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要闻> 正文

第一次把“十三行”三个字叫响了

2017-12-04 12:55 来源:广州日报 
2017-12-04 12:55:08来源:广州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屈大均像

  屈大均墓

  屈大均所著的《广东新语》。

  不同的时代需要不同的书写形式,不同的书写形式能激活不同的文化遗产。如果没有“新媒体”的大爆发,生活在3个多世纪前的那个叫屈大均的番禺人,应该仍只是学者案头堆积的资料中一个名字,断然不会成为大众媒体上频频出现的历史明星。他的那本堪称岭南文化奇书的《广东新语》也不会有今天这么高的引用度和传播率。这个身兼抗清志士和大学问家于一身的“岭南三大家”之一,是第一个把“十三行”这个名字叫响的人。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卜松竹

  屈大均笔下的

  “十三行”是指洋行吗?

  屈大均的《广州竹枝词》,被许多研究者认为是最早的关于“十三行”的文字记录。这首诗这样写道:“洋船争出是官商,十字门开向二洋。五丝八丝广缎好,银钱堆满十三行。”但对此,也有一些不同意见。比如,这首诗的写作时间不是很清楚,但同一组作品的第一首,写到广州下雪的情景。有研究者认为,广州降雪非常罕见,在屈大均一生中,只有甲子年(公元1684年)广州降过雪。据此,《广州竹枝词》当写于1684年,比粤海关的设立早一二年,那时广州还未有洋行,因此,屈诗中的“十三行”,当然也就不是几年后才出现的洋行。

  那么屈大均笔下的“十三行”究竟指什么呢?在《广东新语》中能找到这样的线索:“东粤之货,出于九郡者曰广货;出于琼州者曰琼货,亦曰十三行货……”有研究者言,明代广东共十府(郡),九郡指除琼州以外各郡。琼州府共领十三个州县,各州县均设推销琼货的行栈于此。所以琼货亦称十三行货,此地也就被称为十三行。

  无论怎样,屈大均的记录都是我们研究广州商贸史上“十三行”起源与沿革的重要史料。实际上,这位壮志未酬的学术天才,也是一位杰出的地方志学家。由于抗清之举,他的家族在入清后曾遭株连,他的作品板片也曾被勒令缴出。虽然在清代遭遇毁禁,但他对于广东乡邦文化的许多记录仍然留存了下来,成为我们一睹历史上广东人文风貌的珍贵资料。那部以笔记形式写就的44万字的《广东新语》,是他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实录,内容广博,文字优美,价值尤为突出。

  1630年10月10日,屈大均出生于南海县之西场村,也就是今天荔湾区西场大街西侧。幼年为南海县邵氏所收养,改姓邵氏,初名邵龙。广州为清军所陷后,随父返回番禺沙亭祖籍,并正式归宗,改姓屈氏。他一生以屈原之后自诩,怀有强烈的爱国忠贞精神。他积极投身于南明王朝的抗清斗争当中,并与郑成功、傅山、顾炎武等仁人志士连结友好。但抗清终于失败,他归隐番禺老家。1696年,他在家中谢世。

  他记录了珠三角

  商品性农业的高速发展

  研究者言,屈氏编著《广东新语》之目的,乃是补《万历广东省通志》之不足,或为《续修广东通志》。所谓《广东新语》,即撰修广东外志的意思。屈又说这本书“不出乎广东之内,而有以见夫广东之外虽广东之外志,而广大精微,可以范围天下而不过”。不但反映广东一省内部之详情,而且也概述了广东之外如广西、福建等省区的历史发展之趋势。他不同于一般志书编纂者满足于从故纸史书中搜寻资料的做法,除了广泛参考先人文献外,他还进行了大量的实地踏勘。这令《广东新语》具有严谨而专业的面貌,其对于许多生活、社会、历史细节的描写,更是精准而富参考价值。

