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工业到工业化,出版业还有多远的路要走?

2017-06-14 14:19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2017-06-14 14:19:03来源:出版商务周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从工业到工业化,出版业还有多远的路要走?

  在现代,出版成为了制造精神产品的特殊工业。工业不等于工业化。一种工业要实现工业化,必须掌握工业设计的基本要素,即理念、制度、制造三个层面。这三个层面不仅是针对单一出版企业而言,也是将出版作为一个整体的工业体系来看待的。因此,具有通约性。

  出版业作为制造精神产品的工业,固然有其特殊性,但要实现工业化,自然也就要具有现代工业设计的普遍性。过度强调其特殊性,而漠视一个行业的通约性,不会带来出版业的成熟。

  符合出版规律的价值观、世界观就是理念;把符合出版规律的方法论加以规范化,不断完善、更新,就形成了制度;在上述理念和制度下进行的出版行为,就是制造,否则仅仅是造货。

  工业设计的第一个层面是理念问题,也就是出版的价值观和出版的世界观。要坚持“小产业、真功夫、大功德”的出版价值观,树立“垂直化、专业化、市场化”的出版世界观。

  价值观要求我们始终把加强精品内容体系建设、提升文化影响力作为传承、传播文明的使命。利润可以不升,可以少升,甚至可以接受短期内有充足理由的下降,但内容建设和文化影响必须坚持升级。

  世界观中垂直化是起点,必须集中优势资源,集中关注力,实现帕累托最优,让我们将有限、稀缺的资源禀赋为这垂直领域服务。有了垂直化,专业化才有意义。垂直化并不意味着不能拓展,拓展的本质是打井,而不是激情洋溢地挖坑打洞,必须有充分的资源评估。

  世界观的关键是专业化,社委会一定要清楚一段时期内本单位“专业定位、专业目标、出版理念、细分市场”这16个字,让全员上下清楚,并使专业定位处于与时俱进、完善创新的状态。有了专业定位和目标,出版理念就显得尤其重要,是统领、提升一大堆图书的根本所在。但领导者们往往说不清,下面的人也弄不清一个社为什么要制造、要用何种方式制造那么多书。如果没有出版理念,一个社的书往往最好的状态是在一个大门类中的杂乱堆积而已,尽管不乏精品,但难以形成精品生产体系。

  市场化是终点。但市场化不等于每件产品都盈利,或者都能短期盈利;而是指单一产品和整体产品体系的成本、费用、销售和盈亏目标得到了有效的控制。市场化是为企业的总体目标服务的,尤其是出版企业。

  第二个层面是制度问题,就是通过实践,把符合出版规律的方法加以制度化。总体而言,目前可以有针对性地归纳出20个字: 主体化建设、整体化运营、平台化发展、国际化背景

  当下出版主体化建设的核心,是社委会、编辑团队、营销团队的专业能力。总体而言,各社要根据自身的专业定位,制定切实可行的办法,增强这三个团队的能力,在出版领域充分发挥专业判断力、自主研发力和主观能动性。

  整体化运营是要把出版社作为一个有机的整体,而不是一个个原子的简单拼合。一些出版社依然要花大力气消除长期以来形成的、根深蒂固的原子化运营方式,合理分解经营指标,加强内部资源共享和整合,提高经营管理的协同能力。其中,有一些方法必须制度化,包括社委会的工作制度、选题论证制度、经营管理协调制度、动态分配制度,完善营销机制和发行制度。比如社委会的工作制度,核心问题是社委会的工作职能到底是什么。大众、教育、专业出版的差异化应对,三类出版的专业定位、专业目标、出版理念、细分市场等问题;各个部门和层级的职能;重大项目的决策等等,都不是个别编辑、编辑部、营销部、发行部可以决定的。一个社要做什么,能做什么,如何去做,不是个人和部门的事情,更多是主要负责人(出版人)和社委会的事情。成功的出版人和社委会是出版方向和重大项目的决策者,是内外资源的整合者,是实现帕累托最优的领导者。让个人和部门承担所有责任和风险,只会把出版社越做越小。我们的目光不能停留在局部的运营、增长上,简单以节点的增加替代流量的增长,会丧失整体和全局。每个层级都有自己的工作任务,不越位、不错位,也不缺位。再比如选题论证应该是分级的,哪些需要社委会集体论证,哪些需要分管领导确认,哪些需要编辑部确认,哪些需要编辑部和销售部共同确认。比如营销,许多社的问题是没有形成办法和机制,更谈不上制度,图书的潜力远没有发挥出来。

  平台化发展是凝聚优质出版资源、形成长期专业合作、做强出版单位的重要手段。在建立自有出版平台的同时,要拓展格局,提升高度,把出版置于更大更高的社会文化背景中,与社会上和自身相关的权威机构、高端机构建立长期合作关系,展开文化交流和文化合作活动,以支撑和推动出版项目的开发和拓展。合作平台的高度决定了出版单位出版的高度,合作平台的质量决定了出版单位资源整合的水准。

  国际化背景首先要求对标国际,各出版门类在理念、制度、制造上都要跟得上国际同行的水平,不能出现水平明显偏低的产品和团队;第二,要和国际一流文化机构、文化人和出版人保持长期的合作和交流,保持国际化的出版视野;第三,产品要有区域化走出去的能力,逐步获得海外合作出版、海外组稿的能力。

  出版人的尊严来自于主体化建设,出版人的知性来自整体化运营,出版人的格局和高度来自平台化发展,出版人的水准来自国际化背景。

  第三个层面是制造,理念和制度的问题若得以解决,出版就不再是简单的造货,而变成了制造——将工业设计的三个层面融合起来,以此打造重点板块、系列和项目,最终形成出版社全覆盖的精品内容体系,打造出特色鲜明,有内容创新力、文化影响力、市场竞争力、升级转型力的品牌出版社,这是我们一生的使命。

[责任编辑:郝魁府]


[值班总编推荐] "双一流"到底是不是985、211的翻版

[值班总编推荐] 改革改出获得感

[值班总编推荐] 日本须警惕重蹈覆辙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