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资讯> 正文

“燕子李三”是怎么变成神话的?

2017-07-10 14:32 来源:北京晚报 
2017-07-10 14:32:41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1972年台湾电影《燕子李三》剧照

  “燕子李三”到底是个什么角色?有时于新闻纸上,偶然见到他的大名,又在原有头衔之上,冠以“飞贼”两字,顾名思义,“燕子李三”实在是一个很有声名的巨贼了。大家几乎将他视为时迁、杨香武一流的人物,只在偷富济贫。当李三度着牢狱生活的时候,有些同狱的犯人,没有不想认识他的,因此李三在狱中,结交的朋友到现在不下数千人,平日虽不出监门一步,而交游几遍天下。

  1934年3月11日,沈阳《盛京时报》以“燕子李三访问记”为题发表了千余字的消息,该稿原发表在3月5日的《京报》,题为“感化所中之燕子李三”。两稿文字略异,但意思雷同:

  首先,李三表示自己46岁了,“如果此回由感化所出去,决定另谋正当职业,以前越狱,实在并不是有意犯法……我很希望自己,将来作一安分良民”。

  其次,“在他由公安局解往感化所途中,有人给以现洋十元,亦以一部分换成铜圆,沿路散放,凡贫苦者均受其惠。前两年还有许多同狱已释之人在报上登了一段鸣谢广告,称他为‘李善人’。”

  同年11月3日,“李善人”再度犯案入狱,并于第二年1月9日死在狱中。

  自称是广东巡抚的后代

  “燕子李三”是谁,有四种说法,一般指李景华。

  前列两篇报道,以及蔡礼(曾任“燕子李三”的律师)所写的《我所了解的燕子李三》一文,包括1934年12月1日《北平市公安局为抓获迭次越狱复行累窃惯犯李景华等致北平地方法院检察处公函》所附《燕子李三供词》中,均持此论。

  李景华生卒年、出生地均不详,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自称46岁,可第二年《京报》报道他去世时,又称他40岁。李景华先后说过“我系良乡县人”“我系京兆涿县人”“余本沧州人”。

  以档案为准,李景华应生于1896年,1916年便因盗窃第一次被捕,自供称:“曾祖父讳天培,于清乾隆时,官至广东巡抚。祖父讳远藩,清时官至户部侍郎。父讳桂馨,为武进士出身。”可乾隆时广东巡抚仅两人姓李,分别是李质颖和李湖,在当时的高官中,确有李天培,但他是河南新郑人,任国子监学正。

  对于“燕子李三”的武功,传说颇多。蔡礼说:“他能头朝下,身子像壁虎一样紧贴墙壁往上爬……这一招儿叫‘蝎子爬’。”“燕子李三”曾7次被捕,但7次逃脱,他屡次挣脱脚镣,蔡礼认为:“他还会点气功,不知怎么一用气,脚后跟的那块骨头便能缩回去。”

  但蔡礼的记录不太准确,比如他在文中说“在被押期间,李三和一个姓刘的寡妇结了婚”,其实被逮捕时,“燕子李三”已结婚16天。

  裤衩背心他都偷

  “燕子李三”屡屡逃脱,也许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奇。据档案透露,“燕子李三”在感化院时,曾向警士宋书堂、备补警士佟治安、巡官史海山、工师贾云宴行贿,故经常外出作案。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燕子李三”自己也承认:“我并没有什么本领,不过在纵跳功夫上,曾有一番研究,故身段较别人更为利落罢了。”

  最后一次被捕时,因无钱请律师,法庭为李景华推荐律师免费辩护,时任北平律师工会副会长的蔡礼曾拒绝为李辩护,但最终还是接了此单。李对蔡说:“军阀富户太坏。我恨他们,所以就专偷他们的东西。”似有投其所好之意。

  从供词看,李景华在盗窃时,连女大褂、藏青学生帽子、花包袱皮、裤衩、背心之类均不放过。感化院5月1日将他释放后,他6个月内竟作了12起大案。如此疯狂,原因有二:一是准备结婚,二是支付嫖娼和吸白面(海洛因的俗称)的费用。

  “燕子李三”擅长自我包装,据媒体记载,他曾“得赃数千元之巨,初冬往游城隍庙,见附近居民以贫苦者太多,遂起怜悯之心,每人一元或二元,任意施舍”。

  据传说,“燕子李三”年轻时曾盗窃过段祺瑞、潘复(北洋军阀最后一任国务总理)、张宗昌(大军阀)等人的家,并在现场留下一只纸叠的燕子,以示明人不做暗事,被称为“侠盗”。

  据《京报》载,北平市政府曾“以某某两报,刊燕子李三小说,现已令公安局,勒令停止刊载”。当时还有说书先生将“燕子李三”盗张宗昌家的故事编成一段《智取血丝玉蟾蜍》。

  想出口恶气反被抓

  “燕子李三”中年未婚,别人给他介绍了有两幼子的寡妇郝刘氏。两人在北海公园见面,均感满意。“燕子李三”苦于没钱,便偷到西单丽华绸缎经理潘国英的家,事成后,将一些赃物给了宋书堂、史海山等人,让他们代为销赃。

  史海山拿了一件毛背心去染色,却被染坊伙计认出,史海山等人因此被捕,警方顺藤摸瓜,将“燕子李三”的新婚夫人抓获,并起获大量赃物。

  “燕子李三”大怒,深夜到警队隔壁澡堂的房上潜伏,准备将赃物再偷回来,没想到被警方发觉,遂入狱。被捕时,“燕子李三”身上只有铁钳子一把、手电棒一个和小刀一把,并无传说中的抓钩等。

