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渡离别愁

2017-12-04 10:26 来源:人民日报 
2017-12-04 10:26:07来源:人民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图一

  图二

  送元二使安西

  王 维(唐)

  渭城朝雨浥轻尘,

  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

  古时的渭城,在今陕西咸阳。渭水之畔,冬日氤氲。河面宽阔,水流平静,眺望西方,仿佛一首《阳关三叠》从千年前穿越而来,一唱三叹,离愁别绪在岸边弥漫。

  古 渡

  咸阳境内,渭河横贯东西,泾河由西北流向东南,水上交通极为便利,沿岸渡口星罗棋布,尤以渭河中的咸阳渡(图一,资料图片)最为著名。渡口昼夜船艇密织、车马喧闹,往来行人络绎不绝,史称“秦中第一大渡”。

  作为关中八景之一,几千年来,“咸阳古渡”口口流传至今。商周时期,舟楫已成为人们渡河往来的交通工具。秦时,随着都城咸阳急遽扩张至南岸,咸阳渡上跨河建桥,沟通南北。汉代,官方开始大办漕运,居住在渭河之南都城长安的皇亲国戚、王孙贵族们,纷纷往来于长安、渭城之间,过咸阳渡拜谒皇陵祭祖。

  到了唐朝,随着丝绸之路恢复畅通,咸阳古渡成为西出长安的第一渡,是中原和西域各国通使、通商的咽喉。宋元以来,渭河上桥多有损毁,古渡作为南北交通的往来形式,更为活跃,繁忙不减隋唐。

  世事更迭,物是人非。经济重心慢慢东移,渭河几经改道,到了明代,以前的古渡口早已消失。生活在咸阳的现代人,走遍咸阳也难寻千年古渡的痕迹。近几年,咸阳古渡遗址博物馆建成开放,才让人们对咸阳古渡有了更多了解。

  便 桥

  时光中已寻不见古渡,传颂中却仍有真情。友人元二远去安西(在今新疆),诗人王维送至桥头。劝君饮酒,为君担忧。一唱三叹,离愁别绪,欲说还休。

  送别第一桥西渭桥就在咸阳古渡遗址附近,所以咸阳古渡也有“西渭桥渡”之称。汉代修建帝王陵是东西渭桥营建的直接原因,不过张骞凿空西域之后,这里已成为商旅士卒饯别去西域的驻留之地。

  夕阳西下,站在遗址之上,历史的碎片在脑海中慢慢拼凑。唐太宗李世民登基刚20天,突厥颉利可汗带兵入侵到渭河北岸便桥桥头,派大将史思力去见李世民。李世民当下囚禁了史思力,然后出宣武门到渭河边,隔河谴责颉利可汗违约侵犯。颉利可汗见李世民轻装简从,又远远望见唐军旌甲蔽野,军容甚盛,心生畏惧,便请和退兵便桥结盟。这一幕发生在咸阳渭河桥上的唐朝“空城计”,为后人津津乐道。

  时光荏苒,到了晚唐,战事连绵。杜甫笔下的西渭桥又是另一番景象。“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耶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此咸阳桥即为西渭桥。直至公元756年,安禄山叛乱,玄宗仓皇逃蜀,杨国忠怕叛军追击,放火烧桥,一炬成灰。

  “经过此地无穷事,一望凄然感废兴。”今天,横跨咸阳市区的渭河上已经架起四座现代化的公路桥和四座铁路桥,历史已翻开新的篇章。

  楼 台

  咸阳古渡依城南河堤而置,渡口西起张飞庙,东到清渭楼(图二)。东西水路商客如云,店铺货栈鳞次栉比,这清渭楼就成了商旅、马帮、驼队歇脚问路的地方。

  清渭楼不如黄鹤楼、岳阳楼、鹳雀楼有名,但有一首诗却人人耳熟能详。同样也是在秋天,晚唐诗人许浑,傍晚登上清渭楼,见太阳西沉,乌云滚来,即兴作诗:“一上高楼万里愁,蒹葭杨柳似汀洲。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其实,“清渭”二字,颇耐寻味。这两个字,唐宋诗人在写咸阳的诗词中运用的频率相当高。比如,白居易曾诗云:“静读古人书,闲钓清渭滨”;杜甫:“去马来牛不复辨,浊泾清渭何当分”;陆游:“散关摩云俯贼垒,清渭如带陈军容”。

  据粗略统计,在写咸阳的诗人中,唐代有11位、宋代有9位都提到渭河是清的,仅杜甫的诗中,就7次提到“清渭”,想必渭水在古代确实清澈宜人。至于变浊,应该是后来的事了。

  清渭楼是古都咸阳兴衰发展的历史见证,始建于秦代,名曰“咸阳楼”,汉唐时期更名为“秦楼”“咸阳东楼”。北宋景祐年间,时任咸阳知县的诗人黄孝先重修咸阳楼,更名为“清渭楼”。

  历经千年,清渭楼已破败不堪。为了保护好这座千年古迹,陕西省人民政府确定其为第五批陕西省文物保护单位,并重新修建。新楼建成后没有投入商业使用,而是按照国际一流标准建成美术馆,收藏历代书画精品万余件,目前已成为西部最大民办公益性美术博物馆。

  本报记者 张丹华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