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源篁岭

2017-11-08 17:59 来源:羊城晚报 
2017-11-08 17:59:19来源:羊城晚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婺源地处皖、浙、赣要冲,境内峰峦叠嶂,溪流纵横,风光旖旎。婺源东北边陲,与浙江开化县毗邻的石耳山中,坐落着闻名遐迩的篁岭。《婺源县志·山川》记载:“此地古名篁里。篁岭(山),县东九十里,高百仞。其地多竹,大者径尺,故名。”“篁岭(村),离城八十五里,曹氏世居。”可知,篁岭乃山清水秀之地。

  篁岭确是一个令人心动的地方。她像一颗镶嵌在婺源凤冠上的绿宝石,天然的光芒,斑斓的色彩,浓厚的底蕴,一切都那么美轮美奂,美不胜收。

  去篁岭,如果想练脚力,可以翻过盘垣山腰的层层梯田,顺着潺潺溪流,听着山鸟浅鸣,绕过苔草寄居的乱石,穿过野茅出没的羊肠小道上山。大多数人吃不了这个苦,坐索道上山也一样,这自然少了些爬山的野趣。出了缆车,走在篁岭坚实的土地上,眼前豁然开朗:民居瓦舍傍山依地建筑,层层叠起,高低错落,几近山顶。篁岭之下,梯田阡陌,形似纹状,模样天成。巍峨的石耳山脉,起伏连绵,仿佛一位慧质仁心的母亲,慈祥地簇拥着这个距今近600年历史的徽州古村。

  进村没多远,泥路旁,一棵树龄200岁的香樟跃入眼帘,长得枝繁叶茂,结实苍劲。再走几步,三棵香樟树像是他乡遇故知,热情地夹道欢迎,树龄分别是210岁、300岁和430岁,也是苍翠挺拔,尽显福慧与沧桑,树身须两三个人才能抱住。微风吹动绿叶,黑珍珠似的樟树籽,闪动阳光的温暖,窸窸窣窣掉在泥地,带着淡淡的香樟味。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古樟汲取天地精华,生得肥绿的叶和珍珠似的籽粒,俨然是这里的主人。而今落入草野,凝土为肥,滋养根脉,生命轮回,生生不息。进村石阶曲曲折折,七绕八拐,将你带到这棵1200岁的红豆杉前,高大魁梧,虬茎巨冠,严密的叶子,漏下阳光点点,掩不住饱满的情怀,淡淡妆,天然样,叫人浮想联翩……红透的乌桕树长在田垄,守望秋收的欢笑,光秃秃的苦楝树静静地站在地角,构思一缕刻骨的相思。最称奇的是枫香,一树树黄色的,红色的,橙色的枫香,迎风招展,每一片叶儿伸展着柔软的身子,将她温暖的情怀,羞涩的心思寄托给轻淡的白云,沉淀在山居古宅的朴素光影里,灵动在炊烟弥漫的寂静山野。还有柏树、柿树、香椿树、桂树、榧树……,数百棵两百岁以上的珍奇古树环绕村居,肥肥瘦瘦,高高矮矮,秋色斑斓,尽显风流。

  篁岭不单古树多,古建筑也多。篁岭属U形山居村落,民居围绕水口呈扇形梯状错落排布。保存良好的徽式古楼、堂、祠、厅随处可见,原汁原味的古风遗存,让人叹为观止。著名的有五桂堂、树和堂、培德堂,慎德堂,香远楼,怡心楼、众屋等。五桂堂是篁岭人的祖宅,明代万历至崇祯年间,曹永护在此结庐繁衍,到其子曹希例四代都是单传。曹氏乐善好施、见义勇为,美德遍及四方。后来,曹希例育有5个儿子,27个孙子,曾孙、玄孙有200多人,逐渐形成了以五桂堂出去的五兄弟为代表的五大房,俗称五桂堂。凡是结婚、出嫁、建房、出葬等红白喜事,都在文帖、器物上郑重地写上“篁里五桂堂”五个大字,传承至今。五桂堂内雕梁画栋,亭台水榭,书香浓郁。

  众屋位于篁岭正中,祠前广场开阔,民居环绕,是篁岭最热闹的地方。前堂、中堂为三层楼,后堂为四层,顶楼设有香火宫和先祖牌位。众屋墙面阔大气派,石库门枋,砖雕华美、庄严。门楼嵌入“圣旨”碑匾,彰显皇恩浩荡。

  在篁岭,民居高低错落,咫尺相望,邻里和睦相处,鸡犬之声相闻,见面软语轻言。巷、道、桥、井(塘)纵横交错,“三桥六井(塘)九巷”以天街为轴,曲径通幽,连接家家户户,延伸每个角落。巷道多以条石垒砌台阶,阶边溪流淙淙,花草清丽,平缓处,青石板铺就的路面,脉脉引你去到另一处宗祠别院。

  来到篁岭,逛“天街”是最重要的事情。500米“天街”,徽式商铺林立,茶坊、酒肆、书场、砚庄、篾铺,古色生香。作坊、民居相接,官邸、绣楼咫尺相望,明清建筑悄然相伴,传统文化与现代时尚在此交融……刘绍文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