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杨焱钧:摇曳生姿的光芒

2017-09-15 17:15 来源:搜狐 
2017-09-15 17:15:03来源:搜狐作者:责任编辑:张晓荣

  【杨焱钧,1976年生于山东。导演,编剧,制片人,诗人。中国作家协会山东分会会员。中国剧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盟盟员,现居北京朝阳,北京大元昆昂国际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山东云海纺织董事长。电影作品有《爱阡陌》,《小鬼时代》,《格桑花开》等,大电影《前方》和《大唐妖姬>将在2017年末至2018陆续开机。著有电影文学剧本《前方》,《爱阡陌》,《孤生香》《薰衣草之恋》《大唐妖姬》及45集战争题材电视连续剧剧本《历史》等约150万字。凭《爱阡陌》.在2016第六届北京国际微电影节颁奖盛典上一举摘获“新锐导演奖”。诗歌作品在《人民文学》《星星》《诗刊》《诗歌月刊》《福建文学》《诗选刊》《中国作家》《诗林》《滇池》《草原》等各大刊物发表,荣获第二届“屈原杯”全国诗歌大赛二等奖,多次获得《人民文学》、《诗刊》诗歌大赛奖。作品入选《当代新现实主义诗歌年选·2011卷》,著有诗集《祖国的红松》,《小城赋》等。】

  《一百零八塔》

  一百零八塔

  一百零八片西夏的月光

  隐于圣洁的山水间,神秘、安详

  天色再一次暗下来,黄河疾驶而过

  留下更多的灯火

  今夜,我不谈大浪淘沙

  不谈一个繁华国度的堙灭

  就谈这些月光吧——

  望穿尘世

  一百零八颗喇嘛的灵魂宁静而美

  今夜,我谈那些暗涌的、不可测知的

  比如人生一百零八种烦恼

  据说拜一尊佛塔,烦恼就会消除一个

  我深信不疑

  可心底还是想保留几个

  因为生活啊,至少有一些烦恼

  才能成为生活

  比如青铜峡的大风

  宽广,清澈,像一匹野马跃过塔群

  并爱上这无限迷醉的岁月

  《在鸟岛》

  在鸟岛,我总是小心翼翼

  生怕一张口说话

  就会惊起一只正打盹的白天鹅

  惊飞一群嬉戏的野鸭子

  甚至怕惊动一株芦苇

  怯生生地摇晃。这人间的芳菲和光影

  因为热爱,我选择缄默

  我想,大群大群的鸟类

  被风吹到鸟岛

  神情高洁而玄妙,仿佛啊

  穿越了多么忧郁多么长久的雪季

  突然怒放的花朵

  两万亩湖光,堆积着苍茫

  几万只鸟飞向天空

  和人活于世能有什么不同

  一种强大的命运,自下而上

  发出疾驶的轰鸣

  此刻,夕阳又一次重临鸟岛

  这天地间唯一硕大的火鸟

  正在收拢羽翼

  并向尘世发出悠长的鸣叫和欢愉

  《黄河楼》

  黄河楼,坐在黄河金岸

  大风扬起

  她多像一只大鸟

  随时准备穿越这辽阔的人世

  在青铜峡,一座楼和一条大河的命运多么相似

  即使沙尘呼啸而来,因为自身的庞大

  也从不担心会被蒙蔽

  我相信,一座高楼撑起的天空

  必定是巨大的信仰

  必定有匆匆的行路人,顶着露水仰望

  让仰望的美

  结出一颗又一颗星子

  那一刻,万籁沉静,那些活在低处的鸣叫

  轻轻,轻轻,飞起来

  我更相信有一种热爱

  能阻止黄河突然流得缓慢下来

  再缓慢下来

  她一定看见了——

  从黄河楼上,那一个个

  翩翩飞临人间的日子

  《青铜峡时光》

  让我像一夜春风那样

  站在青铜峡,喊出阔大的月亮

  喊出十里长峡的浪涛,它一次次卷起

  试图以奔腾的力量掀开天书

  可多少年了

  它只能一次次,不甘心地

  带走风沙和浮云

  我喜欢坐在红沙草里

  与一群叫枸杞的王妃交心

  灯火那么美,更迭马群的先人

  躺在羊皮筏子上成仙

  看呀,月光掉进沙枣林里

  抚摩最低处的人间

  而黄河岸,陌生人依然提着灯笼行走

  是大红的灯笼

  在尘世独念天地之悠悠

  我多么爱——

  这起伏的夜色,这无限蜿蜒的人间烟火

  有比青草更辽阔的燃烧

  “达达”的马蹄声由远而近

  我听得出这是一颗奔波了五千年的灵魂

  天籁之花开在青铜峡

  而她开在花里

  伴随二十四个节气的铮鸣跳跃

  如同春天的精灵......

  《被风吹动的时光》

  裸露的根须和墓碑

  都是时光里容易折断的花朵

  它们脆弱的样子被风吹动

  进入一种表情坚硬的安静

  这时,黄昏铺展下来了

  沉默在命运里的那个人

  怀旧的品格开始象云一样低垂,再低垂

  那些正在成长的星辰

  那些急于出发又善于奔跑的姿势

  都更接近一条大河的影子

  我想如果大地是一只乌鸦

  它的羽毛渐至丰盈

  它翅膀上的春天,一天比一天广阔

  哦,我轻轻眺望的爱人

  她背后的月光被风吹动

  正由远而近的潮红

  <<和草一样摇摆>>

  我怀念一只苍鹰

  怀念草丛里两只野鸭子的窃窃私语

  风那么执著,吹得时间无处可逃

  而我的心灵上,始终停泊一对蝴蝶的翅翼

  那颜色青了又黄,黄了又青

  青黄不接的时候,飞上天堂

  我不是一个孤独的人,碧草连天

  有那么多山羊仰望我

  我熟练地甩动鞭子

  连我的烈酒、我的绣花枕头一块甩出去

  连一个外族丰腴的女人一块甩出去

  连我的灵魂一块甩出去

  黄天厚土,万千生灵

  我和更多的命运一样,去向不明

  扪心自问:谁感激过草的馈赠

  她摇摆的姿势活在二十四个节气里葱郁

  那些吞咽风霜的人

  胡子一根根凋落,覆盖着大地

[责任编辑:张晓荣]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