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资讯> 正文

《我的灵魂很严肃》作者专访

2017-08-09 11:47 来源:中国网 
2017-08-09 11:47:52来源:中国网作者:责任编辑:张晓荣

  记者:刘土呆,听说你最近出了一本新书,《我的灵魂很严肃》,太厉害了,恭喜你啊!

  刘土呆:感谢,但准确的说这不是我的新书,因为我没出过书,也就没有旧书。

  记者:但这本书总归是新的,对吧?

  刘土呆:也不是完全新的,里面还有我去年写的内容。

  记者: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回答以上的问题。

  刘土呆:这本书经过一年来的精心的策划、构思、创作,不仅内容经过严格把关,连封面设计、文案和插画都经过我和资深出版团队的反复探讨和修改,最终呈现出这种又萌又贱的良好效果。

《我的灵魂很严肃》作者专访

来两口精神食粮

  记者:嗯,你的家人看到你都能出书了,他们的心情是不是很激动?

  刘土呆:其实我把书带回家并摆在了显眼的位置,我没告诉他们那是我写的,就想看看家人真实的反应。 我家人看了后说这作者果然很有自知之明,真是文如其名。我也就没好意思承认作者就是我。

  记者:这个……看来你的才华还是需要广大外界读者的评判。那么,是什么让你毅然中断了日进斗金的剧本创作,回归文学领域,写这样一本书?

  刘土呆:因为我的剧本改了一百多遍也没通过,而这本书我写完不用改就通过了。

  记者:可以谈谈你是如何走向写作之路的吗?

  刘土呆:我毕业之后在电影公司上班,本来应该每天在人声鼎沸的下午三点在电脑前敲一部电影的故事大纲。后来突然有一天,我被我的工位遗忘了。 为了避免被家人鄙视,我开始在家伪装自己在写剧本。白天家人不在时我不需要伪装,但大概就是每天晚上八点到十二点,家人们回来的时间,我必须在电脑前打字。

  后来,为了让这些字显得规整一些,我把他们分段贴到豆瓣上,突然有一天,被一些人看到并传播开了。读者们总是催更,我就继续写了下去。

  记者:在豆瓣突然“火”了的你,想过不再上班了吗?

  刘土呆:想过,但奈何没多久我的工位就想起了我的咖啡渣,我的日程安排,我的腰臀背部,我的多肉植物,我的客户关系,我的梦想,我的头发丝,它在某一个上午之内对我发了十二道金牌,命令我即日重返它的领地。

  记者:嘿,你和你的工位还真是相爱相杀。那么你有没有想过根据你们之间的纠葛创作一个故事?

  刘土呆:尽管我没有为它专门写一个故事,但我想我的每个故事里都有对它说不清道不明的爱、思念、饥渴、嫉妒和鄙视。

  记者:为你的工位感到压力山大一分钟。那么,在你的写作道路上,有什么作家对你影响特别大吗?

  刘土呆:除金庸先生之外毋庸置疑还有卡夫卡、佩索阿、余华、胡安鲁尔福和理查德耶茨。

  记者:哟,你还读过不少名著啊?可以告诉我这些作家的思想如何影响了你吗?

  刘土呆:这些作家的作品告诉我一个道理,在现代社会,做一名安分守己的小职员,每天朝九晚十是通往觉悟的唯一途径。好好地卖保险,或是当个翻译,或是看过成千上万颗烂牙的模样,都可以帮助你洞悉空不异色、色不异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的本质。

  ——一名好的作家需要表达出这样的主题。

  记者:可恰恰相反,听说看了你这本书的人都辞职了,这是你想要的效果吗?

  刘土呆:不是,辞职只是暂时的,最终人们还是会回去上班。上班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上班制度的诞生是人类有别于动物的重要发明,上班让生命有了意义。你可以去gap year,但你还是会回来的。不信抬头看,苍天放过谁。

  记者:给一位浪费过你很多阅读时间的作家点一个“没有帮助”吧。

  刘土呆:哼,几十年后都进土,我可不得罪人。

  ——哦,他的站立式写作这一点还是对我有所帮助的。

  记者:你这本书分了两个部分,能告诉我是谁给你分的吗?上卷叫“谜之世界”,下卷叫“谜之人物”,你逻辑学得够好的啊,不知道“世界”里头包含“人物”吗?

  刘土呆:我的脑洞范围很大,而编辑让我把这些故事串起来。我找到了一部分全是写我深深思索过的那些人的,于是就叫谜之人物。另一部分写我深深思索过的另一些东西,只好叫谜之世界了。

  记者:“谜之世界”里这篇《集团的秘密》写的是最近快倒闭的那家上市公司吗?

  刘土呆:本故事纯属虚构,别以为北京四环边16层的大楼的公司就那一家。

  记者:嘴够硬的,那你的同事小黄是虚构的吗?

  刘土呆:她同时还是我学生时代的同学与室友,是一名薛定谔的小黄,可以自由存在于我任何的时期。据说她有一颗永远清高的灵魂,搭配我永远严肃的灵魂。清高和严肃是一对好朋友,我们只要相遇,就能发现世界的真相。

  记者:刘土呆,听说你已经结婚了?

  刘土呆:嗯哼。

  记者:30岁不到就嫁出去了,这么好嫁证明你根本不是优质女青年啊。另外严肃的灵魂怎么可能30岁前就想明白婚姻大事?而如果你没想明白就结婚,你如何能对得起你自己严肃的灵魂?

  刘土呆:第一点我无力反驳,第二点,就是因为婚姻,才促使我想了更多严肃的问题。可以说婚姻让我的灵魂更加严肃了。

  记者:已婚的感觉怎样?

  刘土呆:目前来说婚姻与我的工位相比,与我相爱相杀的力度小很多。大部分时间我待在里面很舒服,少部分时间我想浪迹天涯。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意识到你的灵魂很严肃的?

  刘土呆:聊天超过半小时,当所有人早就不记得话题的开始而我还坚持用“所以”说出三段论的最后结论的时候。

  记者:大家听到什么反应?

  刘土呆:大家看到我还记得谈话的开头时,发出的嘲笑让我尴尬得无处遁形。

  这种孤独感让我想找到同类。本来我已经放弃找到同类了。但从读者的反应来看,其实我们这种人还是挺多的。

  记者:我要下班了,对你的读者说一句话吧。

  刘土呆:结束得这么突兀吗?《我的灵魂很严肃》是一本买了不会后悔的作品,请大家多多支持。

  记者:广告打得真生硬。

  刘土呆:这不是广告,我是真心这样认为的。

《我的灵魂很严肃》作者专访

  为什么土呆的签售现场有盘子和筷子?因为这是一场朋友们为我办的签售会:)

    (明天当当有抽奖活动,具体情况明天透露哦!!)

《我的灵魂很严肃》作者专访

[责任编辑:张晓荣]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