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好,月圆

2017-12-11 13:07 来源:羊城晚报 
2017-12-11 13:07:44来源:羊城晚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女人边在案板上“砰砰”地剁着青椒,边对我说:“青椒也可以包饺子的呀,而且味道相当不错!”

  我说不知道啊,只知道包饺子用韭菜,用茴香,或者用芹菜,没想到,青椒也可以。

  女人说,其实,凡是菜都可以包饺子的,你没有尝过,怎会知道它们的美味?女人的脸在阳光下发着亮光,鼻翼边的几粒小雀斑都在微笑。

  经常在街上见到女人。女人穿着长长的裙子,骑一辆脚踏板的电动车,带着七八岁的儿子,见到我,会放慢速度,笑笑地打招呼:好啊!女人笑时,脸上升起三个好看的月亮,眼弯弯,嘴也弯弯。我也点头,笑,好啊!

  女人的男人残疾。男人长着一条细腿,天天架在拐杖上。好在男人有手艺,修电器技术不错。女人是看上了男人会挣钱?不对呀,女人自己也有手艺!女人给人加工衣服,有一双巧手,经她做的衣服,版型样式都很好。

  女人长得白白嫩嫩的,双眸似两泓秋水,耳朵上一对金耳环一闪一闪的,像幸福在跳舞,映衬着她圆圆的脸,总让人想起花正好,月也圆。

  但是,静心时再想,又分明是月缺花残。不明白,这个漂亮女人,为什么要嫁给一个残疾男人!

  那天,谜底终于揭开。

  有一天,在门口见到女人,女人正忙活着搬门口的两盆米兰,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的,我这才知道——她,原来也是个残疾人!女人看到我,笑:“散步呢?”我报之一笑,心里雾一样的升起万千种遗憾。

  想起平时散步时,走到女人店门口,我总礼节性地问女人:“散步去啊,一起?”女人总是笑着说:“你去吧,我没法去啊。”一直以为是女人很忙,今天看来,是她行动不便。——女人的心态不错,若换成别人,也许会以为我是不安好心。但这女人不会,她一直很友好。

  这条街是条乱哄哄的菜市,卖菜的,卖香油的,卖小杂货的,磨剪子的,每天吵吵嚷嚷,小两口在街头上开了个店,男人修理家电,女人常坐在里边踩她的缝纫机,见人来,也不起来,只扭头冲来人笑着点头:“来了?”

  我修过几次拉链,改过几件衣服,渐渐和女人熟起来。跟女人闲聊,她有时会告诉我,她儿子围棋比赛又得奖了;有时说,她种的仙人掌又开了花,两朵呢;她老家的房子马上要盖起了,等一切就绪,她们就回家去;她的家在南方,她家的后山上,有成片成片竹林,一洼一洼的荷塘。夏天来了,满塘的荷花粉嘟嘟的好看,围着荷塘的,还有一簇簇的野蔷薇……女人又说,他的男人,很勤快,也爱孩子。说这些时,女人一脸的满足。

  这时候,我便会想:每种花,都会吐芳,正如每种菜,都可以包饺子。这两个心中撒满阳光的残疾人,相互偎依着,不离不弃。他修他的电器,她做她的衣服,一生只做一件事,只守一个人,少了很多节外生枝的事。他们,甚至比我们这些健全人更容易快乐,只是我们不了解而已。

  残缺,有时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完美。月缺花残,换一个角度,偏就是花好,月圆。梁 凌

[责任编辑:郝魁府]


[值班总编推荐] “纸螃蟹”遇冷,市场回归理性

[值班总编推荐] 谱写农业农村改革发展新华章

[值班总编推荐] [成果 ...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