  在屈大均的笔下,我们可以看到荔枝、龙眼的大面积种植。他记述道,广州府顺德县,有个水乡陈村,“周回四十余里……居人多以种龙眼为业”“弥望无际,约有数十万株”。陈村之外的其它农村,要种植荔枝、龙眼者,必到陈村买树苗,必请陈村果农亲自“手种搏接,其树乃生且茂,其法甚秘”。广州附近有个地方, “围堤岸皆种荔枝、龙眼”,因种这两种水果本少利多, “或有弃稻田以种者”,每亩田可种荔枝十余株,“龙眼倍之”。他还说自己也曾经当过荔枝小贩,走街串巷,贩卖荔枝。邻村大石由于荔枝太多,一时无法销售尽净,“则以荔枝为酒”,同时发明了水浸密封保存荔枝的方法。他还详细记录下了珠三角一带种植甘蔗和制糖的情景:“大抵广人食撰多用糖,糖户家家晒糖,以漏滴去水,食囤贮之”,开糖房的坊户,“盖番禺、东莞、增城糖居十之四,阳春糖居十之三”。时间上,“ 冬至而榨,榨至次年清明而毕”。此外广州府所辖各地,还是槟榔、橄榄、茶叶、蒲葵、桑蚕、柑桔及各类香花的主要产地。

  从他的笔下,我们可以看到一幅珠三角由传统粮食生产向商品性的经济作物种植转变的生动场景。

  广东的矿产藏量十分丰富,尤其以铁矿及与之相关的冶铁业更是兴旺发达。据统计,在鸦片战争之前,仅广东农村被人发现与开采的铁矿点,分布在全省81个县,共有百余处之多。屈大均曾多次谈到广东的铁矿。他说“ 铁,莫良于广铁,广中产铁之山,凡有黄水渗流,则知有铁……循其脉络,深入掘之,斯得多铁矣”。他还详细记录下了铁矿石的开采、冶炼、铸造等工艺流程。明清时有“广铁之良甲于天下”的说法,屈大均的记录可为佐证。

  广州城里处处留下屈大均的足迹

  作为广州文化史上一位绕不过去的人物,屈大均在广州留下了许多足迹。其中一些,经由研究者杨皑等梳理,我们今天仍能追寻。

  屈大均自己在《广东新语》卷二《地语》西场章中说“陆贾城,其遗基在郊西十里,地名西场……予之生实在其地,所居前对龟峰,后枕花田,白鹤潭吞吐其西,白云山盘回其东,泉甘林茂,有荔枝湾、花鸡、藕塘之饶。”这与今天人们印象中西场一带的自然景象大相径庭。但在明清时,这里确是风景幽美的水乡花国,是广州城西的名胜景地。这里也是当年陆贾南来与赵佗会面,登岸的地方。

  撒金巷是屈大均幼年居住玩耍的地方。同治《广州府志》记载说:“ 撒金巷口市,在新城外,属南海县。”今人仇江在其所点注的《广州城坊志》中说:撒金巷的原址在光复北路西侧,今名叫积金巷。屈大均曾写诗说:“少小撒金仙巷住,先人精舍傍芙蓉。”又有文说:浮丘(即浮丘石)前有撒金巷,予家尝近焉,儿时数就珊瑚井旁嬉戏。”浮丘石是珠江三石之一,周遭一带是著名的风景区,屈大均经常在这里漫步看风景,缅怀古迹,“每徘徊而不能去”。

  杨皑指出,屈大均幼年时先是在家里由父母教导。由于他勤奋好学,聪敏异常,15岁时已才学不凡,受到南海县举人曾起莘的赏识。经推荐,转到粤秀山(今越秀山)跟从著名学者陈邦彦学习。屈大均有诗说:“忆昔从师粤秀峰”。16岁那年,屈大均参加乡试被取录,得补为南海县学生员。从此以文而知名于时。

  屈大均在《广东新语》卷十七《宫语》文选楼章中记载说:“广州外城之南,有珠江义学,其西一楼,予居之,以撰《广东文选》,里人因名之曰‘文选楼’”。据乾隆《广州府志》的记载: “珠江义学在城南木牌头,康熙二十三年,知府刘茂溶建。”木牌头即今之木排头,在今广州市内北京南路西侧西横街内,东连西横街,西接水母湾。

  在广州番禺区莘汀村,一座高大的祠堂耸立村口,门头上“屈氏大宗祠”五个大字熠熠生辉。隔着一片原野是思贤村,村后的山岗上绿树葱茏,芳草萋萋,一座墓冢隐身杂草间,它的主人正是屈大均。宗祠中位于中堂右侧的合道山房也曾是屈大均幼年读书之处。1929年为纪念屈大均,番禺县县长陈樾在此地设立“翁山纪念堂”,贮放及陈列屈大均当僧人时的红鱼、青磬、文房四宝及珍贵诗词等手迹及其他纪念品。此外,他还将屈氏大宗祠建为“翁山纪念小学”,学校有为纪念屈大均而作的校歌,学生每晨必唱。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