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书评> 正文

逐渐远去的北方狩猎故事

2017-10-16 09:54 来源:北京晚报 
2017-10-16 09:54:00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李峥嵘

  格日勒其木格·黑鹤,是这几年崛起的自然文学作家。黑鹤出版有《黑焰》、《鬼狗》、《黑狗哈拉诺亥》、《狼谷的孩子》、《叼狼》、《驯鹿六季》和《蒙古牧羊犬——王者的血脉》等作品。曾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台湾地区“好书大家读”年度最佳少年儿童读物奖等奖项,有多部作品译介到国外。

  黑鹤从小与两头乳白色蒙古牧羊犬相伴,在草原与乡村的结合部度过童年时代。现居呼伦贝尔,在自己的草原营地中饲养大型猛犬,致力于蒙古牧羊犬的优化繁育,将幼犬无偿赠送草原牧民。

  值其最新作品《自然之子黑鹤原生态系列》出版之际,《北京晚报》专访了黑鹤。

  书乡:《自然之子黑鹤原生态系列》中,最新的一本是《叼狼疾风》。主角是一条蒙古猎犬,先是被爱好狩猎的富商购得,后又被抛弃,它被森林中饲养驯鹿的鄂温克人救起,在老太太的照顾下恢复了健康,开始作为护卫犬守护这个营地。老太太因苍老而逝去,猎犬又去了作家安达的写作营地。这个故事有原型吗?作家安达的写作营地,是不是有您的营地的影子?可否和我们谈谈创作的缘起。

  黑鹤:故事的原型应该就是目前我的猛犬营地里饲养的几头蒙古猎犬。如果说作品中的营地有我营地的影子,也可以这么说。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还是谈谈为什么要写这部作品吧。

  蒙古猎犬是一种行将消失的珍稀猎犬。四岁时,我第一次见到这种猎犬。因为自幼身体羸弱,又出生在城市里,当地空气污染严重,医生就建议送我去一个空气清新的地方。就这样,我被送往草原,我的童年在草原上度过。当时,我住在草原小镇上,我的两位伯父——经常会骑着马从草原上过来看我,他们的到来总是带着令我神往的荒野的气息。现在回想起来,我应该感谢他们,让我有幸看到北方草原狩猎时代最后的背影。他们骑着马,背着猎枪,马鞍捎绳上挂着布鲁棒子,还拴系着一些刚刚猎获的野兽或飞禽,而他们的马后,总会跟随着四五头猎犬。最吸引我的是他们带来的这些猎犬,它们细腰大腔,高大强壮,身体上没有一丝赘肉,闪亮的薄薄皮毛下就是线条清晰的肌肉,它们更像猎豹,而不是狗。它们毛色是最接近自然的冷素的颜色——黑、灰、草白和枯黄。它们冷漠傲慢,高贵不凡,身上往往还带着刚刚跟野兽搏斗过的伤痕。它们卧在马的旁边休憩,偶尔被什么所吸引,目光投向远方的地平线。尽管那时我还小,但我已经意识到,这是一种十分特殊而极不易得的猎犬。它们总是与我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与我以前见过的所有的狗都不一样,我明白,它们只是礼节性地容忍我略显颤栗的抚摸。我还记得其中最为高大的是一头银灰色的雄犬,它身上闪亮的皮毛像是经过仔细抛光的金属,当它凝立不动时,我为它那雕塑般的精美所着迷。那确实是一种在不断的奔跑和狩猎中进行了自我完善的中国原生猎犬。我慢慢地长大,但这些我都记得。

  书乡:这本书的主角是北方将要绝迹的蒙古猎犬,这些年您一直很关注蒙古猎犬的优化繁育,并写作了多部作品。

  黑鹤:2013年,我创作完成自己第一部关于蒙古细犬的作品《叼狼》。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开始。随后的几年,随着我接触这个犬种,并了解到更多关于这个犬种的故事,我意识到,我最初对于这个犬种的认识还是过于简单了。它们其实是中国北方已经消逝的狩猎文化一个符号般的遗存,它们的身上负载着更多的东西,那是极富魅力的北方荒野文化的一部分。也正是在这种思路之下,我完成了《叼狼》系列的第二部《疾风》,在这部作品里,有更多关于人与自然的关系的思考,犬是人类与自然联结的一个纽带。

  到目前为止,除了这两个长篇小说,我还创作了一系列关于蒙古细犬的短篇小说。在我的作品里,那些纵马在荒野中独行的猎人身上就有他们的影子。其实,我做不了更多的什么,我能够做到的就是记录一些远去的背影,记录已经在北方随着荒野一起消逝的狩猎文化。

  书乡:蒙古猎犬,一种古老的中国原生猎犬,能否谈谈这种犬的特点?

  黑鹤:蒙古细犬(Mongolia Hound)中国本土原生视猎犬,曾广泛分布于中国内蒙古自治区东部和东北地区,据推测祖先可能为中东猎犬,是与蒙古种猎犬和东北地方犬种杂交,又经数代选育形成的犬种。个体高大骠悍,个别雄性肩高可达80厘米,性情凶悍,性格执着,奔跑能力出众,可用于追猎野兔、狼、狐、黄羊和狍子等猎物,也可以协助猎人围捕野猪等大型猎物,并可作为斗犬和护卫犬,在一些地区也被训练用来捕捉流浪狗。1990年代因国外灵缇犬的引入,蒙古细犬因为速度不及灵缇犬而被取代,种群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因目前中国几乎已无狩猎的环境,在东北一些地区,多与中亚牧羊犬和比特犬杂交用做斗犬。目前,纯血统种犬已经相当稀少,目前仅在内蒙古、黑龙江和吉林一带还有少数爱好者饲养。

  上面是我为这个犬种做的一个名词解释吧,应该算是比较中肯客观的。

  我饲养的蒙古细犬,是猎犬。狩猎这个词语,一般的解释是:捕杀或猎取野生动物。人类最初开始狩猎,就是为了获得最基本的生活资料——果腹的食物、御寒的皮张,这样的时代已经永远地过去了。现代的狩猎似乎已经脱离这个范畴,我们了解到的是为了获得更多的利益而进行的偷猎行为,或者是那些法律允许的狩猎,当然在一些国家这也是一种体育运动,有效地控制一定区域内的野生动物,保证自然资源的永续发展。在中国,狩猎已成记忆。同样,作为狩猎文化中一个重要的符号,猎犬也就失去了它们存在的意义。

  书乡:您认为蒙古细犬未来会怎样?

  黑鹤:蒙古细犬,我不知道它们的未来。

  目前在中国被广泛引进作为伴侣犬的金毛猎犬和拉布拉多犬,其实最初的用途就是猎犬——寻回猎犬,但因它们的聪慧和善解人意,又经多年的选育,最终成为著名的伴侣犬。也许,蒙古细犬也可以经过定向培育,成为护卫犬或伴侣犬。但是,失去了传说中的迅猛与强悍,它们是否还是蒙古细犬。这似乎是一个二难定理。这是一种必然发展的趋势,这世界上有些东西是终要成为历史的。

  而与蒙古细犬相关的北方草原与森林中狩猎的故事,尚还在流传。

  我作为一个写作者,能够做的,也就是记录那段历史,并创作新的故事。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