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子”的始创者

2017-09-15 09:51 来源:北京晚报 
2017-09-15 09:51:19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郑化改

  连环漫画《老夫子》自1963年在香港陆续发表后,风靡华人世界半个多世纪。除了平面媒体外,还被多次改编成电视、电影、动画片、舞台剧,就连香港政府禁毒、卫生宣传用的图片,都将“老夫子”作为形象代言人。海内外读者都知道《老夫子》的作者叫王泽,却不知其“始创者”是民国时期天津的漫画家冯棣(1907年至1983年),笔名“朋弟”。

  发现《老夫子》的始创者为朋弟的人,是天津籍著名作家冯骥才。1996年他从埃及回国时途经新加坡,在书摊上发现了名为《老夫子》的连环漫画,当他看到漫画作者署名为“王泽”时,不禁一惊。因为儿时他在天津经常看到《新天津画报》上连载的《老夫子》,漫画作者是朋弟,怎么就变成了“王泽”呢?巧的是,第二年冯骥才在天津的一个画展上,偶遇来自香港的漫画家王泽。谈话中,冯骥才得知王泽曾在天津居住30多年,还曾担任过天津文化宫的美术干部,而后便移居香港。冯骥才问他认不认识朋弟?他说:“认识,认识,很熟。”只此一句。为了不使对方难堪,冯骥才也就没再刨根问底,主动转移了话题。

  事后,冯骥才在仔细分析王泽所作《老夫子》中的人物造型和性格设计后断定:王泽确实搬用了朋弟“老夫子”和“老白薯”的漫画人物造型和性格。于是他用了两年时间搜集史料,一个一个拜访知情人,最后将史料碎片梳理成《文化发掘·老夫子出土》一书,于2001年交由西苑出版社出版。该书以朋弟和王泽各自的“老夫子”和“老白薯”漫画造型对比的形式来昭告读者:“老夫子”漫画造型的“始创者”不是王泽,而是已经过世的天津漫画家朋弟。

  朋弟,1907年生于四川成都,自幼丧父,依靠当川剧演员的哥哥为生。1919年,他考入四川国立成都师范大学艺术系,1930年考入上海艺术专科学校西洋画系,1933年到天津河北省立民众教育实验学校担任美术、音乐、戏剧教员。1936年,朋弟开始画漫画并向报刊投稿。次年,他创作的连环漫画《老白薯》在天津《银线画报》上连载;1941年,他创作的连环漫画《老夫子》在《新天津画报》上连载;1942年,他创作的《阿摩林》在天津《庸报》上连载——三家报刊在同一个时间段内连载同一位漫画家三套不同主人公的连环漫画,这在当时的漫画界还是件新鲜事。这三套漫画的内容大都是反映都市最底层人民的生活,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人物刻画也很细腻。每套漫画的标题都是四个字,从不用文字解说。1944年,朋弟携家眷离开天津返回成都教书,1947年又回到天津教书并继续向报刊投稿。1949年后,他先后在天津新华书店和天津广告社工作,1951年调入中国戏剧研究院直到退休,1983年在北京逝世,享年76岁。

  朋弟的漫画创作高峰期是在1937年至1944年,其间他的作品大量发表在京津两地的报刊上,其中《老夫子》和《老白薯》是他的代表作。这两套作品紧贴生活、针砭时弊,广受社会好评。1949年后由于朋弟专注于戏剧研究,再没有画过漫画,他的名字便在中国漫画界销声匿迹了,已出版的几种《中国漫画史》中,也都没有提到他。

  王泽(原名王家禧,王泽是他的笔名),1924年生于天津,1956年移居香港,1963年开始依照朋弟“老夫子”的造型和性格,创作同名作《老夫子》,还把朋弟《老白薯》里的主人公“老白薯”的造型放进《老夫子》中来进行演绎。由于改革开放之前,内地与香港信息交流的阻隔,致使内地漫画界和朋弟本人对港版《老夫子》的诞生毫不知情。1980年,当天津漫画家黄冠廉将王泽的《老夫子》拿给当时已73岁的朋弟看时,朋弟木然,微笑无语……

  后来,王泽赴美国定居,已于今年年初病逝,现在继承他创作《老夫子》的人是他的长子,名字就叫王泽。

  对一直使用朋弟“老夫子”和“老白薯”造型及性格而继续创作《老夫子》之事,父子俩(笔名“王泽”的王家禧和长子王泽)半个世纪里从未发声。

  笔者认为,“老夫子”的始创者和著作权当属于朋弟,王家父子使用其造型、延续其故事,为社会做出了新的贡献,这值得称赞;但漠视朋弟的著作权,不标注“老夫子”始创者朋弟的姓名,就会让当今《老夫子》漫画的读者误认为“王泽”就是“老夫子之父”,这对真正的“老夫子之父”朋弟不公。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