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要闻> 正文

一枝淡贮书窗下

2017-12-08 11:43 来源:北京晚报 
2017-12-08 11:43:11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王玉玲

  生于北方长于北方,我的八月里不曾有过桂花香,直到那年在颐和园昆明湖畔逢着她。仅仅是十几棵盆栽的桂花啊,大都一点宫黄,人间直恁芬芳,一见即倾心,我只想久久沉醉在她的幽香里。

  于是便有了一颗痴迷她的心,依着白居易的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我迷失在八月的杭州。“枝头万点妆金蕊,十里清香,十里清香,介引幽人雅思长。”“月缺霜浓细蕊干,此花元属玉堂仙。”疏浚了西湖,留下苏堤与白堤的他们亦是如此偏爱桂花,白居易有数十首桂花诗作,苏子也有多篇佳构。在沉醉的芳丛里,我依稀看到李清照倚着一树桂花吟道:“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梅定妒,菊应羞,画栏开处冠中秋。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这一声浅吟便吟出了冠绝古今的绝妙好辞。

  得了这痴桂的病症,每年八月我便无止尽地思念起她来。寻寻觅觅,终于去年春节前在花市带了一株回来。

  我的这株应是王维的月桂,春节开了一季,次月又开了一次。母亲依着书上的种植方法,小心地娇惯着,不敢痴想她会在这个八月绽放。前日里,先是注意到有星星点点的小小的骨朵儿,我半信半疑地问母亲:不是又抽新枝了吧?母亲说,看着像要开了。我于是一早一晚地守候着,眼看着她欣欣然地张开了眼,“雪花四出剪鹅黄,金粟千麸糁露囊。” 眼看着她一朵朵一簇簇如同一个少女到了最曼妙的年纪,“揉破黄金万点轻,剪成碧玉叶层层。”我于是又开始担心,担心她的娇嫩不胜这北方的深秋的风,担心月宫里的她不消几日便会凋零舍我而去。于是,在家的每一时每一刻,我都围坐厮守她的身旁,只恐夜深花睡去。

  “看来看去能几大,如何着得许多香?”我嗅着这一朵那一枝,在她的幽香里品读着郁达夫先生的《迟桂花》。满觉陇的桂花固然香得紧,翁家山的桂花却更可人。

  “一枝淡贮书窗下,人与花心各自香。” 我是痴迷这幽香的桂花呢?还是痴迷那偏爱她的人呢?哦,但愿我们都是迟桂花。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