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书评> 正文

本色英雄青史外

2017-08-02 09:02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7-08-02 09:02:15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徐贵祥

  徐贵祥曾被评论界誉为“正面强攻”的军事文学作家,所谓正面强攻,指的是他善于营构宏大的结构,严肃的主题,善于塑造充满血性与阳刚之美的军人形象,指的是作家拥有驾驭阔大场面,把控重大题材的力量,比如他的《历史的天空》《高地》《八月桂花遍地开》等等。但是他的中篇新作《鲜花岭上鲜花开》却以“迂回包抄”的手法给我们讲述一个深情的故事,曲折地表达了对英雄迟到的礼赞。

  说《鲜花岭上鲜花开》叙事上的迂回包抄,是缘于它多线索结构与故事结构的层层叠加。从小说中的人物毕伽索的视点看,这是一个民营企业家的奋斗史与自我救赎史;从亓元、乔梁看,这是当下青年进行中的成长史;从查林看,这是一个落魄文人由利到义的心灵史;而在韦子玉、弓珲身上,我们可以看到新型政府官员的胸怀和理想;如果我们集中注意力到干街这个皖西的山间小镇,竟可以看出中国乡村的变迁与现代乡镇建设的现实与未来……而在这些表层故事的后面,是毕启发,是乔如风、乔大桥等几代军人的辉煌、屈辱与坚守。从这样的概括与转述中,我们已经可以看出作品内容的丰赡,看出作家建构复杂叙事的能力了。当我们依凭这些线索从不同角度进入作品并殊途同归来到故事的结局时,便会渐渐明白作品的内核是一个历史的迷团,是扑朔迷离的流波之战。故事的主人公竟是游离于故事主干的毕启发,他是毕伽索的父亲,一位新四军的排长,一个战场上的“逃兵”,一个偏僻小镇的裁缝,一个被人们鄙视的废人,一个每天喝上二两酒的口齿不清的老人……

  一切都是为了解开那个谜团,一切都是为了洗去莫名的冤屈,一切都是要让英雄堂皇地站在人们的面前,一切都是在向那些无名的战士们致敬。与徐贵祥以往的许多作品不同,他没有正面描写硝烟弥漫的战场,也没有用传奇的故事演绎战争,甚至没有对英雄完整的描述。但是,英雄就在那里,他们从迷雾中走出,从歧义丛生的传说与污名中走出,一步步清晰、明亮、凸显,终归立于天地之间。

  《鲜花岭上鲜花开》让我们再次意识到了一种特殊群体的存在价值,那就是英雄。英雄是人类的杰出者,他们有理想,有信念,有追求,继而以自己的智慧与力量自觉践行这些理想与信念,并且创造出超越同侪的事业。更为重要的是,他们能将这些置于高出自己生命的崇高地位,慨然担当,视死如归。因此,英雄的意义与价值总是具有超越性与感召性的,他们所从事的事业也许会沉入历史,但他们的精神却与日月同辉,影响着同代人甚至永远。英雄总是集时代、民族与国家精神于一身。不能设想一个民族与国家没有英雄,更不能想象一个时代、国家与民族会忘记或漠视英雄,倘若如此,精神便无从体现,信仰更无处安放,那样的社会必定是失去了脊梁的软体和失去了凝聚力的散沙。这也许是《鲜花岭上鲜花开》重要的意义之所在。徐贵祥说:“我们必须擦亮我们的心,用文字,用文学,表达我们对英雄的敬重。发现英雄,书写英雄,呼唤英雄,是我的职责所系,也是我的理想信念。”这样的写作理想于今难能可贵。

  《鲜花岭上鲜花开》写了英雄,但它可能会改变我们对英雄的想象,可能会改变我们经过传统英雄叙事阅读而定型了的审美经验。徐贵祥告诉人们,英雄是多种多样的,英雄的写法也是多种多样的。毕启发与传统的英雄形象差距实在太大,他既无英武的形象,也无豪言壮语。将他的业绩细数开去,也就是在茅坪战斗中打死一个鬼子,在流波与敌人打了一场遭遇战。他的后半生不但乏善可陈,还因为负伤离队背负了“逃兵”的恶名。然而,当历史的细节层层打开时,谁又能说他不是英雄呢?那种初上战场的一战成名,那种突发情形中的果断出手,那种非常情境中的忍辱负重,那种一直将战友铭记于心的手足情义……小说固然有像韦梦为那样潇洒威武、气冲霄汉、名满天下的豪杰,也有毕启发这样平凡朴素、命运多舛、已经没身人海的百姓,他们都是英雄。而且,《鲜花岭上鲜花开》用力所在恰在后者。丰富的生活积累,特别是革命老区的历史让徐贵祥明白,在那些名垂青史的英雄榜的后面,是成千上万的无名英雄!而这部作品正是作家通过毕启发这一形象的塑造向那些沉睡在大山深处、历史沟壑的英雄们送去的一个永远是迟到的但却是真诚的敬意。

  《鲜花岭上鲜花开》,与其说是写英雄,不如说是发现英雄。这才是小说真正的主线与文心所在,也是作品最具价值的主题之一。这一价值固然是对英雄的重新发现,让英雄归位,还英雄尊严,更重要的却是发现的过程与发现者形象的塑造。这些发现者的形象各具个性。毕伽索是毕启发的儿子,他成长于特殊的年代,亲身感受到“逃兵”对一个人、一个家庭的伤害。当毕伽索成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时,他迫切需要去掉父亲头上的这顶帽子。为此,他不惜重金买文造假,他不但要去掉父亲“逃兵”的恶名,而且要让父亲作为英雄登上故乡的名人墙。一开始,毕伽索确有功利与私心的考虑,但随着故事的进展,他不需要造假了,他发现了父亲真正的历史,父亲是货真价实的英雄!父亲的历史改变了他的价值观,在寻找和发现中,毕伽索完成了自我的救赎和人格上的脱胎换骨。相比起毕伽索的这种精神涅槃,亓元、乔梁,特别是亓元,他们对英雄的崇敬几乎是与生俱来的。亓元之所以加盟梦为公司,就是因为传奇英雄韦梦为的感召。当她偶然得知毕启发的遭遇和毕伽索的心愿后,便暗中开始了对毕启发历史之谜的寻访与索解。与毕伽索一开始的动机和手段有别,亓元是凭着真诚之心,以理性和科学去洞幽探微、寻根找据的。正是亓元和乔梁,包括毕伽索、查林的努力,真相水落石出,毕启发终被发现和承认。无论是亓元与生俱来的英雄情结,还是毕伽索后来人生境界的升华,作品都以强大的艺术力量和人物的性格逻辑告诉我们,英雄的力量是伟大的,它对人心的感化、精神的提升、性格的塑造似春风化雨,又如磁石引针。尤其像亓元、乔梁这样的形象无疑给我们提供了重新认识当代青年的独特视角,打破了人们对他们的概念化想象。当代青年远不是戏弄历史的嬉皮士,不是抛掷价值的虚无者,也不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的身上也有着向善的愿望,也有着英雄的基因。

  好的作品就是如此,它指认人性之美与生活之善,给人慰藉,给人希望。汪 政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