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茄柴 _悦读会 _光明网


砸茄柴

2017-12-12 11:11 来源:河北新闻网 
2017-12-12 11:11:53来源:河北新闻网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深秋的平原与初冬交融,万物凋零转化休眠,去除了农作物的田野间一展平川。这个时候,除了地里奔跑的野兔,还有一种土得掉渣的美味,茄柴。

  茄柴就是茄子秧上剥下的枝皮,用腌咸菜的老汤“炸”制而成。在农村,家家都会辟出一块菜地,大小不一视家中人口而定。而自种的蔬菜更是五花八门,按自家的口味不同而视。每年这个时候,忙完了秋收,闲暇下来的时间就会平整菜地,以备来年之用。于是菜地里的梅豆和丝瓜被拉下了架,长豆角西红柿和青椒也被拔掉,还要赶在霜冻前“开”掉萝卜和大白菜。其它蔬菜,除了果实就无可用价值了,而这看似枯树皮般粗糙的茄子秧,却能转化为人所喜爱的食材。谁发明的茄柴乡史野闻已无处考究,只能说这是老多年前就有了,做法既不高深也无需技巧,喜欢吃的会四处寻摸,不喜欢的只要茄子,茄子秧随处扔到路旁沟里,只不过这几年却见得少了。

  老家的邻里都会炸茄柴,做出的口味差异也大。但妻在省城的叔叔,我乡下的奶奶都爱吃我做的茄柴。之前的茄柴都是别人砸好的,我还从未自己弄过。同事老海的家就在城郊,菜地也紧邻马路,里面种有茄子。老海喜欢自己种菜,但老海的土地被征收了不少,菜地越来越小,茄子占的地方大,便也就种得少了。现如今的茄柴也是不太好找,所以我就早早打了招呼。菜地里,我一鼓作气拔了十几棵,像拔棉花柴的感觉,有点费劲。茄子秧堆到一旁,取来几块干净的石头平铺在地上当案板,再选一块平直的石头来砸,之所以不选砖头,是怕砸出了渣子再咯了牙。拿起茄子秧,摘下未成果的小茄子包,薅去叶子,先从茄子秧的根部砸起,只需几下,厚厚的皮就掉了下来,这是茄柴最好吃的部分,口感好。再继续往上砸,越砸枝越细,越砸皮越薄,砸到剥不出皮时,便把这些细枝折成一段一段的,我美其名曰称它为“鸡腿枝”,因为啃它的感觉就犹如鸡腿般过瘾。砸好了茄柴,还要刮去表皮上的一层膜,再用水冲洗干净,晾干备用。

  接下来就是制作了,我们当地的做法是用水“炸”。水是用腌咸菜的老汤,放入茄柴和花椒大料,浇点明油,这般“炸”制而成。而我按自己的办法,铁锅里先放油,油烧开后放入八角花椒葱姜炝香,放入茄柴加入清水,锅开后放甜酱和盐,再放几个青椒増一点辣,浇上点葵花油慢火炸制四五个小时,再放入小茄子包,等茄子包熟后就出锅。这样炸制的茄柴清新鲜香,如同裹了一层油,咸香微辣适中,面酱中和了茄柴的微苦,口感脆绵带有草香的味道,茄子包软烂入口即化,配上一个窝窝头,一碗小米粥,大呼过瘾啊。这就是田园的味道。

  以前的冬季物缺少食,除了白菜萝卜就是腌咸菜。然而这样一种土得掉渣的“树皮”,竟能获得一种吃肉啃鸡腿的满足感,我想这应该是茄柴能传承下来的原因吧。而且现在的饭店里,茄柴也登上了大雅之堂成了一道忆苦思甜的菜,我想它应该比红军长征时的树皮草根好吃得多。有时候就是这样,换个口味,换个意境,找找感觉,这里面有深深的乡土情怀。郭立辉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