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要闻> 正文

隔千里兮共明月

2017-11-06 10:34 来源:北京晚报 
2017-11-06 10:34:17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赵孟

  上一篇说到,明月本是无情之物,经过从先秦到魏晋的诗人们的不断探索和积累,逐渐变得有情,形象越来越鲜明,内涵越来越丰富。到了南朝刘宋时期,一个最重大的突破终于到来了。

  谢庄在其《月赋》中有一首楚辞体歌诗:“美人迈兮音尘阙,隔千里兮共明月。临风叹兮将焉歇?川路长兮不可越。”我心爱的美人啊,你是如此的遥远,音书断绝,芳尘难觅。我与你远隔千里,身边风物山川皆迥异,却共有这一轮明月,这真是你我的幸运。我在望着这轮明月,相信你也正在望着它吧?你我的目光,在明月上交汇了;你我相思的情意,在月光中纠缠、融合了。正如宋朝葛立方《韵语阳秋》卷十所说:“月轮当空,天下之所共视,故谢庄有‘隔千里兮共明月’之句,盖言人虽异处,而月则同瞻也。”

  妙就妙在这个“共”字。在刘宋以前的诗人们,最多只是想象月光也能够照到对方的身上,却没有设想对方此时是否也在看着月亮,在做着同样的设想。谢庄用一个“共”字,将这最后一层壁垒也打穿了。双方不但共有这一轮明月,还共有望月的动作,共有千里的相思。在曹植那里,“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明月虽然已经成为有情之物,却还只是起到陪伴相思之一方的作用。而到了谢庄这里,它已经成为相思双方情感交流的中介物。而互相思念的人呢,也不再像从前那样,只是被动地被月亮勾起情思,而是开始主动地向月亮发送感情的信息,希求这美好的、高悬的明月,能够跨越地理空间的阻隔,传递相思的情愫。

  中国人依靠月亮来传情的思维方式,至此终于定型了。后来张九龄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苏轼的“千里共婵娟”,乃至近时的歌词“明月千里寄相思”,都由此生发而来。

  一直到此时,明月寄托的思念,大都是男女室家之间的相思之情。接下来,慢慢开始扩散到了朋友之间。南齐谢朓《怀故人诗》:“清风动帘夜,孤月照窗时。安得同携手,酌酒赋新诗。”这是较早的见月怀友人的诗作。其后南梁何逊的《与苏九德别》也是这类作品:“春草似青袍,秋月如团扇。三五出重云,当知我忆君。”

  当然,男女相思仍然是主流。许多诗作中,都可以很明显地可以看到谢庄的影响。梁武帝萧衍《边戍诗》:“秋月出中天,远近无偏异。共照一光辉,各怀离别思。”

  梁元帝萧绎《春别应令诗四首》(其四):“日暮徙倚渭桥西,正见凉月与云齐。若使月光无近远,应照离人今夜啼。”南朝乐府民歌《子夜四时歌·秋歌》:“秋风入窗里,罗帐起飘颺。仰头看明月,寄情千里光。”《读曲歌》:“春风难期信,托情明月光。”也都是月下相思的佳句。

  《读曲歌》中的这两句,尤其值得玩味。把明月与春风相比,显出它的优长之处。实际上,汉魏以来的诗人,在远地相思的寄托物上,是做了多种尝试的,并不仅限于明月。当时交通、通信都极不发达,区区几百里,就可以成为很大的地理阻隔,让相爱的人无法团聚,音信难通。于是人们把思念之情寄托在那些可以穿越地理阻隔的事物上,比如风,比如云,比如日光、月光。

  徐干《室思》:“浮云何洋洋,愿因通我词。”写一位思妇,希望自由来去的浮云能够帮自己与丈夫接通音信。但是白云飘摇不定,太不靠谱,肯定不能完成寄信的任务,还是算了吧。

  曹植在这方面的尝试是做得最多的。他的《杂诗六首》其三:“愿为南流景,驰光见我君。”“景”,是阳光的意思。思妇希望变成日光,向南飞驰,去照见自己从军九年不归的丈夫。这个想象很惊人,不过后继乏人。究其原因,大概日光太强,少有人对着太阳直视抒情。而且白天是人们为生活辛苦劳作奔波的时候,来不及搞那些幽婉缠绵的东西。夜晚才有闲工夫,更重要的是,睡觉前是人情欲最旺盛的时候,感情需要也最浓烈。月亮在此时登场,有些乘虚而入的意思,在天时上就远胜太阳。而月光的质地亦轻柔绰约,比强硬灼人的日光要温存体贴得多,用它做信封,来装思念的彩笺,那是再合适也没有了。日光竞争不过月光,自然毫无悬念。

  曹植的《七哀诗》真是一首杰作,既用了明月意象,“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上有愁思妇,悲叹有余哀。”又用了风的意象:“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这个比喻是如此的新鲜,如此的情深一往,如此的具有想象力,使其具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后来许多诗人,都继续发扬了这个创意。如南朝乐府民歌《西洲曲》:“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李白《长相思》:“此曲有意无人传,愿随春风寄燕然。”《子夜吴歌》:“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

  对啊,风与月一样,也是可以跨越万里关山传送情意的使者。但是《读曲歌》却将二者仔细作了一番比较:“春风难期信,托情明月光。”春风虽比浮云要靠谱一些,但是终究行动不能完全预测,信用不能完全保证。相比之下,还是月亮的服务稳定可靠多了。所以,经过客户们长期观察、货比三家之后,明月公司稳稳地位居榜首,实现了对情感快递市场的垄断。唐代张若虚《春江花月夜》中的名句:“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就是明月公司最自豪、最惊才绝艳的胜利宣言。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