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村落的“存”与“活”

2017-12-11 11:05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7-12-11 11:05:41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贵州省黎平县皇岗村 李青儒摄

  村里的老水车又转起来了、破旧碾坊被改造为时尚咖啡厅,苗家吊脚楼变身干净卫生的民宿……今年,贵州省黔东南州台江县交宫村驻村第一书记胡伟很忙碌,他正带领村民按照专家建议改造村子、发展电商。

  这个苗族聚居的传统村落,苗家特色的吊脚楼、水车、风雨桥、民族风俗等元素保存完好。几个月前,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罗德胤带领团队来到这里,对村子的保护和利用提出改造意见。胡伟说:“如今,原本想搬走的村民留下了,游客纷至沓来,村子充满了生机。”

  自古以来,大大小小的乡村遍布中华大地,像一幅幅或温婉、或豪放的山水画,凝聚着中华民族璀璨的历史文化。随着城镇化、工业化建设速度加快,一些传统村落正渐渐褪去色彩,甚至消失。自2012年起,住建部等6部门启动传统村落保护工作。目前,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已经公布4批,总数量达到4153个。今年,中国已启动第五批传统村落调查,预计总数将超过5000个。

  在新型城镇化和乡村振兴战略大背景下,传统村落如何接续现代化,留住乡愁?如何让传统村落活起来、动起来,实现乡村振兴、可持续发展?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①

  如何协调与城镇化关系

  让村民看到传统村落价值

  乡村特别是传统村落,是中华民族农耕文明的见证,是活着的文化遗产。同时,在现代社会,城镇化建设和工业化建设是任何一个国家迈向现代国家的必由之路,也是一个历史的发展过程。2016年,中国城镇化率达到57.35%。

  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对广大乡村产生了深刻影响。其中,自然村特别是传统村落消失是特征之一。据统计,中国自然村正以平均每天80到100个的速度消亡,本世纪前10年已少了90多万个自然村,其中包含大量传统村落。

  “城镇化是大趋势,但传统村落保护速度远赶不上毁坏速度的现象亟须纠正。”中国古村落保护与发展专业委员会主任赵琛每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农村度过,至今已探访100多个传统村落。他将城镇化对传统村落保护带来的挑战归结为3个方面:

  一是传统村落因村民迁出而出现衰败。精准扶贫异地搬迁安置让越来越多村民进城落户或另盖新房,原来居住的村庄及建筑长期无人照看、修缮,逐渐残破倒塌。

  二是村民缺少对传统村落进行保护的意识和意愿。他举例说,云南西北部一个白族聚居的传统村落,保留了大量明清时期的精美建筑,但很多村民为了娶媳妇,把雕刻着精细图案的门窗换成现代的铝合金材质门窗。

  三是对传统村落不规范修缮容易造成“二次破坏”。一些传统村落修缮交由外来施工单位完成,使用材料、建筑修缮理念等采用城镇建设思路,不仅破坏了原有风貌,还易造成“千村一面”。

  《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提出,在提升自然村落功能基础上,保持乡村风貌、民族文化和地域文化特色,保护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传统村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和民居。

  “只有让村民真正看到传统村落价值,他们才会转变观念。”作为乡土遗产保护专家,罗德胤的团队已经完成云南元阳县哈尼梯田村寨蘑菇房修缮、湖南会同县高椅村私塾改造图书馆、贵州黔东南州黄岗村吴家老宅修缮和禾仓民宿改造等传统村落保护改造工程。“当开设的图书馆、咖啡馆、民俗等形成一定经济规模后,村民看到了传统村落的好处,自豪感和认同感获得提升,很多原本打算离开的人选择留下,开始保护和修缮老房子。”

  ②

  如何协调与法律规划关系

  制定规划防止“一哄而上”

  那么,究竟什么村落才能称为传统村落?保护标准是什么呢?

  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东南大学教授陶思炎认为,能够进入传统村落名录的应该是有一定历史、有遗迹、保存基本完整、人们生活过或正在生活的村庄。“它是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结合。”

  他同时表示,这个标准不能全国统一。对于少数民族村寨,只要村民的居住区域、生活状况能够保持原有风貌,也可以称为传统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