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资讯> 正文

中国兴起知识服务浪潮,终身学习者迎来最好时代

2017-11-15 15:18 来源:凤凰网 
2017-11-15 15:18:58来源:凤凰网作者:责任编辑:李超

  1925年,一个青年因家境贫寒从上海辍学,回到了从小生长的小县城。在帮父亲料理杂货店的日子里,青年利用业余时间,借来几本数学教材自学。5年后,青年在上海《科学》杂志上发表《苏家驹之代数的五次方程式解法不能成立之理由》,从此轰动数学界。

  这位青年就是“中国现代数学之父”华罗庚。他这一生都在不断学习,手不释卷,是典型的终身学习者。

  时代发展到今天,到了这样一个被不少评论家皱着眉头批评为“娱乐至上”的年代,我们忍不住想问:像这样的终身学习者,当下还有多少?

  “娱乐至上”的年代,人们还渴望知识吗?

  实际上,即使在娱乐明星八卦传闻的网络点击量远远高过诺贝尔奖揭晓新闻的今天,社会上依然有一大批抱持着“终身学习”信念的好学者。只不过,相比过去那些好学不倦的人们,现在的人们,学习的条件空前便利,学习的场景也不局限于图书馆、课堂等,许多人都在通过互联网默默学习。根据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通过互联网分享知识技能的人群,规模达到约3亿人。

  因为大量的终身学习者隐匿在互联网上,更是极少以集体的面貌出现在舆论舞台的中央,以至于许多评论家忽视了他们的存在,继而发出感慨:这年头,毕业了就没多少人爱学习了!

  其实不然。无论娱乐业多么发达,消费多么旺盛,只要人们还在寻求自我的完善和社会的进步,学习就依然会是一种刚性需求。愿意付出时间、精力和金钱来获取知识和技能的人,比比皆是。

  例如最近「得到」APP上《薛兆丰的北大经济学课》专栏,其付费订阅人数就突破了20万。经济学者、北京大学教授薛兆丰,还因此登上了纽约时代广场的纳斯达克大屏幕。

image.png

  (图为薛兆丰登上时代广场纳斯达克大屏)

  可见,当下人们对知识的渴望,一点也没有变少。一个在线经济学专栏能够吸引20万人付费学习,就是最好的证明。

  当下就是属于终身学习者的最好时代

  随着时代的进步,日益充沛的物质条件解放了民众的时间和精力,让人们能够将更多时间用于学习。空前发达的传媒和互联网的深化应用,则为人们获取知识提供了多样化的渠道和工具。

  近年来,互联网知识经济新商业的崛起,更为终身学习者提供了灵活、便利的学习方式。得到APP等一批极为讲究用户体验和用户价值的知识服务平台,掀起了知识服务浪潮。

  当下的终身学习者们,可以订阅权威学者开设的语音+文字专栏;可以随时观看各领域专家开设的线上公开课;在网络社区提出疑难,付费邀请专业人士解答……对于终身学习者们来说,这就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专识变通识,飞入寻常百姓家

  《薛兆丰的北大经济学课》,是快速发展的知识服务业结出的一枚颇具标志性的果实。在订阅用户数突破20万大关的同时,标志着世界上诞生了第一个拥有20万学生的经济学超级大课堂。20万人得以同时享受到顶级学府教授精心烹制的经济学盛宴,这在互联网知识服务业出现以前,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像这样高质量的知识服务产品,还打破了一些人对于“学习”的误解。它的成功,有助于让我们去伪存真,纠正一些包含偏见的学习观念。

  首先,它打破了“专识”和“通识”的界限。

  在许多人的观念里只有专业人士才去学习和研究的经济学,通过通俗易懂而不乏趣味性的阐述,变成了人人都应当掌握的思维方式以及世界运行的规律。经济学得以走进普通人的生活,教会人们运用地道的经济学的思维,看待这个世界和作出决策。

  其实,只要对知识进行恰当的重新生产和交付,高高在上的“专识”,也可以飞入寻常百姓家,变成“通识”,更好地服务于大众。

  其次,它推翻了一些人对碎片化时间学习的偏见。

  虽然《薛兆丰的北大经济学课》专栏课程的内容,被分割为适合于碎片化学习的数百个小板块,但由于课程的顶层设计就是要交付一个完整的经济学思维,因此,碎片化的形式之下,其实有着完整而连贯的结构和逻辑,从而保证知识的系统性和含金量,做到“深者不觉其浅,浅者不觉其深”。

image.png

  (图为《薛兆丰的北大经济学课》专栏页面)

  《薛兆丰的北大经济学课》订阅者中,有些人会连续200多天把专栏内容一节不落地听完,并做详细的笔记;有些人会在留言区与薛老师频繁互动,创造一种独特而良好的学习氛围;或者就在上班路上坚持每天听十几分钟,因为掌握一个知识点而雀跃不已。

  从用户的反馈来看,利用每天的碎片化时间,其实也能够完成系统化的学习,并做到“学以致用”。例如一位用户赵先生就表示:“学习专栏7个月,我已经习惯了像经济学家那样思考。遇到事情,脑海里总会很自然地跳出成本、边际、价格管制这些概念。”

  薛兆丰专栏订阅用户,是这个时代的终身学习者群体的一个缩影。正如「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所说,每个时代都有一群终身学习者。在80年代,他们是下了班还要推个自行车去上夜校的干部、工人;在今天,是只要有空闲时间,就总想听点有用的东西的人。每一个时代,都会给这样的人以回报。

[责任编辑:李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