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食素心

2017-12-14 09:55 来源:羊城晚报 
2017-12-14 09:55:00来源:羊城晚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母亲信佛,每月农历初一、十五吃素,以此来表达内心的敬畏与信仰。不过,在母亲相对狭隘的认识里,她认为定期吃素是在为家人积福报。起初,全家人都反对母亲吃素,可谁都执拗不过她,我们只好作罢。后来,我想到利用母亲的爱来迫使她放弃吃素,便对她放下狠话:“你若坚持要吃素,我也跟着吃素。”没想到我所谓的狠话对母亲毫无威慑,反倒是我却真的跟着母亲吃起素来。

  担心母亲因吃素而拖垮了身体,没想到她却因吃素而少了病痛。母亲有些肥胖,由此还引发诸多与之关联的疾病来,比如疲乏、困顿、腰疼,等等,特别是上下楼梯让她异常吃力。母亲吃素已有两年多了,可以明显感受到她比以前瘦了。令人欣喜的是,母亲的病痛没有以前多了,整个人看起来神清气爽。母亲将这归功于佛教的庇佑,而我则认为,是定期吃素让母亲的饮食习惯发生了具有规律性的改变,变得更加合理健康。

  之所以这样认为,是因为跟着母亲吃素让我对此有着深刻的感受。

  大学毕业后,由于工作原因,几乎每周都会有三五饭局。刚开始我对满桌的美味佳肴与四溢的酒精香味乐此不疲,常常深夜裹挟着满身的火锅味和酒气回家。没想到一年多下来,曾自认为无论怎样暴饮暴食都长不胖的我,却在某个月暴长了十五斤,腰围的突然伸展甚至让多条裤子都穿不上了。渐渐肥胖的身体,不仅让妻子时常念叨埋怨,也让我的内心世界生出一些惶恐与担忧,并常常为此感到心烦意乱。不仅如此,在单位组织的年度体检中,还查出血脂偏高、肝功能轻微异常等毛病,虽算不上多么严重,但着实给刚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亮起了身体的红灯。妻子担心我在正常生活之外的轨道上渐行渐远,每当我出门参加饭局,她总不厌其烦地念叨“少吃肥肉、少喝酒”。

  没想到素食对我而言,是一味功效颇佳的调节剂,不断调节着我的饮食习惯,也不断影响着我的心态,将我这列“出轨”的“火车”重新扳回正轨。

  长期沉溺在大鱼大肉与无酒不欢的餐桌上,胃口好像也跟着刁钻起来,有时甚至不愿意吃在家炒的不尽如人意的荤食。不过,因一时冲动而不得不跟着母亲定期吃素,却让我有另一番感受:在美味佳肴的强大磁场漩涡中,偶尔吃一两顿素,正如看惯了黄河与长江的浩荡壮阔后,偶尔遇见一两条流水潺潺的小溪,总能让人内心安宁与平静。或许,荤食与素食的关系,就像朱自清在《荷塘月色》中谈及的酣眠与小睡的关系:“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的。”的确如此,我不可能像弘一法师那样彻底,只吃素,且“日食一餐,过午不食”,不过作为生活点缀的素食,却让我从浮躁迷失的酒桌之上渐渐找回从前的自己。

  一碟青菜,抑或一盘豆干,闯进我生活的素食,不仅让我的舌头慢慢回归它本初简单的满足,也让我的体重逐渐回落、健康状况日益好转,更让我可以有更平静的内心和更理性的思维去重拾人生的理想。我不得不感谢母亲的坚持,更要感谢素食给我带来的人生体验与感悟。

  如今,除了非常必要的饭局,多数我都选择推辞,这并不是因为我不愿意交际或孤芳自赏,而是素食让我的心也素下来了,愿用更多素净的光阴去守护健康、追寻理想。素食已然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这正是我所经历的强烈饮食反差:曾一度无肉不欢,而今却不敢想象没有素食点缀的日子。

  听说离小区不远的商业街区即将开一家素食餐厅,届时或许我会常带母亲去坐坐,或许我做东的朋友聚会也会常选在那里了。范宇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