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要闻> 正文

喻朝刚展示宋词的新天地

2017-06-12 12:04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7-06-12 12:04:25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1985年,伏案工作的喻朝刚

  十多年了,从某出版社副总编位置退休的周航不间断地翻阅报纸,托人到图书馆复印尘封已久的期刊杂志,整理丈夫喻朝刚的著作。阅读着丈夫生前留下的行行文字,无数过往情景闪现眼前。

  喻朝刚出身贫寒。读高中时,学校离家有100多里山路,他脚蹬草鞋,背着装有衣物、书籍、红苕的沉重竹篓连夜赶路。他喜爱读书,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凑着厕所昏暗的灯光看书。解放初,他考入东北人民大学(吉林大学前身),后留校任教,曾任吉林大学中文系主任、中国文化研究所所长,兼任中国古代文学学会等多个学会理事,后成为词学研究名家。

  当时中文系虽成立不久,但名师荟萃。入学后,喻朝刚对古典文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宿舍的床头和墙壁上,贴满了抄录唐诗宋词名篇佳句的纸条。他对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陆游入了迷,一有空闲就读《剑南诗稿》《陆放翁全集》。由于用眼过度,曾经患眼病,看不清黑板上的字。刘禹昌教授知道后,指导他写学术论文。留校不久,他就发表1.6万字的论文《陆游的爱国思想》,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一位资深老专家。

  为了教学和科研,他常把自己关在斗室里,逐字逐句反复阅读《陆放翁全集》《稼轩长短句》。为了弄清一个词语的内涵,他甚至学习植物学、动物学等方面的知识。

  上世纪60年代,喻朝刚获得机会师从词学大师夏承焘教授进修宋词。在杭州大学学习期间,每天都是寝室、夏先生家(或办公室)、图书馆三点一线,很晚才到食堂。他珍惜一切机会亲近夏先生,向夏先生求教。夏先生如到办公室讲课或参加政治学习,他便主动去接。夏先生喜欢晚饭前散步,喻朝刚就陪他散步。

  “文革”中,夏承焘在监管下打扫厕所,许多人与夏老划清界限。喻朝刚参加工宣队组织的教改学习访问团,路过杭州,他不顾劝阻,特意抽空去看望夏先生。夏老紧握着喻朝刚的手,久久不放。喻朝刚连连说:“下次再来!下次再来!”

  “文革”结束后,喻朝刚更加努力,每次见到老朋友陆坚教授都说:“要把失去的时间追回来!要把失去的时间抢回来!”

  上世纪80年代,古典诗词热兴起。多家出版社向他约稿,可是他不急于动笔,埋头读书,涉猎了1300多种图书,完成了《分类新编两宋绝妙好词》。这本书按照主题将宋词分为42类,展示出宋词广阔的思想内容和艺术天地,破除了认为宋词题材狭窄、纯属“艳科”的传统观念,被誉为新世纪词学研究的重要著作。

  喻朝刚爱惜人才,经常帮助学生解决生活与学习中的困难。一次参加本科生招生工作,接到吉林省高招办转来的一封信,说徐振邦有拜金主义,不宜录取。调查情况后,他劝说学校录取了徐振邦。后来,徐振邦成为北京广播学院教授,出版的《联绵词大词典》成为古汉语专业的工具书。清华大学二级教授王步高当年考研究生的时候,因为历史问题,心里忐忑不安。喻朝刚了解情况后把他录取了。

  步入耄耋之年,不太会打字的周航完成了数百万字的《喻朝刚文集》书稿,还获得了国家出版基金赞助出版。通过编辑与阅读文集,那个读书、教书、写书的丈夫的形象,在她心中越愈发明晰。张立敏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