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阅读> 正文

不油腻的人,也该了解油腻简史

2017-11-06 11:15 来源:北京晚报 
2017-11-06 11:15:03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吾云

  这一周,你有没有按照网上流传的“油腻的中年男子”标准,给你身边的男领导、你的丈夫、你的男性朋友、你在饭局或者微信上认识的男人,甚至你自己打分?有没有按照网友总结的“中年男子去油腻12步骤”,帮助他们或自己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油腻,这个新近和中年男子紧密捆绑在一起的词汇,猝不及防地成为近半个月来的网络流行语。

  说起油腻,总会给人带来感官上的不快,让人想起肥油直流的食物、油垢粘腻的桌面、脑满肠肥的面孔,现在还能让人想到猥琐恼人的笑容和高谈阔论的嗓门。这种感官上的不快,很大一部分是“腻”带来的。甜是好的,甜腻就齁人了;肥而不腻则是形容红烧肉、酱肘子的最高标准,看来肥也不算太差,只是得先去了腻。

  在古代,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油腻”,只有“腻”。现在让人厌烦的“腻”,当时算得上是一个好词。腻是形声字,左边的月是形旁,表示这个字和肉有关,右边的贰是声旁。腻的本义是凝结的油脂。不知道大家见过炼猪油没有,切成小块的肥肉扔进锅里小火慢炸,不一会儿就化成了一汪黄澄澄的大油。捞出酥脆的油渣,剩下澄清的猪油。油温一冷,就凝成了白色固体。这就是最原始的“腻”了。

  美食家蔡澜列了个死前必食清单,猪油拌饭位列其中。他说,谷类之中,白米最佳,一碗猪油捞饭,吃了感激流泪。什么?你不敢吃猪油?那么死吧!没得救的。

  大概是因为油脂匮乏的缘故,古人是很爱猪油的。若要夸人美,就夸人皮肤像猪油。比如说,形容女子“肤若凝脂”,就是说她皮肤像凝固的油脂一样温软细腻。夸女子“肌肤若冰雪”,并不是说她皮肤像白雪一样白。炼过猪油就知道,猪油越纯,白色也越纯净透亮。“冰雪”就是“凝雪”,指的是凝固的雪白上等猪油。

  当然,这都是古代的事情。现在,你夸人皮肤好得像一块猪油试试?不过,看着穿越时空的猪油,你可以理解很多汉语词,比如“白腻”、“细腻”,都和猪油的特殊质感脱不开干系。

  从现有的文献资料来看,苏轼是第一个使用“油腻”这个词的人。作为一名绝不油腻的中年男子,他写下了这样的话:“情爱着人如黐胶油腻,急手解雪,尚为沾染,若又反复寻绎,便缠绕人矣。”油腻在这里是一个名词,指的是油脂油膏。在大文豪眼里,情爱如油膏,黏黏糊糊,沾上了就去不掉。作为东坡肘子的发明者和猪肉烹调爱好者,想必他也曾为手上衣上洗不掉的油腻困扰过。

  渐渐地,油腻从名词变为了形容词,腻原本算是褒义词,油腻却成了贬义词。《红楼梦》里的大户人家,从上到下都不喜欢油腻的饮食。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时候,贾府做了几样点心,什么藕粉桂糖糕、松穰鹅油卷、奶油炸面果,贾母见了皱眉说:“这油腻腻的,谁吃这个!”拣了一个卷子尝了尝,剩的半个随手就递给丫鬟了。只有刘姥姥看着新鲜眼馋,一样一个,吃了半盘子,结果因为消化不动,腹泻起来。又有一回,厨房给宝玉送来了一盒饭菜,有虾丸鸡皮汤、酒酿清蒸鸭子、胭脂鹅脯、奶油松瓤卷酥,贾府买来的唱戏小丫头芳官看了说:“油腻腻的,谁吃这些东西。”就吃了一碗汤泡饭,拣了两块腌鹅,其他一概不吃了。即使在今天,油腻的饮食也是不入流的。一位原本爱吃回锅肉的女星,在采访里只好说自己爱吃香菇菜心。回锅肉多油腻啊,爱吃油腻的人,好像连带着自己也油腻了起来。

  油腻从形容物变成了形容人,从形容外在到形容内在。用油腻形容人,包括肉体油腻和精神油腻两个方面。肉体油腻,指的是不讲究个人卫生和外在形象。比如不勤洗脸洗澡、体态臃肿、形容猥琐,让人想起范进的岳丈胡屠户,一巴掌能洗下半盆猪油。精神油腻,指的是缺乏自知之明,总以人生导师姿态,指点并不属于自己的江山。比如爱喝酒、爱追忆往事、爱传授人生经验。总而言之,说些不入流不爱听的话,让人腻烦。

  油腻的饭菜、油腻的点心、油腻的桌子、油腻的头发、油腻的皮肤、油腻的中年男子。不论油腻怎么变,被油腻形容的对象都有这样的共同点:不清不爽、让人反胃。如果你被评价成油腻的中年男子,不要气馁。也许你曾经也是一位意气风发的白衣少年,只是短暂地被油腻的猪油蒙了心。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