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喜马拉雅FM看有声阅读的未来

2017-06-20 14:09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2017-06-20 14:09:35来源:出版商务周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今天跟大家分享出版与阅读的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听”。我先来讲几位大师的“小心愿”,也讲讲我自己作为一个出版人的“大心愿”。

    移动互联的“小心愿”

  不久前,耶鲁教授陈志武的金融课程正式登陆了喜马拉雅FM。第一次跟陈教授见面是在今年3月29日,我们主要谈了上线课程的整体策划,5月24日课程开始上线预售,5月30日正式开课,这是喜马拉雅FM第一次开设这样一门国民级大师的课程。交流中,陈教授曾提出,自己从事金融教学30多年,有一件事一直困扰着他——多年来,他找不到一部可供普通人学习金融的教程,大学金融教材、尤其是MBA的课程大多侧重技术性,并不能提供一般大众需要的金融财富教育。

  另外,5月15日,互联网思想巨匠凯文·凯利也登陆了喜马拉雅FM。他曾在《必然》里写道,《必然》可能是他这辈子写的最后一本书,他认为所谓的书都是静态化的世界,而书的后面应该是知识流动的世界,是一个过程化的出版实践,他希望尝试一些新的东西。

  以上这两个节目都是喜马拉雅FM平台比较新的尝试,也是这些大师引领我们往前迈出的重要一步,在这些心愿的背后有一个更大的逻辑——我们进入了移动互联时代,跨界连接是常态。所以无论是信息爆炸,还是人工智能,这些新鲜事物一方面催生了新的焦虑,另一方面也催生出新的学习体验,我们必须重新探讨内容出版传播服务的新可能。

从喜马拉雅FM看有声阅读的未来

  姜峰认为,人工智能等新生事物的繁荣,要求出版业重新探讨内容出版传播服务的新可能。

    喜马拉雅FM的“三论”与“三界”

  那么,这种新可能为什么是音频?

  今天,音频已经悄然引领了互联网内容传播,我认为这一形式主要有三大天然优势:第一是场景优势,音频产品对于读者而言,能够提供可移动的在线伴随,它甚至可以从一年12个月中延长出2个月来。第二是通道优势,毕竟音频占用的是人的听力通道,直达脑海,会不经意间吸引人的注意力。第三是传播优势。传播学的核心在于,所有的传播形式和载体都是通过编码传播信息,而音频是一种复合编码,能够传递信息、表达审美、营造气氛,唤起反馈,及时想象。

  那么又为什么是喜马拉雅FM?因为喜马拉雅FM有内容服务优势,有比较完善的PUGC模式,有自制内容,并且是一个尊重版权的平台。另外,喜马拉雅FM是一个大数据平台,所有的节目策划和内容传播全部以数据驱动。

  喜马拉雅FM还有自己的理论体系,在节目方面,主要有“三论”:第一是干货化,要做到言之有物,所有的内容要对得起听众;第二是娱乐化,作为一个互联网时代的音频产品,所有的表达要更加接近时代,更加精致和独特;第三是人格化,人格化传播的核心是服务,为了沟通观众,粉丝俱乐部经常举办各种活动。而在内容方面,我们自己定义了内容“三界”。首先,2016年是知识技能年,所以主要关注怎么说话,怎么学英语等问题,这属于“知识界”;今年我们在方向上做了一些调整,加入了文化和艺术的内容,包括古典文化、诸子百家等,得到了大家的普遍认可,这就形成了内容的一次迭代,也就是“文化界”;而未来,我们相信思想跟智慧会成为永恒的主题和信仰,将引领整个时代发展,我们也会陆续推出这方面内容来丰富大家的耳朵,这应当是“思想与智慧界”。

  其实我觉得,西雅图和纽约之间的距离就是出版社与市场、技术以及客户之间的距离。回头想想,作为一个理想主义的出版人,骨子里面关心的不只是多少人买了书,完成了多少KPI;更加关心的是有多少人读了书,哪些部分被重读得最多,多少人收获了或动情了,多少人困惑了或愤怒了,他们还想读什么等等。其实这些也应该是阅读最终要解决和能够解决的问题,我希望喜马拉雅FM离阅读本身更近一些。

    内容产业面临的五大趋势

  我觉得目前出版产业面临着五个比较大的趋势。第一,内容数字化。人工智能离大家越来越近,可很多出版人仍然停留在纸质书时代,我觉得太可惜了。这些边界清晰的工作都将被机器取代,媒体、出版和教育的边界正在逐渐被打破,且终将被完全打破,而内容产业中最领先的一定是游戏,因为游戏本身就是一个虚拟数字内容产业。其他板块也都是数字服务业,全面上网、上线、上云,出版业也要勇于迎接移动互联智能时代的挑战,数字化一定是最根本的趋势。

  第二,内容付费常态化。这个时代,时间会越来越稀缺,体验会越来越好,消费者对虚拟产品的体验越发真切,下单速度会越来越快。而数字内容才是互联网的核心,付费就是一种内容筛选。对内容创意者而言,数字内容的商业流通、及时反馈和付费方式都会让交易成本越来越低,内容产业很快会回归到价值交付。这些付费行为本身就提升了内容产业的价值,且会日趋常态化。

  第三,数字内容产品化。出版业的转型都是先将既有的东西数字化,可数字化以后又该如何交付?我们要把无形的数字内容以各种方式数据化、产品化,才能有效传播。无论是纸质书还是电子书,无论是数字有声书、数字音频,还是数字视频,抑或是将数字内容变成广义的课程,一切内容数字化后若要持续发展,就要针对各产品形态交付场景的需求,达成真正的产品化。电子书、数字音频、数字视频等数字综合媒体都只是刚刚起步,VR、AR、MR、CR等技术也已经在路上了,作为内容产业的引领者应该跑得更快。出版内容的产品化也是工业化和工艺化的过程,会有更多的创意先锋核心能量来革新传统内容生产方式。

  第四,内容传播智能化。当下这个时代,人工智能已经摆在我们面前,场景化的分发只有数字内容能够做得到,也可以被传播得更远更准,喜马拉雅FM3.5亿激活用户里,有2000多万用户是各种智能硬件用户,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场景通过音频方式传递。

  第五,内容产业服务化。只有站在移动互联数字内容产业中,才能实现广义的内容服务化。读者的每一次点击、每一次收听、每一条留言,都要通过大数据才能被记录下来。

  以上这些,都是所谓的实体经济和纸质书无法实现的。数字内容传播是过程化的传播,自迭代、自发展、自传播,而数字内容的服务体系也更加健全。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