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重兄妹情

2017-11-09 15:56 来源:深圳特区报 
2017-11-09 15:56:59来源:深圳特区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 张麒 (深圳 专栏作者)

  兄弟姐妹,情同手足。从小长在一处,长大各奔东西,相见难,思念切。这是人之常情。

  然而,历朝历代描写兄弟情的诗文不少,记述兄妹之情的文字不多。究其原因,大概是受根深蒂固的男尊女卑思想影响吧。王安石有一首《示长安君》的七律诗,就是写给其妹妹的,写尽了人世间的兄妹情,感人至深。

  少年离别意非轻,老去相逢亦怆情。

  草草杯盘供笑语,昏昏灯火话平生。

  自怜湖海三年隔,又作尘沙万里行。

  欲问后期何日是,寄书应见雁南征。

  王安石于嘉祐五年(1060年)春,伴送辽国使臣回国。因为这个原因,有机会取道九江,看望自已的大妹妹王文淑(封号安县君),难得在妹妹家住了一晚。此诗是记述兄妹见面时的情景。

  诗好懂,不须多作解释。但平常的话语中流露出的情感特别浓郁,诗中营造的氛围和意境自然而然把读者的类似经历带入其中,给人以久违的亲情体验,尤其是兄妹之情的滋润叫人情不能已。

  人生苦离别。少年离别叫人难以承受,老来相逢仍令人凄怆感伤。诗的前两句是写自己一己之感受,却道出了天下人共有情怀。最是“ 草草杯盘供笑语,昏昏灯火话平生”两句,堪称人人心中所有,个个笔下所无。因为这两句描写的场景大抵人人都经历过,都从来没有记述过,即便记之述之,也没有这般传神。“草草”,并非有的注家解释为“随便准备的”。草草,这里是指菜肴多,大碗小盏地堆砌,只因为是家里哥哥来了,不必像正规请客那样按程序、有章法、雅致地摆放而已,凸显出兄妹亲情的纯真、本色。

  好了,让我们每一个人都当一回王安石吧,想想,你的姐姐、妹妹在接待你这位郎舅时,那上菜时的欢腾、热蹿和丰盛的场景,大概没齿难忘、经久弥新吧。

  “昏昏灯火话平生”,昏昏,是渲染一种基调氛围,凸显谈话长久,涉及内容丰富,感情浓厚。这种基调只有“血浓于水”的亲情才能酿就,只有久别的亲人在一起相处时方可生成。

  王安石官宦在外,是一生做大事之人,与自己胞妹相聚的次数屈指可数。然而此次相见令王安石久久萦怀,故再度离别后,只有托附素笺,给妹妹写了家常话般的一首律诗。

  你我都是常年在外为人舅姑之人,舅见姑,姑见舅,怕一年最多也不过一两回吧。见到“草草杯盘”这四个字,你一定忍不住想哭;昏昏灯火,想必让你如飞蛾寻乡。最是那“平生话语”,你会反刍出你们兄妹相聚时的每一句话,每一件事,每一个泪眼,心灵的每一处交汇,还有呼吸和叹息的声音……

  而我们和自己的兄长、姐妹不相见又有些日子了吧,我们的心一直在隐隐地痛着!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