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阅读> 正文

少儿童书出版产业走向阅读服务

2017-05-26 21:08 来源:千龙网 
2017-05-26 21:08:51来源:千龙网作者:责任编辑:王春晓

  2016年,中国少儿图书的供销品种是15万2千8百种,在品种数量上看我国已经成为少儿童书出版大国。但这一成绩在少儿童书出版人眼中已是过去时。大家目前着眼的都是未来时——如何在市场细分的前提下更合理地调整产业结构,如何推进中国原创童书向更优秀的方向发展,如何借助科技将传统的提供阅读内容发展为提供阅读服务。

  市场 细分满足阅读需求

  “少儿童书出版现在正经历一个非常重要的转型,它的特点是参与程度非常高,全国有583家出版社,555家都在出版少儿图书。在这种情况下,会带来品种急剧增加规模急剧扩大。”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李学谦认为,少儿出版已经完成了从少到多的发展,现在应该有更优秀的东西来满足阅读需求,所以接下来必须进一步对市场进行细分。“在出版上游今年中少总社对产品结构进行调整,确定了三大产品群,第一是满足校园阅读教育服务需要的校园读物产品群;二是满足零售需求的大众产品群,像实体店,电商平台,包括一些大V店;三是,根据我们自己的特点,出一个少先队产品群。今后会按照这三个产品群来规划内容生产。”在调整产品线、多推独家品之外,中少总社也在探索将内容生产和阅读服务有效结合的途径,加快终端读者服务体系搭建步伐,实现从提供阅读产品到阅读服务的转变。“有数据显示,2016年少儿出版动销品种已经达15万种,对于读者来说,如何从多品种图书中找到满足个性化需求的图书成为一个难题,出版社的职责除了提供优质产品外还在于让产品落地并帮助读者进行有效阅读。”

  校园读物产品群是中少总社目前非常重视的一部分,上个月底中少总社推出《中华古诗文经典读本(典藏诵读版)》系列丛书,同时联合多家权威机构,以“做有根的中国人”为主旨,面向全社会尤其是广大校园发起“传统文化领读计划”。“对于古代优秀文化的推广,学校是最重要的渠道,出版界需要他们的配合。”李学谦指出,目前中小学语文教学存在重文轻语的问题,“很多国家的母语教学都是听说读写,咱们只有读写、没有听说,因为高考没有语文口语的考试。而古代经典诗词,一定要跟诵读结合起来,不读没有感受。”李学谦表示,“传统文化领读计划”的第一步是古诗,下一步是古代散文。“最近几年阅读的重视程度大幅提升,一个明显体现是2017年语文高考大纲中阅读与理解由原来的一道题变成了两道题。中国学生核心素养包括科学性、时代性、民族性,增强民族性必然对掌握古代文化有很多要求,这也会渗透到各科课程标准中,比如今后的数学考试中也可能会有古代数学文化的内容。中少总社今后在古代文化通识、古代人文科学知识的普及,都陆续有计划。”

  原创 提升整体写作实力

  在注重原创的大环境下,催生了一系列原创儿童作品大赛。2014年,天天出版社以曹文轩代表作《青铜葵花》命名设立奖项,并分为“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以及“青铜葵花图画书奖”两类,隔年交叉进行评选。2015年到2016年举办的第1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诞生了《将军胡同》、《父亲变成星星的日子》等优秀作品,两部作品双双入选“2015优秀儿童文学出版工程”,《将军胡同》还被评为“2015中国好书奖”。2016年8月揭晓的第1届“青铜葵花图画书奖”的获奖作品《中秋节快乐》、《那只打呼噜的狮子》、《奇怪的团子》于今年4月正式出版。今年3月第2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征稿结束,530部候选作品正在等待评选。

  本月中旬,由接力出版社承办的“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接力杯曹文轩儿童小说奖新闻发布会暨征稿启动仪式”在北京启动,正式向社会公开征集原创儿童作品。据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介绍:“接力杯”双奖酝酿了三年,“三年之前我和曹文轩一起开会,在机场候机,曹教授谈到,和长篇小说相比,短、中篇小说更难写,可是现在很多年轻儿童小说作家一开始就写长篇,但驾驭能力不够。如何引导儿童小说作家年轻作家写好短中篇,这对提升中国儿童小说创作水平和小说质量非常重要。当时我就提出由接力出版社承办一个以鼓励短、中篇儿童小说创作的奖项,促进中国儿童小说水平质量的提升和培养壮大儿童小说的创作队伍。”白冰指出,要让中国少年儿童读者在阅读中吸收中华文化精髓、做有根的中国人,需要优秀的原创儿童文学作品,中国少儿出版业要走出去、输出版权,在国际少儿图书出版有话语权、有文化影响力,这也需要有优秀原创的儿童文学作品。“我们已经走进了世界文学舞台的中心,在4月份的博洛尼亚图书展上,美国出版《哈利·波特》的出版社的总编辑找到了我,他说特别希望出版中国的写实的儿童小说。我们给他介绍了一些幻想题材类的,他说要特别写实的,我说我们已经有这方面的计划了,他特别感兴趣。”

