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阅读> 正文

特洛伊寻迹

2017-08-03 10:48 来源:文汇报 
2017-08-03 10:48:16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①特洛伊古城残基

  ②杀牲祭台

  ③议事会残墟  (沈坚 摄)

  沈 坚

  古希腊《荷马史诗·伊利亚特》中描述的那场持续十年之久的特洛伊战争,曾脍炙人口,引天下无数士子为之折腰、慨叹。神话耶,历史耶? 随着19世纪考古发现的重大进展,蒙在故事上的神秘面纱正渐渐掀开,人们的目光也被导向土耳其海岸,东地中海的达达尼尔海峡沿线。特洛伊遗址,并非子虚乌有的构拟,而是实有其地。由于地处地中海通往黑海的要冲,那场战争即使曾经发生,也肯定不会如文学想象的那样是仅为争夺海伦,而更像是关涉夺取海峡控制权一类的战略需要吧。

  作为一个学史者,去土耳其旅行,自然不会错过参访特洛伊。那天,我们一行是从西岸的盖利博卢乘渡船横越达达尼尔海峡,沿东岸小亚细亚一侧公路西南行,最终抵达遗址的。特洛伊遗址的确切位置,距达达尼尔海峡出口处的恰纳卡莱海峡已不远。

  遗址入口处,竖立着一座当年好莱坞拍戏时制作并留赠的木马,多少显得煞风景,不过遗址的其余部分还是保护得相当完好的,不动手脚,原样留存,原汁原味,给参观者留下极大的想象余地。从遗址区展示的图片、文字资料可知,特洛伊遗址的考古揭露文化层,前后竟达九层,其年代跨度之大,实非可期,从远古青铜时代,直至罗马时代都有。具体说来,早在公元前3000纪—2000纪时,特洛伊一带便是个繁华的文化中心,为统辖周边农业社会的首府。自约公元前1100年—公元前700年期间,曾一度出现衰落,无人居此。是战火的摧残,还是别有他因? 在此之后,希腊移民开始进入,在希腊化时代和罗马时代,此处称伊里昂。公元前6世纪后,该地区相继为波斯人、亚历山大大帝、塞琉西王朝、帕加蒙王朝和罗马人所统治。公元前85年,当地曾遭罗马破坏,随即由苏拉部分复建,奥古斯都和一些帝国皇帝也曾推进过它的恢复。但至4世纪君士坦丁堡城市崛起,交通重心北移后,伊里昂的影响就益趋低落,渐至湮没无闻。中世纪土耳其人统治小亚细亚后,此地又更名为希沙立克。

  特洛伊遗址拥有多重文化层,表明历史上人们似都乐于选择在此定居,大约环境优越,位置显要之故。遗址的发掘和确认,德国考古学家谢里曼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这位出生于北德小城的穷牧师之子,因童年获赠一部有关特洛伊大火的历史书籍而痴迷不已,终生确信故事的历史真实性。他在经历人生的诸多艰辛之后,曾一度经商致富,却仍初心未忘,弃商治学,将全部财力、精力投入考古研究,四处参与发掘活动。1868—1873年,谢里曼在小亚细亚的发掘活动取得成果,确定了荷马的特洛伊城遗址。1874年他出版《古代特洛伊》一书,将其发现公诸于世。此后,学界和公众也就接受了他的这一观点。谢里曼去世后,他的同事德普菲尔德继续了他的发掘和研究工作。特洛伊遗址发掘中获得数千件文物,多已被送交柏林博物馆收藏。进入20世纪后,美国辛辛那提大学的学者们又加以进一步的发掘。

  走进特洛伊,整个遗址区,面积颇广,游人却不多,处处显得孤寂、静谧,可以慢慢去看,发点思古之幽情,也不打紧。遗址入口不远处,整齐排列着一堆堆残余的古建筑构件,柱身、柱头、陶罐、陶质输水管,更多的,则是随处可见的石砌围墙,块石成了最主要的建筑材料———这是当年的宫殿或城墙,豪宅或店铺,民居或剧场,神庙或祭坛? 这一切似乎都在提醒你,进入一块文化圣地了,高兴的话,或许也可跟古人聊上几句。

  古城的残基 (图①),十分明显。不同时代的堆积层,尽管相当丰厚,但裸露的部分仍不少,无不散溢着重要的文化讯息,引起考古学家的浓重兴趣。从对埋藏物的分析可知,早期的特洛伊可能是个要塞,政治统治中心,有国王的宅邸。据推测,那时特洛伊的居民可能来自希腊爱琴海沿岸、基克拉泽斯群岛、克里特岛及大陆上小亚细亚一带。到了第八个文化层时期,开始出现了最初的希腊移民地。叠压在上的第九个时期自然最为晚近,一般认为就是希腊化时代和罗马时代,称作伊里昂的那一时期。遗址区的个别地段,为了清楚标示这样的考古文化分层,也颇具眼光地明确标上了拉丁数字的一二三,以向非专业的大多数参观者普及一点考古常识,这是很可瞩目的理念。

  我们看到,一些当年可能为民居的房屋内墙,涂有一层红泥,跟现今某些乡村地区依旧可见的习惯几乎无异。而豪宅风范也往往显而易见,譬如,我们看到一处依地势建于高台地上的豪宅遗迹,连带着精心铺筑的宽敞下坡石道,应为当年院内马车的出行之路。遗址管理部门给游客提供的复原图上,便清晰展露了这当年的样貌,显得十分气派,与周邻普通民居适成鲜明的对比。在当时的特洛伊,平民和富豪的住宅并存,业已判然两立。但同时,也还有一些城市市民共同使用的公共建筑,今人不难辨识。例如特洛伊的杀牲祭台 (图②),那是定期宰杀牲畜、向神献祭之所,这种献祭的圣所在古代社会常是不可或缺的。此处的祭台为正方形高石台,祭品置于其上,一侧还有圆形水井,长方形杀牲台。宗教祭拜活动,对当时的城市市民来说,无一例外,都会参与的。还有神庙,也是众人会聚的地方。从尚存的圆形立柱残部、柱础和倒地的石柱断片来看,当初这里的神庙尽管不大,还是有模有样的。特洛伊如同那些典型的希腊城市一样,也有通过议事会的讨论和争辩来决定城市重大事务的传统。我们看到的特洛伊议事会建筑 (图③),是一处半圆形的石结构建筑,有层层石阶,类似希腊露天剧场,只不过仅七八层台阶,不高。这样的规模和范围,实难容下全城市民观剧竞技,但城市精英若开个会议议事,却也足矣。

  早先一说特洛伊,总离不开战争,希腊大军的战舰一直抵及特洛伊城下,耍弄木马计留下的那个藏了伏兵的大玩具,也是海上载来的。所以,印象里的特洛伊城似乎紧靠大海,蔚蓝色的海洋岸线直逼城墙,给两军对阵的战场也没留太多空间。布拉德·皮特主演的那部好莱坞特洛伊大片的外景选择或制作,也是按的这一思路。然而,真到特洛伊实地看了,却已不是那么回事。如今的海岸线,早已退到七八公里以外的视线尽头,三千年来沧海桑田般的巨变,使得海岸线已远离当年的特洛伊城。坐在废弃的古城残墟上,抬眼眺望达达尼尔海峡波光粼粼的水色,竟难于复见,已是那么渺远,那么不可思议了。念天地之悠悠,感时空之渺渺,从神话到现实,亏得谢里曼啊!沈 坚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