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资讯> 正文

好未来海外首席顾问陈丁鸿出席GES未来教育大会 创新高等教育促进学生全面发展

2017-12-04 17:55 来源:中华网 
2017-12-04 17:55:55来源:中华网作者:责任编辑:李超

  在11月29日GES未来教育大会“创新型教育圆桌”上,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刘哲明(JamesLandy)、G30 Project高级顾问Jules Coleman、上海科技大学创业与管理科学院院长李玫以及Apollo Global Management公司亚太区咨询委员会主席Sanjiv Misra、好未来海外首席顾问陈丁鸿共聚一堂,就“创新性的教学方式”、“对创新教育和学习的理解”、“高等教育面临的最大挑战”等热点教育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

image.png

(好未来海外首席顾问陈丁鸿在论坛上发表精彩讲话)

  “我们应该提升和优化高等教育,让学生获得更多技能,成为面向未来、全面发展的人才。”好未来海外首席顾问陈丁鸿表示,“政府决策和行业支持,将帮助塑造高等教育的整体生态环境。近期,我们与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系展开合作,将在未来共同进行学术研究,让学生在项目式学习中体验真实的商业环境。”

  论坛上,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刘哲明表示,高等教育应该提供更加开放的环境,让更多学生可以交流共享。“大学不仅仅要传授知识点,还应该通过在线教育等创新方式,让孩子进行互动式学习,实现个性化教育。”Apollo Global Management公司亚太区咨询委员会主席Sanjiv Misra也指出,高校包容性的学习环境,将让学生获得更多非结构化的信息和知识。上海科技大学创业与管理科学院院长李玫也表示,传道、授业只是高等教育的一小部分,创新性教育将带给学生更加独特的学习体验。

image.png

  (从左至右:好未来海外首席顾问陈丁鸿、G30 Project高级顾问Jules Coleman、上海科技大学创业与管理科学院院长李玫、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刘哲明、Apollo Global Management亚太咨询委员会主席SanjivMisra)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高等教育正面临着机遇和挑战。G30 Project高级顾问Jules Coleman表示,“现在的高等教育,应该从较为集中的管理方式过渡到集成聚合的方式,利用科技手段提升教学技能,用教育创新推动孩子个性化学习。”

  以下为“创新型教育圆桌”现场实录:

  背景:GES未来教育大会

  时间:11:00-11:50

  主题:高校教育信息化的发展与趋势

  嘉宾:

  Jules Coleman, G30 Project高级顾问

  李玫,上海科技大学创业与管理科学院院长

  刘哲明(James Landay),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

  SanjivMisra, Apollo Global Management亚太咨询委员会主席

  主持嘉宾:陈丁鸿好未来海外首席顾问

  主持人:

  各位嘉宾上午好,非常荣幸今天由我来为大家主持这场圆桌论坛。在讨论开始之前,首先我想邀请一位特邀嘉宾介绍一下自己。

  SanjivMisra:

  大家早上好,我叫Sanjiv Misra,我之前在投行做了21年,在纽约、亚洲(香港、新加坡)都工作过,在过去的10年里,我一直在做投资。我在印尼做资产组合管理,在新加坡一所大学任校董会成员,并且教授管理学,我们主要是做一些教学、科研等。新加坡的这所大学是亚洲最年轻的大学之一,它非常注重管理学这门学科。

  刘哲明(James A. Landay):

  我叫刘哲明,是一名计算机科学教授,我目前在斯坦福大学任教。我的研究领域主要是人工智能。我特别感兴趣的方面在于如何把计算机科学以及人工智能应用到教育这一领域,很多国家都在对这一领域进行思考,中国的大学在这方面所做的努力尤其值得我们思考。

  李玫:

  我目前在上海科技大学任教,之前做了很多年的律师,并在华尔街任职多年,曾在高盛的法务部工作。作为一名企业家,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一直投身于高等教育。之前我在纽约大学任教,4年前,我来到上海科技大学做创业创新相关的课程设计。我设计了很多与IT相关的课程,这些都是围绕着创业和创新的。同时我也做一些科研工作,比如把中美的教育系统进行比较的这种研究。

