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将军山遐想

2017-12-13 09:09 来源:人民日报 
2017-12-13 09:09:02来源:人民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初冬时节,家乡耀州的朋友约我,一起登上渭河北岸的将军山。

  渭河乃黄河最大支流,从陇原冲破西秦岭,徜徉于关中平原上,在潼关汇入黄河,折流东去。在古都咸阳和长安的北部,依次雄峙着九嵕山、嵯峨山、爷台岭、将军山、庙山,层峦叠嶂,沟壑纵横,与南部的大秦岭遥遥相望。

  将军山屹立于耀州区与富平县境交界处,南麓往西不远处是简陵,是唐懿宗李漼陵墓,地处庄里镇山西村紫金山下。初秋时,随文史调研人员踏勘过简陵及唐十八陵,满目一派萧瑟气象。高大雄奇的石刻翼马从酸枣刺丛中跃出,仰望着昔日的神道和陵山。一旁是层层梯田和荒坡,留守老人在忙着摘花椒。听说简陵的北门,在耀州区境内的石马岭,因满山石马得名。

  从耀州城出发,途经药王孙思邈故里孙原镇,在惠原村农家乐吃了一碗饸饹,即驱车上山。途中望见的将军山一侧,是开采矿石呈现的灰白断面,让人不禁忧虑。登临将军山之巅的路径,得曲里拐弯地绕到高处的山后,从南坡缓缓攀爬上去。区县交界的一段道路显然坑洼不平,进入富平县曹村地界,经过一个名叫丑村的地方,再到柴峪,村村通的水泥路面煞是舒心,路旁耸立着太阳能路灯,屋舍崭新,显示出美丽乡村的容貌。这里是富平的北山地带,村庄坐落于山梁凹地,梯田环绕,背靠高耸入云的将军山,是一处好风水的田园。

  将军山南北附近的地名,有庄科村、小原子、渭弯里、怀庙、远庄、安村、马村、枣儿村,皆是自小就听惯了的村名,与老家的小村子南凹只是一道或几道沟梁的距离。祖父在世时,领我翻山越岭去过怀庙、远庄,一个是祖父的舅家,一个是老姑家。前几年父亲过世,老姑家的后人还来祭奠过。小弟在那里用铲车推地平整农田,还在老亲戚家吃过饭。百年的亲戚,血脉的勾连,是不易割断的传统乡土社会的情感纽带。说到行政区划史,富平县域曾归属长安京兆府华原耀州及之后的铜川市。连接彼此的便是将军山及锦屏山、宝鉴山一脉,北麓的漆沮二水合抱于耀州城,汇入石川河而被渭河接纳。一方水土一方人,风俗相近,方言相同,性情也相仿佛。

  童年时,站在家乡的山梁上,周遭望得见最远最高的山,呈笔架形,俗称笔架山,也叫将军山。至于它的来历,何谓将军山,知其一二,是到了成年读书之后才晓得的。花甲过后,回归故里,几乎踏遍了方圆百里的家乡,搜寻乡邦文献,挖掘历史文化底蕴,为家乡转型全域旅游策划文化产品,唯独没有登临自小就仰慕的将军山。是的,我尽管来迟了,毕竟来了,了却平生一大心愿。

  从柴峪攀爬上山,山路崎岖,却也不显陡峭。此刻,阴冷的雾霾被抛在川道里,山麓之上是一片明丽冬阳,风儿也温凉可人。低矮的蒹葭摇曳着满山的花白,经霜的草木姹紫嫣红,呈静止的波浪式漫过流线型的山脊。途中路旁的一棵百年老柿树,繁华落幕,无一片树叶,满枝桠上挂着小红灯笼似的柿子,血红血红的果实,美不可言。一斤柿子收购价为一两元钱,乡人采摘运送,一天挣不了几十元钱,不如打工划算,也就任其自生自灭,留给小鸟一饱口福了。可它无疑是馈赠给旅行者的珍贵礼品,任你尝鲜拍照,把大自然的美意带回人烟辐辏的城市。曾参观过附近曹村镇的柿子博物馆,那一带的柿子产品已形成规模,远销境外,成了乡亲们脱贫致富的宝贝。等爬到半山腰,眺望双乳似的山峰簇拥着宽博的峰巅,一览众山小,遥遥相望东部苍茫的家山原野,不由得朝着空旷的山谷与远山呐喊放歌,一吐胸中块垒。此刻的呼吸,是难得的舒畅的清气。

  明朝乔世宁《耀州志》记载,“将军山,王翦祠在焉”,乃秦时王翦屯兵演武之地。王翦,关中频阳东乡即今陕西富平东北人,“翦为宿将,始皇师之”,先后率军征服燕、赵、楚,与其子王贲一并成为秦始皇兼并六国的最大功臣。《千字文》“起翦颇牧,用军最精”,与白起、李牧、廉颇并列为战国四大名将。试想,王翦父子就是在此山麓下厉兵秣马,秦王在咸阳发出号令,此山呼声震天,六十万赳赳老秦,黑压压潮水一般越过函谷关,横扫六国,建立强大秦帝国,使华夏从分裂割据走向大一统万里江山。有趣的是,王翦统军出征时向秦王“以请田宅为子孙业耳”,出关前又连续五次求赐美田,其用意在于表明除田宅之外别无他求,借此消除秦王怕他拥兵自重的疑惧。王翦一生征战无数,智而不暴,勇而多谋,后因功晋封武成侯,急流勇退,荣归故里,得以善终。

  攀至山顶,有一座石砌的窑洞睁大眸子守候。这便是秦帝国大将军王翦庙,将军山因此而得名。称为将军山的大山,在哈尔滨、南京、肇庆、贵阳、阿勒泰等地有多座,高大威武,雄伟坚毅,象征着军事强国的历代英雄气概。脚下的这座将军山,敦厚质朴,沉默无言,屹立在渭河北岸的崇山峻岭之巅,守护着大地的安宁,传承着保家卫国的崇高精神。附近乡人修建的土庙,粗粝而简约,与骊山下气势恢宏的秦兵马俑馆相较,有天壤之别。兵马俑的面孔,大多临摹自秦兵生前的模样,其五官特征、音容笑貌和个性气质,不少与将军山南北麓的乡人长相酷似。地下曾埋藏震撼世界的奇迹,八方来朝,地上的子民依然泰然自若,生生不息。兴许在不远的某一天,秦兵马俑与牵系秦帝国江山岁月的这座将军山,连接成历史文化旅游线路,将是方圆百姓的福祉,也是文化产品的大手笔。

  下山后搜索地图,王翦墓位于富平县东北二十公里处的到贤乡巨贤村北。天色向晚,待来日再寻访。和 谷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