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西插画家对谈:插画的想象之美

2017-11-22 11:28 来源:出版商务网 
2017-11-22 11:28:36来源:出版商务网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导读:在“插画”已成为热词,图画书阅读已成童书出版、儿童阅读的热点的今天,在中国原创图画书已成中国插画师们热情参与并勇于探索的今天,参与了“博洛尼亚插画展”策展并引进工作,又积极参与图画书原创出版工作的童书出版机构“蒲公英童书馆”,2017年11月17日,在上海国际童书博览会(CCBF)主办了一场“插画的想象之美”- 蒲公英中西插画家论坛。来自波兰的国际现象级畅销书《地图(人文版)》插画家丹尼尔·米热林斯基、亚历山德拉·米热林斯卡夫妇、国际安徒生奖题名的西班牙插画家贾维尔·赞巴拉、来自中国的自由插画师李清月、马鹏浩以及蒲公英童书馆总编辑颜小鹂参加了此次论坛活动。

中西插画家对谈:插画的想象之美

活动现场

  关于举办这个活动的初衷,蒲公英童书馆总编辑颜小鹂表示,“插画的想象之美”是继2016年蒲公英童书馆主办的 “儿童文学的译文之美”后,举办的第二个专业性论坛,旨在促进中西方插画界交流,在国际视野之下,审视本国插画,促进中国原创插画和图画书地发展。。

插画是解开故事的另一个密码

  论坛上,当颜小鹂问及插画家们个人的创作经历时,提出“插画带给你最感动的故事是什么?”。于西班牙插画家贾维尔赞巴拉而言,感动是无处不在的,它产生于与世界和他人建立联系的过程之中,而最重要的,还是表达内心感受。这一点在在波兰插画家丹尼尔米热林斯基那,则是在创作一本书前,从内心出发,明白自己到底想做什么;中国插画师马鹏浩回忆了自己的第一本图画书《云端的城市》的创作经历,他说,插画创作的感动是在于插画是自己经历和内心的表达。

  如何理解插画与故事的关系?这是本次论坛插画家们讨论最为激烈的一个问题。

  插画是完全服务于故事的吗?对于波兰插画师丹尼尔来说,它们的关系更接近一种互为镜像的关系,插画和文字应该是彼此协调的。而西班牙插画家赞巴拉则认为,插画师和作家应该在一部作品中有各自独立的表达,他说:“插画和文字是两个不同的故事,插画者有插画者的故事,文字者有文字者的意思,读者是把这两个故事混合成一个,读者的故事形成于他在读文字和图画时,产生在他大脑中的故事。“

  插画给故事赋予了另外一种表现形式,是解开故事的另一个密码。自由插画师马鹏浩谈及这个问题,也分享了自己的创作经验。他认为插画师的任务便是去传达出书中的世界。为某位作者画插画的过程,便是查询资料,把自己带入故事中的情景里面去,像一个小孩一样地玩的过程。

何为一本好书?

  作为专业的童书创作和出版者,几位插画家对一本好书显得格外“挑剔”。因为从事这个专业,所以审视的视角也不一样。波兰插画家丹尼尔说:“绝大部份书会让我很失望。”这也是插画师们共同的感受。

  什么样的书在他们眼中才算得上好书呢?波兰插画家说:“一本书除了故事和插画,除了要从里面获得的信息以外,还希望它给你一些惊喜,这个很重要。此外,书的设计、装帧等方面都会给我带来愉悦,我读到这样的书会很开心。”而对于西班牙插画家而言,一本好书则是能让他“翻来覆去”翻阅的书,它应该让读者有想象的空间。

  马鹏浩则从图画书具体的创作过程的角度,认为一本好书是作者、插画师、编辑既各有态度,又互相碰撞的结果。而蒲公英童书馆总编辑颜小鹂则从图画书引进的角度,谈论何为一本好书。在她看来,很多时候,产生一本好书的过程也是原封不动、原汁原味传递原书的过程。

不断磨合才是编辑与插画师最好的关系模式

  当固执的插画师遇上负责的编辑会发生什么?波兰插画师给出了答案:“我们是很固执的,不能改变我们任何的图画,他们只能改变我们知识上的错误,比如说我们画的鸟颜色不对,要改变,这个可以,文字上面,就是说法上的改变,意义上不会做任何的改变。这个是他们对我们的尊重。”

  于西班牙插画师而言,好的出版社是给予创作者足够空间确又能给出更好指导的出版社。“它知道它要做什么,它也会征求我的意见,也会给我空间,我做完这本书的时候,它会把我的空间再提高一个度,这种出版社是我非常非常愿意合作的出版社。“过于控制创作者或者过于相信创作者都不利于一部好的作品的诞生。

  作为马鹏浩绘插画的《桃花鱼婆婆》的主编辑,颜小鹂的回答则显得富有技巧与经验。她认为,编辑在表达立场时要选准时机。“编辑要把自己的立场表达出来,但是要藏在第二步去表达,而不是一开始就把我的要求说得那么明显。我们看了这个稿子之后,会说我的意见,如果之前说,太多不太好。”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