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资讯> 正文

刘震云为什么写“吃瓜时代”?

2017-11-06 11:31 来源:北京晚报 
2017-11-06 11:31:18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刘冲摄

  ■陈梦溪

  作家刘震云于2012年出版长篇小说《我不是潘金莲》后,一直活跃在读者和观众的视线中。2016年,他的两部小说《一句顶一万句》和《我不是潘金莲》均被改编为电影,分别由刘雨霖和冯小刚执导,因此2016年被称为“刘震云年”。但每次谈及新作,刘震云总是三缄其口。直到2017年,暌违五年的新作终于出版,书名为“吃瓜时代的儿女们”。

  刘震云的新书发布会选在了京城知名西瓜产地大兴区的御瓜园,虽然深秋并不是西瓜的季节,但大棚种植的西瓜比比皆是,毫不稀缺,这也正暗合了刘震云在采访时谈到“吃瓜群众”的一语双关:过去群众吃个瓜要等季节,现在每个月都有瓜吃。刘震云眼中的“吃瓜时代”是眼球经济的时代,是全民参与的时代,微博和朋友圈等社交工具可能在今后会被取代,但网络时代的全民围观、全民狂欢、全民“破案”,恐怕在某种意义上也让这世界成了瓜园。

  在书的扉页,刘震云写了这么一句话:“如有巧合,别当巧合。——我三舅的话”。这是不是“三舅的话”我们不知道,但确实是刘震云想对读者说的话。刘震云意图用一个个“偶然”的故事写出当下社会的种种“必然”。可以看出,这部《吃瓜时代的儿女们》刘震云讲故事的能力又进了一步,整部小说一气呵成,环环紧扣,不停有意外与反转,从叙事技巧方面达到了一个高度。

  刘震云本人也掩不住得意自己精妙的设计。如开篇的第一个人物“失踪的宋彩霞”,她是全书的线索式人物,引出了整个故事,但却只在开头出现了短短几天。“她消失后都去找,找到没有呢?没找到。但其实也找到了,因为牛小丽最后说她就是宋彩霞。”刘震云津津有味地讲了自己的设计,这种错位的荒诞正是他想要的效果,因为在他看来,单把故事写得好还称不上好作家,把事物背后的联系写出来的作家才叫好作家,而刘震云眼里“吃瓜儿女”这个故事就是写出了事物“背后的、背后的、背后的”联系。

  谈到这部作品,刘震云充满自信。对新作的得意之处,除了在结构上搭建起没写出的那部分故事的庞大世界,更在于在语言上近乎极致的锤炼。他甚至提出“写作不准用形容词,把作品写出来,就好比一个女孩,不准化妆,素面出来,这才能看出真本事”。刘震云看来,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等作家写作的真功夫要大于那些后现代和魔幻现实主义的作家。

  “当然,简洁本身没有价值,能把简洁写得比复杂还要丰富,就算在语言上有些心得了,也就是平常说的话里有话,弦外之音。”刘震云聊起自己的语言控制时说,“在这本书里,也出现过一句话一章的情况。那是因为,上一章暴风骤雨,写了二十多页,这一章:‘一年过去了。’一页,就这一句话。这是节奏使之然,也是字与页之间的力量,也是起承转合的力量。”

  每个人问起来,刘震云几乎都会说“这是我最幽默的一部小说”。笔者看来,与其说是幽默,倒不如说是荒诞,是一种近乎寓言式的荒诞,刘震云用现实主义的手法写了一部当代寓言。有趣的是,这部寓言里不仅有众生相,还有作者和读者,刘震云本人也成了“瓜”的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吃瓜群众是谁呢?就是这本书的读者。刘震云对此的期待是:想看看他们读了这本书,对作品中的人物会如何幸灾乐祸。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