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樱

2017-11-06 14:58 来源:北京晚报 
2017-11-06 14:58:21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曹豫湘

  今晚,靛蓝色的天幕素净如洗,只月儿孤零高悬,夜空显得格外深邃广袤。

  月有些残缺,却清辉皓然,衬得天际越发高远,远到将家乡也拢于其间,与我同顶了这方天,共沐着这月光似的。

  这么一想,便觉家中的小楼小院仿佛就隔了几条街,走都走得到的。

  憧憬太过遥远时,往往心虽往之但情知难抵,倒也容易安分,不去作想罢了。怕就怕这貌似踮起脚便能够得着的勾引,惹得人心痒难耐,早忘了天高地厚,一头扎进去,不到遍体鳞伤不知松口。

  偏偏,和我的体型一样,我的情感本就过度饱满,这一刻,便溃了堤般,一泻千里,殷殷地念起家来。

  昨天阿姐来电话说,家里的橘子黄了,父亲让她和哥回去吃,恰好母亲从乡下挖了些红薯来,又粉又甜的,她和哥“吃不了还兜着走了”。末了,阿姐嘟囔了一句:“那么多橘子,也没让我们帮忙,老两口自己动手给摘完了。万幸没出什么事”。

  想起父亲一手拎着被橘子撑得鼓鼓囊囊的提兜,一手拄着拐杖,因错过了一趟车,怕我久等,在疾疾的风中,急急朝我走来的样子。

  近年来,一身虎威的父亲,变和蔼也变婆妈了,聊到某些话题,还会红了眼眶,有些泪眼婆娑的。但终究是硬汉子,打电话问他安,他向来只报喜不报忧,再三叮嘱我们不必惦记,专心做好自己的事即可。

  无论到什么时候,父亲都会一直要强下去吧。他必须要强,要强着照顾我们,要强着统领这个家往前迈进。

  临行前,那些该提醒我的话,早已强调过多遍,他亦不愿再三啰嗦了。我们坐在院中,没话找话般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话,阳光和煦,照在结满青橘的橘树上,照在我和他的身上,暖洋洋的。他舒服得睁不开眼,间或发出一两声微微的呼噜声响。

  车来了。他起身送我上车。我转过身,久久地抱着他。他身上被晒得热烘烘的,暖意沁入我的肌肤,那一瞬间,我忽然领会到,我的身体当中汩汩流淌的,是来自他的血脉。

  身体骤然一热,仿佛再次感受到父亲的体温,即便此刻的夜风中已经有了丝丝寒意。很想用力抱紧他。

  随身听里,歌手一遍遍唱着同一首歌《秋樱》 ——秋日里淡淡的红色秋樱,在阳光下轻轻地摇曳着,欲静而风不止

  变得动不动爱抹泪的母亲,在院中轻咳了一声

  坐到廊檐下翻开相册,一遍遍叙说我的童年旧事,低言轻语仿若自说自话

  如此温暖如春,恬静安稳的秋日

  您的温柔,穿透肌肤沁染我心

  您微笑着,对明天将披嫁衣的我说:

  哪怕很辛苦,时间也能把那辛苦变成笑言,所以不用担心

  回想起往昔的点点滴滴,发现无论何时,您都从未让我感受孤单,

  如今才察觉自己原来如此任性,我紧咬嘴唇,不知该如何向你道歉

  明日的行装,还是得麻烦您帮忙收拾,两人有说有笑地一起忙活了一阵

  忽然您就落了泪,一遍遍叮咛我,要我多保重

  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道谢,但请放心吧,我会过好自己的人生

  如此温暖如春,恬静安稳的秋日

  请让我再多享受一会儿当您孩子的时光吧

  ——这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有几分小阳春意味的夜晚,跟着随身听,我一遍遍大声吟唱:请放心吧,我会过好自己的人生。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