  Jules Coleman:

  大家好,我在高等教育这一领域工作了40多年,我在耶鲁大学做了30年的教授,也在哈佛大学教政治和博弈论。目前我担任纽约大学的副教务长一职,主要是做课程设计、课程规划。我也投身于全球教育,并且做了一个全球教育的认证项目,我在全球参与了很多有关教育相关领域的工作和项目,也参与了一些大学的创建工作,目前是在 G30工作。

  主持人陈丁鸿:

  我是好未来海外业务的咨询顾问,我在教育行业已经工作了20多年,现在住在硅谷,但是我经常往返与中美两国。

  今天我们这一环节讨论的话题主要是高等教育与创新,目前如果我们不谈创新,似乎很难讲高等教育。我们也一直在讲变化、变革、创新、改良。事实上在高等教育我们做了很多创新的工作。因此,今天我不想把这个问题讨论的过于广泛,希望紧缩一点范围。通过大学的变化、变革,怎样使我们的孩子、学生准备好面对未来的挑战。我想在座的各位在教育领域都有多年的经验,有一些甚至本身就是教学方面的专家,有很多创新的教学方式的经验。

  首先,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些创新的教学方式吗?

  Jules Coleman:

  我首先会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当我们讲到大学创新的话题,实际上从教学领域我们看到的创新是比较狭窄和局限的。有一些因素影响到了高等教育在教学领域的创新,因此我希望和大家谈一下这些限制因素,这样可以使得高等教育在未来的教学创新中更加的顺利、没有阻碍。

  这些限制因素有一些非常明显,其中第一个最明显的限制因素就是大学的发展。这个因素带来的首要的问题就是不健康的成长,它和其他的教育不一样。大学通常有一个教务委员会,或者校方、领导,来确定它的教学方式,即大学的管理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中心化的。

  第二个限制因素就是之前的大学教育对年龄是有所限制(65岁)的。对于大学教授职称的评定也有所限制,年轻的教师虽然在职称上没有达到标准,但是他们有更多接受新事物的能力。

  第三个限制因素在于,很多人在成为教师之前可能非常注重教学方面的技能(讲课、教授辅导),但是需要通过几年的教学上的经验,他们才知道如何把专业知识更好的传授给学生,目前,这种沟通方式正在经历改变。现在我们看到大学教育正在经历一种变革,而那些更快拥抱变革的人,常常是那些教龄比较小或者从教时间比较短的教师。

  我们需要看到这样一个事实:

  第一,大学教师的年龄构成发生了变化(年轻化)。

  第二,很多影响大学创新的因素可能在大学之上(校友)或者在大学之下。

  大学之上就是我们常常讲的校友,在人的一生当中,一个人在25岁前所学到的大部分的知识很有可能为他终生所用。在他们大学毕业之后,随着工作年限的增长,需要接受再培训。

  但是,据调查结果显示,对于50岁以上的人群来说常常想要学习一项新的技能。因此大学也非常希望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为校友提供终生学习的机会,因为校友常常对大学有深厚的感情,他们宁愿回到他们的母校接受终身教育或者再教育。但是,有很多他们想要继续学习的学科,并没有在大学开设,他们需要以不同的方式去学习。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有可能会改变大学的教学环境,即使是那些最保守的教职员工,也无法拒绝这样的变化。同时,这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创新机制的机会,比如说在线教育。

  第二,来自下面的压力,也就是中小学的变化。现在美国中小学正在发生巨大的变革,这也对大学教育提出了新的挑战和要求,使得大学越来越难满足一年级学生的要求。有的时候大学传统的教学方式并不能够满足这些刚刚从中学毕业的学生对个性化的学习要求。所以我们想要提高教育创新以及大学教学效果的这个想法非常棒。

[责任编辑:李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