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阅读> 正文

萤火飞飞梦几回

2017-07-03 12:30 来源:羊城晚报 
2017-07-03 12:30:01来源:羊城晚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盛夏,习习晚风轻轻吹来,将稻田的清香送了过来。

  月亮走进了云里,星星露了出来。田埂上,小溪边,那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儿,犹如一盏盏小灯笼,闪烁着童话的幽深。

  这是童年的记忆,虽早已久远,可一直在心底。忽闪忽闪的萤火虫,在树林中穿梭,在花丛里舞动,在篱笆上嬉戏,点缀了静谧的山村山野。

  “本将秋草并,今与夕风轻。腾空类星陨,拂树若花生。屏疑神火照,帘似夜珠明。逢君拾光彩,不吝此生轻。”南北朝的萧绎,正静立在茅屋前,手后背,头仰望,看那萤火虫附在青草上,静静地看着那小精灵在晚风中轻盈飘飞。

  “熠熠与娟娟,池塘竹树边;乱飞同曳火,成聚却无烟。微雨洒不灭,轻风吹却燃。旧曾书案上,频把作囊悬。”时空走到了唐时,诗人周繇的夏夜,想必那萤火虫一定很多,绕着池塘,连雨都淋不散。居然都飞到那散发墨香的书案上了。

  汪曾祺曾去了高邮,看见孩子吃了咸鸭蛋,把蛋黄蛋白吃光了,并没有把蛋壳扔掉,而是用水洗净了,用来装萤火虫,“晚上捉了萤火虫来,装在蛋壳里,空头的地方糊一层薄罗,萤火虫在鸭蛋壳里一闪一闪的,好看极了。”

  夏日的城市里,偶尔也会有萤火虫,只不过太少,也飞不过高高的楼房。还是乡下的萤火虫多,一片一片地,在田野里,在小溪边,自由自在地飞着。

  那年的夏天,在外婆家。与几个小表妹表弟,天天跑去小河边的芦苇草地捉萤火虫。远远地看到,那一处萤火虫多,就轻手轻脚跑了去。可真跑到了,才发现也就几只在闪着忽暗忽明的光。还是觉得原来那边的萤火虫多些,于是,就又折返回去。

  这样来来回回地跑着,也抓不着几只。只见到那些萤火虫,在明亮的星光下,在芦苇上飞舞着,一会儿停在这儿,一会儿又飞走了,停在别处。

  终于,我小心翼翼地捂住了一只萤火虫,棒在手里。透过手指间的缝隙,望着发着弱光的萤火虫。

  表妹表弟学着我的样子,小心地用手捂住了一只又一只的萤火虫。我们每人都捧着几只萤火虫心满意足地回到外婆身边时,外婆找出一只玻璃瓶子,让我们把抓来的萤火虫装在里面,那瓶子立即就发出明亮的光来。

  后来,上了大学,去外婆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偶尔去一次,依然会和表弟表妹一起抓萤火虫。只是长大了,才发现萤火虫是最好抓的。它飞得缓慢,似乎带着醉意,不走直线,可能看不见有人在抓它。抓住了,也不会像儿时那样,紧紧地握在手中,或装进瓶子里,只是看着它在手心闪着幽幽的光,然后就松开手,让它飞走。

  “轻罗小扇扑流萤”,那时觉得,天上的星星就是地上飞去的小小萤火虫,而地上的萤火虫就是天上落下来的星星。

  童年时与萤火虫的嬉戏,不时入梦。猛然回首,儿时飞舞的萤火虫,伴着无忧,伴着欢乐,一直都在,从未淡去。鲁 珉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