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要闻> 正文

古人缘何选择夏天读史?

2017-07-10 17:34 来源:西安晚报 
2017-07-10 17:34:23来源:西安晚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清代文学家张潮《幽梦影》开篇说:“读史宜夏,其时久也。”我以为,这句话传递的意思有二,一是“读史书,喜少怒多”,昏君、奸臣、贪官、酷吏等荒唐行为把人读得“心凉半截”。在进行自我教育的同时,“心凉”自然带来“身凉”;二是夏季白天长,能有更多时间去考证史料的真伪,进而辨伪和纠谬,以便吸取精华、剔去糟粕,真正做到以史为鉴。

  宋代三大笔记之一的《容斋随笔》,可视为南宋著名史学家、文学家洪迈的“读史笔记”。全书5编74卷50多万字,不仅是宋人学术笔记作品中篇幅最大的一部,也是考证历史最认真的作品之一。“其书自经史典故、诸子百家之言,以及诗词文翰、医卜星历之类,无不毕载,而多所辩证。”洪迈是不是在夏天读了那么多的史书,无从考证,但他读史做到了“其时久也”。该书考证的诗话120多条、名物训诂(人名、物名、词语、方言的训释)100余条、专题性文献(经学释义和各类文献介绍校勘、辨伪、纠谬)120多条等,皆可归入史事杂记和考证范畴。文献考证,特别是宋代所传史料的考证,又是《容斋随笔》最突出的内容之一,其中的诸多内容恰是正史最好的补充,因为,现存《宋史》中有许多史事都语焉不详。

  洪迈的“读史”多为批评性阅读,系以考据和叙事、说理相结合,虽“用时长”,却能给后世历史爱好者“拨云见日”。《容斋随笔》卷一“浅妄书”条揭示的“盗版书”,其部分假史料至今还在被广泛引用。洪迈说:“俗间所传浅妄之书,如所谓《云仙散录》《老杜事实》《开元天宝遗事》之属,皆绝可笑,然士大夫或信之,至以《老杜事实》为东坡所作者。”尤其是洪迈辨别《开元天宝遗事》真伪,令我惊讶不已。该书和新、旧《唐书》,我都读过并经常引用,但根本没怀疑过。洪迈通过考证,发现此书是假托五代王仁裕所著。他说,王仁裕的文章虽缺乏骨气,但不至于差到如此庸俗的地步。其一云:“姚崇开元初作翰林学士,有布辇之召。”而姚崇在武则天时代就当了宰相,开元初年,已是第三次为相了;其二云:“郭元振少时美风姿,宰相张嘉贞欲纳为婿,遂牵红丝线,得第三女。”而郭元振是唐睿宗时期的宰相,唐明皇初年就遭贬而死,10年后,张嘉贞才当上宰相;其三云:“杨国忠盛时,朝之文武,争附之以求富贵,惟张九龄未尝及门。”而事实是,“九龄去相位十年,国忠方得官耳”;其四云:“张九龄览苏颋文卷,谓为文阵之雄师。”而实际上,苏颋做宰相时,张九龄还没显达。所以,洪迈说,这些错误都是显而易见的,本来就鄙陋得不值得批驳,“然颇能疑误后生也”。类似考辨浅陋虚妄的手抄本的,还有卷一“五臣文选注”、卷四“野史不可信”、卷十四“博古图”、卷十五“孔氏野史”等数条。至于检视各类史料中的具体记载而加以辩证的内容,《容斋随笔》中更是随处可见,举不胜举。

  即便一些日常的社会生活现象,一经洪迈的解读,也在不经意间引人深思、启人心智。他解读“喷嚏”:“今人喷嚏不止,必噀唾祝云‘有人说我’,妇人尤甚。予按《诗经·终风》诗:‘寐言不寐,愿言则嚏。’”意思说,现在人打喷嚏不止时,一定要吐唾沫祝告:“有人说我。”妇女尤其这样。查考《诗经·终风》中的“寐言不寐,愿言则嚏。”东汉经学大师郑玄解释说:“我有忧愁以致难以入眠。你想到我的忧愁,我就打喷嚏。”现在人一打喷嚏就说‘有人说我’,原来这是古时候遗留下来的说法。“此风”不仅自古就有,而且绵延数千年,至今也无所改变。这便使人想到民族文化共同体的维系,自有内在的传统,即便是惰性的传统,也不能专靠人工去除,优秀的传统文化更需发扬光大。

  洪迈十分推崇苏东坡的读史用史。《容斋随笔》卷十一“东坡引用史传”条谓:“东坡先生作文,引用史传,必详述本末,有至百余字,盖欲使读者一览而得之,不待复寻绛书策也。”我们知道,古时候,受书写工具和传播载体的限制,文章大多言简意赅。但苏东坡不惜用百字详述史料的来龙去脉,足见他在“用史”方面非常注重辨伪与纠谬。

  古人夏天爱读史,主要是冲着“其时久”去考量,但这“其时久”说的是有更多时间去比对、去辨伪及纠谬,让历史成为真实的镜子,而不是被任性地打扮或歪曲,它反映的是古人读史用史的一种态度。这或许能给现代人引用史料、拍摄历史影视剧时带来启迪,即读史用史需要去伪存真,不可胡编乱造或断章取义。如此一来,读史势必“时久也”。赵雨

  本版插图 王进城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