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阅读> 正文

阅读时身心最是放松

2017-07-10 13:52 来源:辽宁日报 
2017-07-10 13:52:25来源:辽宁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前几天路过一家旧书店,拐进去逛逛,遇到一本《新疆蚤目志》,厚厚的,随手翻翻却也看得有味,便买了回来,随时翻阅。
  年轻的时候,看书喜欢追求有意义的阅读,追问阅读的意义。只是至今都还说不清楚什么样的阅读算是有意义。20岁的时候,从图书馆借了一套上下册的《名家谈读书》,翻来覆去地看,寻求他们说的读书的意义、趣味。这套书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谈的多是读书的经历,没发现多少读书的意义,却对每个作者提到的书,认真地作了记录,成了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的购书指南。这套书也成了我在图书馆所借不多的书之一。
  尽管爱默生曾说过:图书馆是个魔法洞窟,里面住满了死人。但是,当你展开这些书页时,这些死人就能获得重生,就能再度得到生命。但我不喜欢在图书馆看书,也很少从图书馆借书看。
  我买书,不为藏,只为看。所以家里的书,珍贵的版本少,都是自己爱读的书。书房就不提了,客厅的沙发、电视柜,卧室的床头柜、暖气包,背阳面卧室的窗台上,堆得到处都是书。很多书,抓起来就看,看得常常走神,却也乐在其中。
  读书,也使我在浮华社会变得安静。任他外面世界多热闹,我自拥书而度过春夏秋冬。“饥读之以当肉,寒读之以当裘,孤寂读之以当友朋,幽忧读之以当金石琴瑟也。”这是宋朝人说的,我还远远未有此种感受。但,读书,改变了我的生活是毋庸置疑的。读书,挤占了我的时间,家里的存书,也在不断地挤占我的生存空间,却也不觉得苦,反当是一种享受。再忙再累,一册在手,烦恼自走。如此,阅读给我的已经足够多,比想象中的还要多。
  作家张宗子说,同样一本书,20岁时读到,和40岁时才读到,意义不一样。我还没到40岁,但也常有这样的感受。读书的意义,对于不同的年龄,肯定也各自不同。在看到这句话之前,我曾在一篇读书随笔中如此写道:年岁渐长,许多以前读不进去的书,现在一读,滋味绵长,余味长存。“咽一口酽茶觉得爽快,这是大人的可怜处。”这是周作人喝苦茶的经验,我读书,也是如此。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看书时习惯喝一杯茶。书不离手,茶不离口,茶中滋味长,书中岁月短。看书,于我,大概成了一种习惯,一种不可缺少的自然而然。
  我看书,很多时候是一种休息,而且还是一种很好的休息。因此,我看书也很少正襟危坐,怎么舒服怎么读,躺着读书是经常的。阅读时的身心是最放松的,读时偶有所获,或记在纸上,或记在手机便笺中,几本书看完,所记的内容稍作连串,即是一篇随笔。我的许多读书随笔,都是这么写成的。
  □毕 亮(作者系新疆青年作家)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