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资讯> 正文

尹宣:学术译者的现实关怀

2017-09-11 13:51 来源:北京晚报 
2017-09-11 13:51:00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张弘

  读引进学术著作多了,往往会觉得障碍重重。最怕的是错误的译文,其中包括意思错误和人名错误。在人名方面,前些年,曾经传出将蒋介石译为常凯申的笑话。前年我读了几本中国政法大学阿克曼的著作,有的著作出自已经成名的中青年之手,一些句子却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有的译文佶屈聱牙,阅读时极为烧脑。还有译文看似流畅,但主持著作译事的阿克曼弟子田雷告诉我,其中有很多地方都译错了。对于读者而言,准确而流畅的译文,简直就是一种奢求。因此,几年前我阅读尹宣先生的两本译著《联邦论》和《辩论:美国制宪会议记录》时颇感惊讶。翻译学术著作而无翻译腔,读来犹如一位中国人自己写出的作品是最难的,尹宣先生的译笔,的确令人敬佩。

  1942年,祖籍湖南的尹宣先生生于桂林。21岁时毕业于华中师范学院(现在的华中师范大学)外语系俄语专业。他曾在武汉一中任俄语教师,其后自学英语,改任英语教师。上世纪80年代初,尹宣因为考研,认识了武大教授刘绪贻先生。之后考研未果,但接受刘绪贻先生邀请,参与翻译了《美国式民主》、《多难的历程:四十年代至八十年代初美国政治生活史》。

  1988年,尹宣申请到伊利诺伊大学的奖学金,赴美主修社会学,并于1991年获得硕士学位。1995年,尹宣在纽约的中文报纸《侨报》做编译,将美国各个大报的新闻翻译成中文。在此过程中,他感觉法律内容在美国新闻中占据了很大比例。他利用业余时间翻译美国宪法,之后开始着手翻译《辩论》,并且用两年时间全部译完。为此,他查阅了大量的历史文献。翻译期间,他于1997年在纽约遇到了北京三联书店前总经理沈昌文。此时,沈昌文刚卸任不久,应辽宁教育出版社社长俞晓群邀请,为其策划图书。沈昌文对于尹宣正在翻译的《辩论》兴趣十足,他答应促成此书的出版。2001年,尹宣回武汉定居,此书于2003年由辽宁教育出版社出版,尹宣为其撰写了一万多字的长文加在书前。

  为了翻译《辩论》,尹宣投入了巨大的精力和心血,自己增加了600多条注释。这些注释是此书的重要内容,并占了相当大的篇幅。不料,一著名学者将《辩论》改写成通俗著作,另成一书于2004年出版。此举令尹宣先生大为不快,2007年在某报撰文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一是自己辛辛苦苦加上的注释,被该学者大量引用,二是在通俗化的过程中,大量的时髦新论歪曲了原意。此事最终不了了之。

  2006年,尹宣在某报著文,认为《联邦党人文集》应该翻译成《联邦论》。此文引起了译林出版社的注意,很快派人去武汉,邀约他重译《联邦论》。当年12月,尹宣开始翻译此书,用13个月完成了60万字的翻译。稿件交给出版社之后,尹宣与出版社编辑一再电话联系,反复商榷。尹宣先生本来计划翻译莫顿·博顿编纂、1965年出版的《反联邦论》,遗憾的是天不假年,2009年1月,尹宣先生因为心脏病突发,病逝于武汉。他没有来得及译出《反联邦论》,而2010年5月出版的《联邦论》成为他最后的译作。

  尹宣对翻译工作的重视,投入的时间和精力,花费的心血和汗水,在翻译家中极其罕见。为了体现《联邦论》每个具体句子反复诵读的音乐感,2007年,他聘请了两个大学生,一位定时朗诵《古文观止》,另一位定时朗诵《红楼梦》,目的就是为了寻找并且让自己处于汉语的音乐感之中。翻译《联邦论》,他增加了300多条主要是知识性注释和交代出处的注释。译完全书后的2008年1月到4月,尹宣又重新编写了全部注释,将其改为为正文提供背景的注释,而且尽量按照时间顺序排列,使其自成系统,“注释加起来,可以独自成书。现在,任意挑选一两条注释,便可以发挥为一篇论文。”

  尹宣急读者之所急,想读者之所想的增量性翻译,大大方便了两书的阅读者。二百多年前的美国,与今天的美国有着巨大的不同,作为汉语读者,有些知识背景和人物、事件均完全陌生。大部分中国人知道华盛顿是美国首任总统,但知道亚当斯、杰弗逊、汉密尔顿、杰伊、麦迪逊等人的就不多,了解他们生平事迹的人就更少。至于美国当时面临的国际形势、国内动态、民众诉求、生活风俗、经济状况等情况的就更是寥寥无几。因此,无论是《辩论》还是《联邦论》,对于中文读者而言均有相当大的知识障碍。即便是懂英文的读者,直接阅读原著也会有诸多地方不甚了了。尹宣先生的翻译和注释,可谓中国读者阅读这两本经典学术名著的桥梁,大大方便了读者,使他们回到历史的语境去理解书中的人物和观点。而书中提供的增量性知识,则为研究者和出版者提供了更丰富的信息和线索。借此,他们可以在知识的田野里顺藤摸瓜,做进一步的工作。

  我注意到尹宣先生的时候已经很晚。当时,万圣书园总经理刘苏里对我谈起辽宁教育出版社出版的《辩论》,对译介此书的尹宣先生表达了尊敬之意。其时,《联邦论》尚未面世。没过多久,就传出了尹宣先生去世的消息。其后,《联邦论》《辩论》两书均由译林出版社出版,尹宣先生辛勤劳动的成果,也得到了学界和读者的普遍认可。以翻译而言,认真负责的名家很多,但是,有深厚现实关怀和人文理念的翻译家并不多。在我看来,尹宣先生和董乐山先生可以并称双璧。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