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资讯> 正文

从诗歌之美 折回现实

2017-08-07 12:47 来源:解放日报 
2017-08-07 12:47:21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何南

  “志刚兄弟的性格为人和我很投缘,我喜欢朗诵悦耳入心的好诗。他的诗在继承中发扬且回归了中国诗歌的优美精神,试图重新找回中国文字组合的本真,在现代诗略显浮躁的今天,坚持写诗并写好诗,难能可贵。”这是演员濮存昕对崔志刚本人及其诗作的评价。

  人投缘,自然就会大大缩短走进诗作的距离;如果恰巧又爱投缘者的作品,势必会使这“缘”呈几何级增加。此时,诗句便化为神奇的手,将一切障碍完全拆掉,包括桥梁。因为,人与诗已然完全契合,不再需要多事的桥梁了。

  几十年前,闻一多先生曾提出中国新诗的“三美”主张,即建筑美、绘画美、音乐美。并身体力行,写出了一批“三美”齐备的新诗,一时间,不同流派的诗人并行或追随,竟绚烂成中国新诗最早的春天。

  看崔志刚的诗论,也对“三美”极为推崇,且提出“新复古现代诗”的概念,试图以自己的笔力拉新诗向“三美”靠拢。事实上,他已在公众号上推介了太多这样的诗,并将自己的主张体现在自己的诗作里。

  在长长的诗论文章中,他提出,诗歌要“能懂”“能诵”“能用”“能通”“能承”“能生”“能静”“能共”“能梦”,这样的主张便是遥追闻一多先生的具体行动。

  他认为,无论怎样的文学形式,诗词歌赋、小说散文,凡是形诸文字的作品,能够让人看懂,能够明白创作者的表达意图,这应该是一个最基本的准则。

  继承,发扬,回归。难怪老诗人洛夫对崔志刚这样不吝赞美:“他年轻,他的呼吸中,血液中都充满了诗,其诗心奔流于现实与理想之间,其情感激荡于古典与现代之间。我不知道他的诗龄,但我相信,他的诗是独具风格的创造,一种价值的创造。”

  自《诗经》始,中国诗歌一脸朴素地降临,到唐诗、宋词、元曲,一路迤逦走来,虽面容略变,但内质如故,蕴涵于其中的美是永恒的,这种美让人悦之吟之,舞之蹈之,心折不已。

  然而,正如崔志刚在《我把声音读进生命》 一诗中所写的那样:“我甚至有些痛恨自己/总是能在完美中察看到尖利的创伤/即使是最细密的紧致肌肤/也能一眼窥破分子间隙的轻狂”。一句话,他的目光从诗歌之美中折回现实。现实中的某些诗歌,或技巧繁复、意象堆叠、不知所云,或简单粗暴、弃尽章法、品之无味……对诗歌寄予的理想依然丰满,但现实的骨感硌得人心痛。

  这种心痛,肯定与一个人诗歌的灵性有关。但说出来、形成文字,却首先与责任感与勇气有关,远高于诗灵了。

  《我把声音读进生命》

  崔志刚 著

  人民日报出版社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