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了,你的年终总结准备好了吗?

2017-12-06 11:29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2017-12-06 11:29:26来源:出版商务周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导读:到了年末岁初,出版人开始总结过去一年的工作,准备新一年度的计划。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张宏计算,每位编辑一生的总结至少有8万字,可以组成一部书。这部书,你打算怎么写呢?

年底了,你的年终总结准备好了吗?

  天道循环,时光蹉跎,忽忽便又到了年末岁初。这个时候好像整个出版业都不约而同地在做着几件大同小异的事,那便是总结过去一年的工作以及准备新一年度的各类计划。

  关于工作总结这件事,假如大家不觉得无聊的话,我们是可以做一道粗略的算术题开心一下的。假设某位编辑从硕士研究生毕业(大概在24岁左右)便入职一家出版社,并且热爱编辑出版工作,对所在单位自始至终保持高度的忠诚,中间虽然有猎头公司找上来,但依然不为所动,一直工作到60岁正常退休。这个过程的时间长度为36年。如果每年单位要求该编辑年底写一次工作总结,而该编辑每次工作总结写两千字,那么到退休时总共写的总结累计达到了近八万字。按照现在某些出版机构做书的方式,8万字,用较大字号(比如小四号字)、1倍或1.5倍行距、大32开本小32开版心、用松厚度1.5以上的轻型纸印刷,这8万字的总结可以做成一本挺厚实挺像样的书了。不过,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做一个有心人,把自己在单位工作几十年的年度工作总结保留起来,在退休后再去翻阅,像看电影一样过一遍自己半辈子的人生经历。

  以上不过算是关于个体员工年度工作总结的一个调侃而已,更何况现在有很多人善于利用电脑文字处理软件,把上一年的总结文本保存着,到这一年年度写总结时调出来,删删改改,增增减减,把落款时间修改一下,便成了新一年度的总结。效率挺高,效果平平,这样的个人工作总结属于敷衍之作,不足为训。

  然而一个出版单位的工作总结便大不同了,毕竟不可能像个人工作总结那样随性。大体上,现在大部分出版社都有一个五年计划,另有每一年度的计划,所以每年年底的工作总结说好写也好写,客观实在地把一年来所做的工作、所取得的业绩以及存在的问题和面对的困难等等提炼记录下来便可。可是出版社的工作总结说难写也难写,难就难在如何把未达到计划所定目标的原因客观真实地分析出来,以及如何跟五年计划设定的目标衔接起来等等。

  我们的文化中有一个特点是“你好我好大家好”“报喜不报忧”,表现在很多需要落到白纸黑字上的总结往往会对取得的成绩大书特书,对做得不到位或者失败的工作小而化之、简而言之,措辞尽量避重就轻,尽可能淡化处理。大致而言,很多出版社的年度工作总结对退货、库存积压、回款困难、策划失败的图书产品、财务结算硬做利润等问题往往一笔带过,甚至顾左右而言他。此类描述或许略有夸大之处,但这种现象相信肯定是存在的。

  除了文化因素所致外,出现类似工作总结现象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来自于我们的出版社决大部分是国有企业,政府对国有资产有保值增值的要求,因而对出版社的考评更关注出版业绩的提升。至于出版企业受市场影响以及经营管理欠缺,导致的经营业绩下降或未能实现计划所预设的目标,除非实在糟糕而不可被谅解,否则,工作总结中的遣词造句几乎都会经过深思熟虑、反复斟酌。

  其实,不管一年的时间里出版机构最终取得的业绩如何,有两点是肯定的,即作为国营资本支撑的出版社,工作总结大抵洋洋洒洒,各个板块的工作都会尽可能罗列出来并突出成绩,即便是业绩乏善可陈,对问题症结的分析也可能过归结于客观条件;而作为民营资本支撑的出版文化企业,工作总结可能更实惠,更涉及痛点,更尖锐。只因在出版市场中,对民营出版企业而言,胜者为王,败者便要关门,生存的压力远远大于国营出版社。

  也因此,每年年底的工作总结大部分出版社会循环做下去,而其他不少文化出版企业或许今年做了总结后,明年是否还能继续做便不得而知了。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