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资讯> 正文

蜻蜓FM《矮大紧指北》上线首月订阅用户10万加,声音付费背后有哪些秘密?

2017-08-11 15:19 来源:东方网 
2017-08-11 15:19:23来源:东方网作者:责任编辑:李超

“矮大紧”上线首月收入破2000万,声音付费背后还有哪些秘密?

  猎云君:作为一个知名网红和大IP,高晓松之前无论是《晓松奇谈》、《晓说》还是《奇葩说》都是视频,而且都是免费的,收入或变现主要靠广告。而这一次,是高晓松在全音频领域的首次实践,并且是首次试水内容付费,同时也是蜻蜓FM在付费领域的一次重要尝试。

  矮大紧跟高晓松不一样。

  “高晓松从小受到的教育是纵横四海,改造世界,但矮大紧不是,他好吃懒做,最大的理想就是不劳而获。”在《矮大紧指北》的发刊词上,高晓松如此说。

  矮大紧是高晓松三个字的反义词,高矮、小大、松紧。是观众调侃音乐人、词曲创作者、制作人、导演、脱口秀节目主持人高晓松的一种说法。

  《矮大紧指北》是一档由蜻蜓FM与高晓松联合出品的付费音频节目,总计156期,每周3期,售价200元/年。6月12日,《矮大紧指北》正式在蜻蜓FM开播,上线仅一个月,付费用户即超10万,总收入超2000万,成为当下音频类节目的“网红”。

  节目分为“文青手册”、“闲情偶寄”、“指北排行榜”三个部分,定位于“品位提升”。节目不讲类似于“得到”专栏那种逆人性的“知”,要讲顺人性的“识”,在和用户的侃侃而谈中让用户解压,顺便增长见识。高晓松说希望听了节目的人都能够更加快乐、更加幸福,而不仅仅是更加成功。

“《高晓松指南》已经聊了这么多年,所以这次就换成《矮大紧指北》。”谈到节目名称,高晓松解释说。对于节目内容,高晓松认为,“其实就可以简单的理解为一个聊天节目,陪你聊的是有独特精神文化的百晓生。”

  “《高晓松指南》已经聊了这么多年,所以这次就换成《矮大紧指北》。”谈到节目名称,高晓松解释说。对于节目内容,高晓松认为,“其实就可以简单的理解为一个聊天节目,陪你聊的是有独特精神文化的百晓生。”

  “录的时候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高晓松说。“因为你坐在一个小屋子里,或者坐在自己窗前,一个人也没有,就自己对着话筒。窗外可能是夜色或者人来人往,带着耳机,边上还有点儿消音板之类的东西,突然间找到了当年认真做唱片的感觉。”

  利润比卖白粉还高“之所以想到帮高晓松做音频,是因为我们发现《晓说》在蜻蜓FM的播放量超过了视频,这档节目很多人说不是为了看脸,而是为了听他的声音,所以高晓松更适合做音频。”蜻蜓FM总裁钟文明在2017网易未来科技峰会说道。

  但是对于这档节目,蜻蜓FM起初还是有顾虑的,在当下这种追求技能学习的知识焦虑时代,用户会为这种侃侃而谈的节目形式买单吗?

  但事实证明,这些高晓松根据蜻蜓FM平台数据有针对性制作的内容,观众们是买账的。甚至还有用户抱怨节目时长太短,听得不够过瘾。

  对此钟文明认为,高晓松的节目一直质量很高,这次推出付费,用户为喜欢的内容买单是实至名归。而且他认为,十万只是一个开始。“目前这档节目在没有宣传推广的情况下,才一个月,付费用户就超过10万,后面还有11个月,大家可以算算这笔账。”

  “200元对于音频节目来讲,其实价格并不低,已经超过优酷、爱奇艺等视频平台一年的会员价格,而这还只是一个节目。”一位业内人士说道。

作为一个知名网红和大IP,高晓松之前无论是《晓松奇谈》、《晓说》还是《奇葩说》都是视频,而且都是免费的,收入或变现主要靠广告。而这一次,是高晓松在全音频领域的首次实践,并且是首次试水内容付费,同时也是蜻蜓FM在付费领域的一次重要尝试。

