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晓群:年度的书标——书后的故事

2017-11-03 16:10 来源:百道网 
2017-11-03 16:10:49来源:百道网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导读:我在海豚出版社工作八年多时间,总共出书四千多种,平均计算,每年大约有五百多种新书推出。回想到任之初,这只是一家童书出版社,我几经思考,为它增设一个“人文版块”,以此建立海豚新的品牌。那么从二〇一〇年到二〇一七年,我们每年的标志性、品牌性的人文图书是什么呢?

俞晓群:年度的书标——书后的故事

  所谓“书标”,是说一个出版机构每年出版的标志性产品,它往往关乎一个文化企业的品牌建设与生存。

  比如商务印书馆,自一八九七年竖帜,累计出版图书数量巨大,但在《商务印书馆百年大事记》中,每年只列出几套、最多几十册书目。例如:

  一八九八年,《华英初阶》和《华英进阶》,还有代印《昌言报》和《格致新报》。

  一九〇二年,译印《帝国丛书》,包括《明治政党小史》《扬子江》《埃及近世史》《帝国主义》《各国宪法略》《各国公民公私权考》和《近世陆军》。

  一九二九年,《汉译世界名著丛书》《说文解字诂林》和《万有文库》第一集。

  一九三二年,《四部丛书续编》《四库全书珍本初集》《幼童文库》和《万有文库》第二集。

  一九五〇年,《辞源》(改编本)和《社会组织与社会革命》(河上肇著,郭沫若译)。

  一九六七年至一九七〇年,空白。

  一九七八年,正式出版《现代汉语词典》和《汉英词典》,还有《爱弥儿》《战争论》《拿破仑时代》和《未来形而上学 导论》。

  一九九六年,《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第七辑四十种)《现代汉语词典》(修订本)和《我知道什么?》(百科知识丛书第二批二十种)。

  这就是商务印书馆的“年度书标”,它们是一个出版机构百年品牌的积淀,我们可以从中读出许多历史信息。

  我在海豚出版社工作八年多时间,总共出书四千多种,平均计算,每年大约有五百多种新书推出。回想到任之初,这只是一家童书出版社,我几经思考,为它增设一个“人文版块”,以此建立海豚新的品牌。那么从二〇一〇年到二〇一七年,我们每年的标志性、品牌性的人文图书是什么呢?如果以我的笔记《一个人的出版史》为根据,可以得到这样一个重点书“大事记”:

  二〇一〇年,我与沈昌文、陆灏再度联手,推出《海豚书馆》,首批书目:《墨影呈祥》《离魂》《骄傲的皮匠》《变》《遗珠》和《甘雨胡同六号》。还有《几米绘本》和《丰子恺儿童漫画选》。

  二〇一一年,梁由之策划《海豚文存》,首批《八十溯往》《记得青山那一边》和《序和跋》;还有《独立文丛》和《幼童文库》一二集。

  二〇一二年,董桥作品:《清白家风》《橄榄香》《景泰蓝之夜》《董桥七十》和《英华沉浮录》六卷。还有《经典怀旧》《丰子恺儿童文学全集》和《丰子恺散文系列》。

  二〇一三年,出版《许渊冲文集》二十七卷。还有《出版忆往》和《读易随笔》。

  二〇一四年,“海豚小精装”启动:《性学五章》《故宫记》《书中日月长》《有一只老虎在浴室》《我们不懂电影》《拾遗小笺》《听水读抄》《书生言》《罔两编》《佳本爱好者》《口述历史杂谈》《低眉》和《变形记》等,此后佳作络绎不绝。

  二〇一五年,《鲁拜集》《蔡志忠漫画系列》和《冷冰川墨刻》。

  二〇一六年,《丰子恺全集》《书蠹牛津消夏记》《最好的时光》和《傅杰文录》四卷。

  二〇一七年,《琼琚集》《硃痕探骊》《上书房行走》和《觅理记》,还有《躺着读书》《行走的书话》和《签名本丛考》。

  写到这里,我想起一段故事:1964年,王云五先生以七十六岁高龄开始重掌台湾商务印书馆帅印。一九七〇年他在台湾商务月会上谈到:“我认为一个出版家能够推进与否,视其有无创造性的出版物。所谓创造性即是以前所没有的。……现在本馆七十四岁了,本馆先后的出版物不下万种,而堪称创造性者,只有三十种,因而够得上创造性出版物之名称,可不容易。”

[责任编辑:郝魁府]


[值班总编推荐] 泄露学生隐私,是无奈还是懈怠?

[值班总编推荐] 再论红船初心

[值班总编推荐] 全球气候治理 中国贡献亮眼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