  在自供状中,“燕子李三”大包大揽,称宋书堂、史海山等人不知毛背心等是赃物,并无过错。12月30日,《京报》报道,李景华的妻子李刘氏去探监,誓言不改嫁。

  初审后,“燕子李三”被判12年,律师蔡礼认为量刑过重,申请复核,但复核意见还没下来,“燕子李三”便死在狱中。

  对于“燕子李三”的死,众说纷纭。1936年3月6日《京报》有报道称:“北平地方法院看守所李国华跋扈滥权,虐待人犯,据闻虐毙之窃犯李景华(燕子李三),即为彼虐毙者。”

  假如“燕子李三”真是武术高手,下场可能会不同。

  大侠是这样炼成的

  从档案和报刊报道看,“燕子李三”只是一个小偷,为何竟被包装成大侠?一方面,当时人们有“杀富济贫”的心理渴望,另一方面,作家们也有苦衷。

  1941年6月,《麒麟》文艺月刊在东北吉林创刊,该刊每期以一半篇幅刊载通俗小说,据其自称:“自创刊以来,在国内和日本颇博好评,发行部数一举突破十万,而且月有增加,前途是无可限量的……”可见影响力之大。该刊创刊号上便连载了杨六郎的长篇小说《燕子李三》,且整整连载了一年。

  当时东三省被日军占领,萧军、萧红等严肃作家纷纷离去,日方为打击进步文艺,相继逮捕了关沫南、李季疯、刘国兴(笔名陈隄)等人,致东北新文学空前衰落,“东北鸳蝴派”趁势崛起。但相关作品依然要接受严格审查,写盗匪、大侠等,只敢写关内的,不敢写东北的,“燕子李三”正好合适。

  杨六郎本名杨祖燕,是北京人,对“燕子李三”的故事较熟悉,此外他打出“实话小说”(有点像后来说的“纪实文学”)的旗号,所以很多读者认为小说中写的都是真事。

  1949年后,“燕子李三”的故事渐被湮灭。上世纪80年代,受港台武侠片冲击,内地掀起“武侠热”,作家柳溪写出了中篇小说《燕子李三传奇》,以后作家檀林又推出了长篇小说《燕子吕三》(后改名为《燕子李三》),加上电视剧《燕子李三》和《新燕子李三》的播出,“燕子李三”再度引起人们关注。

  另一个“燕子李三”的腿还在

  值得注意的是,“燕子李三”经再塑造后,部分情节嫁接自另一个“燕子李三”。

  上世纪30年代中后期,山东出了一个名为李圣武的“飞贼”,也自称“燕子李三”,据说曾到当时山东省主席韩复榘家行窃。李圣武几次被警方抓获,又几次逃走。

  1948年9月24日,济南解放,李圣武和国民党特务串通在一起,频频作案,还打伤了一名公安人员。济南警方通过人口清查,找到一名原驻扎徐州的国民党师长,他交代自己曾与李圣武做生意,称李到徐州必去找一名叫张玉兰的歌女。

  当时徐州一连发生了6起较大劫案,作案手法近似,警方分析认为,可能都与李圣武有关,便在张玉兰家附近布控。

  干警们蹲守多日,果然抓住了来徐州避风头的李圣武。审讯后得知,李圣武只是粗通武术,并非高手,他随身携带竹篾,趁人不备,用它可打开镣铐,并不是什么“缩骨术”。

  1949年,29岁的李圣武在济南市被枪决,因家属拒绝收尸,尸体被医学院取走解剖。李圣武善跳跃,腿部肌肉发达,所以医学院特意将他的腿留下来制成标本。据看过的人说,李的腿“全是瘦肉,而且上下成丝状”。

  1951年,医学院举办卫生教育展,坊间传闻展品中有“燕子李三”的尸体,一时观者如云,连医学院的大门都被挤坏了。医学院将该标本交山东省博物馆收藏,据说至今仍在。

  传说层叠已难见真相

  杨祖燕后来回到北京,曾参加过赵树理领导的大众文艺创研会研究部活动。

  1950年,为“征调一定数量的有实际工作经验和相当写作能力的文艺青年,加以训练,提高其写作水平”,经政务院批准,中央文学研究所(简称文研所)正式成立。

  作家徐刚说,文研所刚开办为买图书资料,“北平有个文化人叫杨祖燕,解放前常用‘杨六郎’的笔名在报刊上发表文章,他对古旧书市很熟悉,他为文研所能有5万余册的图书馆出了力。这个图书馆为很多学员称赞。”

  当时的图书资料室主任刘德怀说:“杨六郎对北京风土人情、世故习俗非常熟悉,但他对共产党还不摸底,面对文研所的许多老八路,他谨小慎微,对工作认真负责,艰辛勤劳,开始购书,他都要经我批条,我鼓励他大胆放手工作,我放权,表示对他信赖,买的书直接凭条到财务上报销。我和老杨一到西单和东安市场的书市,书商们见我们大批地选购书,很有气魄,纷纷凑过来和我们拉生意套近乎,对旧书可以打折扣,对奇缺的版本,也有高于原定价几倍的价格买的,都实报实销。”

  据说,“燕子李三”死后,夫人拒绝收尸,警方将他葬在义地,只立了个“李景华墓”的石碑,至于杨祖燕曾风行一时的小说《燕子李三》,如今已很难找到。而人们口口相传中的那个“燕子李三”,因掺杂了不同时代人们的期望,已说不好究竟是谁了。陈辉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