  作为一个知名网红和大IP,高晓松之前无论是《晓松奇谈》、《晓说》还是《奇葩说》都是视频,而且都是免费的,收入或变现主要靠广告。而这一次,是高晓松在全音频领域的首次实践,并且是首次试水内容付费,同时也是蜻蜓FM在付费领域的一次重要尝试。

  就在《矮大紧指北》不断创行业新高的同时,蜻蜓FM另一款与作家蒋勋合作的付费音频节目《细说红楼梦》,目前累计播放量也超过2亿次。

  而此前,吴晓波与蜻蜓FM联合打造的首款付费节目《腾讯是怎样长大的》也卖出了88元的价格,这档节目只有5期,节目总时长也只有300分钟,但无论是收听数量和收入均超出预期,成为付费精品专区第一个“爆款”。此后,包括蒋勋、冯仑、梁宏达、梁冬、金庸武侠全集等付费内容纷纷上线。

  “我们这个行业还很新,但潜力非常大,大在哪里呢?我们一旦赚钱就是暴利,因为我们成本远远低于他们,但我们赚的钱可能跟他们一样,甚至超过他们,比卖白粉还高。”钟文明说。

  而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全国各地的广播电视台基本都是靠电台养着电视台。“国内有一家广播电视台,去年全年在广播电台的投入只有1个亿,但收入却达到7个亿。”他说道。

  之所以有如此高的收益率,原因就在于与视频相比,音频的制作成本更为可控,制作门槛也更低。广播电台的运营成本除了设备的维护以外,其他主要就是人力成本。但视频不同,除了场地道具、拍摄剪辑、宣传推广等费用,往往还有艺人高额的酬劳。

  而对于互联网音频平台,以前盈利模式主要是卖广告。“CPM10块钱,1000人看见后广告主给你10块。现在做付费,高晓松卖200,蒋勋卖100,1000人里有一个人转化了、付费了,就是10倍;10个人转化了就是100倍,整个商业模式一下子拉高了。”钟文明解释说。

  因此,虽然电视吸引了更多人的目光,但电视往往不挣钱,甚至还在赔钱。而往往被人忽视的广播电台,却有着非常好的收益。

  音频付费的风口来了?

  在移动互联网的场景下,音频是唯一具有伴随属性的媒体。当用户眼睛被占用的时候,音频就成为一种非常方便获取信息和娱乐的途径与方式。

  “文字很方便,视频很生动,但它们最大的问题是不便携,人们在走路、开车、做家务时,都没办法看东西,但可以听,在这些场景,视频再好也打不进,声音具有独占性。”钟文明将这比作“平行的时空”,他认为,未来音频的渗透空间非常大。

  而在喜马拉雅FM联合创始人、联席CEO余建军看来,音频的机会在于帮用户“省时间”而非“抢时间”。

  如今,人们学习的方式已经不仅限于书本。而是一个由网络、视频、音频、实体书籍等组成的多媒体矩阵,通过对媒体矩阵里不同媒体的有机调用和结合,获得最佳的学习效果。相比起其他媒体形式,音频是人们获取知识成本最低且最能被碎片化利用的工具。

  且随着移动端内容越来越丰富,人们每天沉迷在手机上的时间也越来越多,这让眼睛已经不堪重负,极度疲劳。因此对于大部分不需要借助视频来表达的内容,比如英语、相声、知识等等,可以让用户更多地采用听的方式。这些都为移动互联网音频行业的发展提供了机遇。

  据蜻蜓FM提供的数据显示,《矮大紧指北》的订阅听众接近半数是上班族,男性略高于女性,而北上广和江浙是订阅量最高的地区。在这些较发达地区,人们对于利用碎片化的时间学习有着更强烈的需求。

[责任编辑:李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