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盲走迷你国

2017-12-12 11:15 来源:深圳特区报 
2017-12-12 11:15:10来源:深圳特区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 陈行

  挨着比利时,有个袖珍国卢森堡,我和S当即决定解锁它。没想这么一临时起意,可把我们折腾坏了。从荷兰鹿特丹出发,因为Zara里店员慢条斯理,结账手续四十分钟,我们错过了最实惠的一趟火车;又赶上巴士公司停业无法买票,手机移动支付故障,俩人东奔西走,最后眼巴巴地守在汽车站点,逮着司机问,可否直接同他买票。他笑咪咪地收了钱,指指车上最后两个座位,说这班车只到比利时安特卫普,剩下一程你们要自己想办法。

  我们终于在凌晨到达比利时阿尔隆,搭上径直通往卢森堡的巴士。此时天空乌黑,暴雨轰隆隆,闪电泛出紫光,把每个人的疲惫心事都击打得清晰。疾驰的夜色中,商务男子拎着公文包端然站立,脏辫小哥嚼着口香糖驱散困意,妆容艳丽的东南亚女人,掏出小镜子涂涂抹抹。我和S都累极了,没有说话,也没有期待,塞着耳机,分坐在靠窗的两侧。下车,阴冷扑面而来,我们一边费力支着伞,一边留心有没有从灯红酒绿里窜出来的奇人异士。

  后来发现,我们对这块地儿,实在太一无所知了。欧陆仅存的大公国,经济、均收且高度发达着,人家提防你还来不及呢。卢森堡是一个怎样的存在?网络补功课一番,知道了它失业率超低,是金融银行的据点,还有个小城申根见证《申根协定》的诞生。我们琢磨着,卢森堡人是什么长相呢,却似乎和它其余的显性特征一样缺乏辨识度。国旗,红、白、浅蓝,横条三色,有点儿像荷兰,有点儿像俄罗斯。国徽,金色王冠行走狮,又容易被捷克、黑山共和国抢风头。也许这个多语言国家,有很多候鸟通勤族吧,在此上班打卡,下班又飞回邻国。

  迷你国一日游,就定位在它的首都,卢森堡市。穿过将新旧城分界的阿道夫大桥,街道整洁,清一色米黄建筑,仿佛某种典雅象征。很奇怪大公府前不见岗哨卫兵,而商店售卖的邮票和明信片,悉数印着大公亨利及其夫人玛丽安的笑靥。圣母教堂不远处,是宪法广场,一战士兵纪念碑笔挺矗立。当走近石台最高点,便撞见内陆小国潜藏的庞大气势。城堡和桥梁,衔接起一座立体的城市防御工事,从高悬峭壁向下望去,佩斯罗特峡谷像是颗陨落流星,凿开了一口磅礴的大天坑,许多人在低洼地里跑步,像从前很火的那个“神庙逃亡”游戏,他们似乎会随时跳起来吃金币。

  但据说卢森堡的务实,不止于赚票子。纵使自己腰缠万贯了,也没忘关注气候变化议题,冲这广袤的绿树覆盖率,信。感叹“卢森堡”仨字,真是翻译得恰到好处,土墩垒成严实古堡,森寂澹相映。除却路牌标示的“高城”、“低城”,一众景点的名字,之后才对号入座。“戴着三个尖顶帽子的教堂”、“长着墨绿雕花窗户的房子”……歪打正着地,竟都收在照片里了。是多小的一个国家呀,我们周折大量时间和路程,三四个小时,就盲走完了核心区域。看着那些盘根错节、柔软相扶的树林和堡垒,唯借古人一句,只“缘”身在此山中。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