他告诉我们,知识中有一种非常崇高的超越功利的东西。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胡范铸同样赞同这一观点,他表示,好奇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知识源泉。“我们用自己的知识来理解现实困惑的时候,就会由于这种价值的自我实现而产生一种知识的陶醉感。有了好奇心、陶醉感,我们能够用自己的知识思考现实,就有了一种思想力。”

  可以说,好奇心、陶醉感、思想力是知识分子精神生活中三个非常重要的要素,有了它们,人们的精神生活便会丰富,也能在这其中得以不断地成长和进步。

  君子养成是教育应有之义

  教育的本质是为了发掘每个人潜在的能力,能够让他真正成为这个时代与社会发展需要的人,能够让他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活得幸福,让他个人的潜能得到充分的发挥。上海纽约大学校长俞立中指出,君子养成,最终指向必然是自身的幸福。

  上海复旦五浦汇实验学校校长黄玉峰提到,君子养成不是“吃亏”和“不吃亏”的问题,而是内心的幸福感。“作为一个君子,内心就会有幸福感,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我们希望社会上君子多多益善,如果每个人向君子靠拢的话,便会有很多君子,生活在君子国的人是很幸福的。反过来,我提防你、你提防我,即使财富再多也不会幸福。”黄玉峰说。

  全面的人格教育、人的全面发展、人的终极幸福,都和君子养成有关,亦是教育的初心。推行君子养成教育,就应挑战当下中国教育中各种功利性指标,这是相当有意义的。

  上海开放大学教授鲍鹏山指出,君子养成教育应从幼儿园开始,“到了中小学,为了应付考试,孩子们开始学知识;到了大学,为了找工作,主要学专业。这两种教育都不能在真正意义上称之为君子教育。然而在幼儿园,小朋友要做好孩子,就要学会分享,学会谦让友爱,学会不浪费粮食……教给小朋友一些为人处事的基本规则,这恰恰是普及君子教育的好时机。”

  大学人才培养重在“去功利化”

  当下做君子是否意味着要处处“吃亏”? 这是不少人存在的疑惑和顾虑,亦是大学难以培养众多君子的症结所在。

  针对这一现象,复旦大学校长助理丁光宏表示,有人认为在教育中培养君子会“吃亏”,换言之就是“高考时考不上好学校”。他指出,学习过程中,素养的养成和能力的提高比单纯掌握一门课的知识更重要。“我们通过课程学习,使能力和素养不断提高。大家到了大学,千万不要把一门专业当作你的终身职业。”他举了个例子,复旦大学数学系每年招收200人,然而最终毕业后成为数学家的,或者在中学、大学担任专职数学教师的不超过10%。“我本人也是数学系毕业的,但我最近在做中医针灸方面的研究。我就是想告诉大家,不要目光狭隘,仅仅盯着眼前的专业与利益。”

  同时,丁光宏指出,当代君子不应局限于品德高尚、受人敬仰,更重要的是对社会、民族、国家作出贡献。说到招生考试,丁光宏直言:“复旦大学所需要的是各方面的优秀人才,而不是一张卷子,一个冷冰冰的分数。”

  俞立中则表示,上海纽约大学的招生要求是招收“优秀且适合的人才”。优秀与否,要看知识、技能和素养的全面发展。“我自己对素养的理解,归根结底是看‘三观’,即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一个学生胸怀有多大、看问题有多远,往往决定了他将来能够走得多远。”俞立中透露,上海纽约大学在选拔学生的过程中,除了学业情况外,还会参考24小时校园日活动、模拟课堂、学生团队活动等,教师还会与学生进行一对一交谈,直观评价每一个人。

  “现在的教育有一种功利性,读书是为了考高分,却不是为了自身乐趣。”萧功秦曾在工厂工作12年,其间他完成了100多万字的读书笔记,这完全是基于对读书的热爱。就是这样,他逐渐培养出自己对于哲学、历史学、社会学的兴趣。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骆玉明也分享了自己的人生经历,并幽默地表示:“如果读书是开心的,你就有希望;如果读书不开心,那真的很苦恼。做君子亦是如此。”李晨琰

[责任编辑:张晓荣]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