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资讯> 正文

新发现的萧红佚文《小事》

2017-07-17 13:37 来源:羊城晚报 
2017-07-17 13:37:53来源:羊城晚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2014年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的《萧红全集》,由萧红研究专家章海宁先生编纂,收录了近年来新发现的萧红佚文,具有很高的版本价值。但可能也延续了前几版《萧红全集》的一些问题,比如全集中收录的散文《女子装饰的心理》,是否真是萧红作品,就是值得商榷的。

  萧红的散文与其他作家的散文有很大的差别,几乎都是记事散文。《女子装饰的心理》跟萧红其他散文作品非常的不一样。《女子装饰的心理》最初发表于1936年的《大沪晚报》,《萧红全集》中收录的另一篇散文《长白山的血迹》以及小说《亚丽》,也刊载于1936年的《大沪晚报》。林贤治编选的《萧红作品新编》也收入了小说《亚丽》(海上文学百家文库的《萧红卷》则将《亚丽》作为散文收录)。《长白山的血迹》是为纪念“九一八事变”所写,而《亚丽》又写的是朝鲜女青年对故国的情感,就这两篇作品的题材来说,也确实切合萧红东北流亡作家的身份。然而《大沪晚报》是一张很不地道的报纸。该报在当年9月8日曾刊登牧之的《现阶段的戏剧》,结果袁牧之于9月13日,在上海《大公报》副刊“戏剧与电影”第5期刊登《袁牧之启事》:“九月八日本埠大沪晚报副刊载有署名‘牧之’之《现阶段的戏剧》一文,并非拙作,未敢掠美,特此声明。”当年10月29日该报又刊有蓝苹的《期待》,结果蓝苹于11月8日,也在上海《大公报》刊登《蓝苹启事》:“十月二十九日本埠大沪晚报副刊载有署名‘蓝苹’之《期待》一文,并非拙作,未敢掠美,特此声明。”

  相比较而言,笔者近期在《时事新报》上发现的署名“悄吟”的《小事》,应当毫无疑问是萧红的散文。《时事新报》上尚有署名“悄吟”的《祖父死的时候》(1935年7月16日和17日连载)、《雪天》(刊于1935年8月31日),其中《雪天》曾收入萧红的散文集《商市街》,而《祖父死的时候》,改题《祖父死了的时候》,又刊于1935年7月28日的《大同报》。而且《小事》也是典型的萧红散文风格,一个老头因为只穿了草鞋没有穿袜子,他带的小孩也没穿袜子,守公园门的巡捕就以“外国人看到不许”为由,禁止他进入,然而公园里不穿袜子的外国人却大有人在,《小事》就是对这样一件小事的记录,其间夹杂了作者的感叹和议论,体现了萧红的底层立场。杨新宇

  《小 事》附

  公园门口站着一个笑吟吟的老头,正是黄昏时候,夕阳在树梢闪着光辉,夕阳照满园里园外,拿着“派司”,推着小车的孩子大人都是从那个转门进去。里面睡着孩子的小推车是从旁边那个宽门口进去的。

  同样,那老头也是拿着“派司”,可是就不同了,他仍是站在门外笑,并不进来。

  我们进了园门回头看时,他为什么笑呢?守园门的巡捕用一根竹杆点着孩子的脚,那孩子大概是老头的孙儿。

  “哼!你就穿这个鞋子,你不穿袜子,外国人看到不许。”那巡捕还作了个鬼脸,把咀唇向上一兜,把眼球向上一翻,我们站得近,所以那巡捕翻眼球翻到发白的程度,我们都看见。

  我从前还不知道这个,我问我的同伴:

  “怎么!外国人还管到穿袜子不穿袜子?”

  “不行啊!不穿袜子就不让进的。”同伴答我。

  我根据这话马上就找到例证:推车的保母不穿袜子,外国孩子不穿袜子,漂亮女人不穿袜子。

  “这不是吗?这不是都没穿袜子吗?”我就指着树下穿高跟鞋的女人。

  “嗳!穿袜子,不穿袜子不是这样说。”

  “那么怎样说呢?”

  “‘不平’,这就叫‘不平’。”

  再回头看时,那老头仍站在园门外,还是站得那样近,只要伸手推转一下转门就可以进来,就可以连孙儿也带进来。

  老头看一看自己是不是拿着和别人一样的那么一个长方浅蓝色的纸片!大概他自己不相信这护照是好用的,他仔细的摸一摸,那是和别人一样,外面套了一片硬壳。

  “好用的,好用的。”他把“派司”又放进衣袋去。

  但是他仍不能进来,同时被夕阳拖长的连孙儿的影子也进了园门,那光着脚的,推着车子的保母就踏着老头的影子走进园门。和孙儿一般高的外国孩子也光着脚,踏着孙儿的影子跑进去。巡捕没有去问其余的孩子,也不用竹竿去敲打其余的孩子们赤光的脚。

  老头,他微微的露着笑脸,挟着羞容,望着这有趣而不得见的公园,他更加憧憬了吧!和孩子一般地,听说里面有水池,满池的金鱼呢!

  孙儿站在身边,并不像别的孩子一般遇了不满意的事就闹起来,他看一看公公,再看一看巡捕。

  我们走得远了,再回头看时,那老头已不见了。

  再走几步,草地上摆着藤椅,也是老头,带着眼镜,就坐在藤椅上喝汽水。

  “这边就喝汽水,也是老头,站在园门外的也是老头……”

  我的同伴说:“老头与老头之间不同如是。”

  “嗳呀!”我叹息出来。

  “进不了公园这是小事,没饭吃的,被杀的……”

  “杀是听说惯了,一个公园看看就不许……”

  “就要的是这股‘劲’吗?穿草鞋进公园有多么不体面,阔人和外国人不愿意看。”我的同伴说。

  我想了又想,并不是因为那老头赤脚,假若他穿一双用金丝绞成的“草鞋”,那么也可以进的?他的鞋是用草做的,是用不值钱的东西做的。

  同时证明那老头也是不值钱,不值钱的人,逛公园也罢,不逛公园也罢!

  小事,这就是小事。

  《时事新报》1935年8月4日

  (本文首发于《新文学史料》2017年第2期,有删节。个别文字用法与现行规范有异)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