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辈子怀念一个人

2017-11-07 15:57 来源:羊城晚报 
2017-11-07 15:57:45来源:羊城晚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一个人如果用一辈子去怀念另一个人,此人必是一个纯乎天然的多情种。陆游,这位人人熟知的爱国诗人,就是这样一个多情种。

  陆游与唐琬相恋、相亲、相爱,因故违心休妻,却一辈子对她念念不忘,即便成了八十老翁,即便对方早已化作一抔黄土,他仍在不停地叹息“只见梅花不见人”。多情如此,不能不让人感佩至深。

  据南宋周密在《齐东野语》一书中记载,1144年,二十岁的陆游在父母的安排下,与表妹唐琬喜结连理,成为伉俪。唐琬秀外慧中,善解人意,加上诗词歌赋,无所不通,深得陆游欢心,二人燕尔新婚,感情甚笃,成了父母之命下的天作之合,令人艳羡。

  然而,婚后刚一二年,当初对这段亲上加亲的婚姻十分看好的母亲,却忽然给儿子下了最后通牒,要求儿子休妻,其原因据说是“数年未育”。这冷冰冰的几个字,把陆游惊得不知所措,尽管陆游反复哀求,但母亲态度坚定,不留半点商量余地,陆游又是个最听话的孝子,万般无奈,只得休妻。

  母亲拆散一对鸳鸯容易,却无法拆散二人如胶似漆的感情。为了能继续与爱妻在一起,陆游特置别馆,金屋藏娇,背着母亲与前妻幽会,而且“时时往焉”,希望以另外一种方式长相厮守。只是,好景不长,这个秘密不久就被心细如发的母亲知道了,愠怒之下,母亲不但逼着陆游忍痛撵走了前妻,并立即又为他张罗了另一桩婚事,再娶王氏为妻。不久,唐琬亦再嫁宗室子弟赵士程。从此,美好的婚姻以悲剧结束,陆、唐二人宝钗分股,春恨秋悲,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无法忘却的,是那恍若隔世的不了情缘。

  1155年,三十一岁的陆游春游沈园,巧遇同在游园的唐琬,二人十载不见,如今意外相逢,却只能无语凝噎。别后,陆游呆立百花盛开的沈园,怅然许久,多年的思念之情喷薄而出,遂在墙壁上题下了那首著名的《钗头凤》。

  后来,唐琬游沈园,在壁上读到陆游的《钗头凤》,不禁感慨万端,也和了一阕《钗头凤》,题于壁上。这一唱一和,除了二人的爱意缠绵,分明还有成行的泪雨和滴血的伤痕。不久,唐琬即带着无尽的伤感,怏怏而卒。

  而陆游,他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无数个日夜,他都在怀念中忏悔,在忏悔中怀念,欲罢不能。

  1193年,年近七十的陆游再游沈园,园已三易其主,壁上二词犹在,睹词思人,陆游不能自已,写一诗云:“枫叶初丹槲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林亭旧感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

  1205年隆冬,过八十的陆游梦游沈园,梦醒之后,又写下《十二月二日夜梦游沈氏园亭》一诗:“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陆游苍颜白发,行将就木,却仍对唐琬一片痴心,念念不忘。可以说,他这一辈子,几乎是在对唐琬从未停止的怀念中度过的。

  用一辈子怀念一个人,这需要勇气,更需要刻骨铭心的真情,可谓地老天荒。

  □晏建怀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