  营销 自媒体闭环模式

  从加盟当当网、8848电商平台,成为第一代电商人,到出版策划行业的创业者,到今天儿童内容产业的投资人,杨文轩已在内容产业摸爬滚打了近20年。他认为,童书最近两年突然大热,跟社交媒体的迅猛发展有很大关系,“每一种新的技术进步、模式创新,都会带来产业的变革和影响,都会造就一批个人和公司。”

  “2014年童立方开始筹备的时候,微信公号正热,于是我们把握了这个窗口。童立方没有沿袭传统的销售渠道,也未依托电商,而是与刚刚兴起,正在寻找新的盈利模式的自媒体合作,将公众号的流量引到微店、有赞平台,实现自媒体和自渠道交易闭环,我们称之为‘社群电商’,这条路径最短,效率很高。”两年多来,童立方在阅读、母婴、教育、亲子等自媒体领域拓展渠道,以年增长率300%速度,成为社群电商中的先行者,“正是技术红利和社交红利创造的奇迹。”杨文轩指出,传统商业多是“开口模式”,资金流、信息流、物流广泛扩散,追求的是规模经济,而未来“闭环模式”将成为一种重要的商业生态,自产品——自媒体——自传播——自渠道——自用户,做的是范围经济。“这个闭环又不是完全封闭,而是通过‘节点产业’进行延展,”杨文轩解释说:“从产业规模角度说,儿童出版是180亿元,整个大出版业是1000亿元,而某一个地产公司一年就是几千亿元。房地产是支柱产业,那我就把儿童出版业定位为节点产业。”儿童出版业的延展性很强,可以通过版权向影视、游戏延展,通过授权向消费品延伸,通过服务与教育产业打通,它的外围有几千亿万亿的产业。

  发展 让童书流动起来

  在童立方现有的7个品牌中,新版本刚刚上线的掌灯人APP定位于“亲子阅读内容和社交平台的”应用,在移动阅读上有许多创新之举,譬如以书为入口,整合全网音频、视频、书评、书单、课件等资源,读者只要扫一扫图书背后的条码,就能进入“大世界”;在社交方面,作者、出版社编辑、阅读推广人可以依托平台开发的工具,发起“共读一本书”“21天阅读计划”“图书漂流”等活动。

  许多功能既实用,也很有创意,譬如“图书漂流”与现有的“盲漂”不同,任何人都可以发起一个漂流活动,生成一个二维码,贴在书上,然后将书丢在地铁、机场,登录掌灯人,查看地图,就能看到“一本书走多远,走多长。”这就是杨文轩所说的,“阅读社交”和“社交阅读”彼此是相辅相成的。掌灯人是杨文轩对未来的判断而研发的,在他看来,未来趋势将从阅读产品(纸本书、电子书)变成阅读服务,当阅读产品越来越多,时间越来越有限,阅读变成了一个技术活,如何提高阅读效率,把厚书读薄,将薄书读厚。“我们除了继续出书以外,将提供更多的阅读服务,譬如‘亲子空间’正在研发的‘精读书房’,就是一款线上和线下的课程,机构和个人付费下载,目前反响很不错。”掌灯人在积累一定的粉丝量以后,也将提供内容付费功能。在杨文轩看来,由提供阅读产品到阅读服务,到提供知识服务,才是儿童出版发展趋势。

  童立方创立之初,策划了一个“中国绘本阅读地图”项目,相当于一本行业黄页,调查了民间阅读推广机构、绘本馆的生存状况,将收集的资料汇编成《中国绘本阅读地图》一书。2016年《中国绘本阅读地图》升级,做了一款互联网应用,把所收录的3000多家绘本馆都标在电子地图上,成为动态“行业黄页”。“共享单车”热潮也引发了杨文轩的思考,“如何让图书流动起来,突破固定场所的制约,实现阅读分享,将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杨文轩开发了一款名为“纸面包”的APP,“一个家庭图书馆轻应用,每个家庭都可以利用它创建一个家庭书房,用户可选择是否让周围邻居可见,是否可以让他人借阅。最近受到启发,正在研究是否可以利用童立方覆盖全国各地的加盟馆和居家馆,以及掌灯人图书漂流工具,来创建‘共享童书’、‘共享阅读’新模式。如果家长打开地图,就能发现周围的家庭书房,就能看到周围有多少个‘亲子阅读包’在漂流,花很少的费用,就能读到众多优秀童书,也很有趣的。”

[责任编辑:王春晓]


[值班总编推荐] 治理软文发布平台还须靠硬招

[值班总编推荐] 中秋佳节,听习近平讲什么是乡愁

[值班总编推荐] [成果 ...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